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等你九月回来——写给李婧怡姑娘  

2018-06-06 14:37:52|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等你九月回来——写给李婧怡姑娘

亲爱的婧怡:

你好吗?伴着窗外落落停停的细雨,我想与你说说话了。

大抵只会与许久未联系的那个人,在信的开头,问一句“你好吗”。说起来,“那个人”于我而言,是很少的。毕竟多是眼前之人,即便彼此不写信,也有邂逅的时分。可即便相去迢远,而不是想见就见,我始终记得“那个人”,且愿他或她好的。亲爱的婧怡,此刻,便是与你的心意了。

记得两周前,学校安排研究性课题最后一次指导,十几个由我指导的课题组坐满了整个教室,很是热闹。按照完成的进度,我一组组与他们进行分析,而把你们组排在了后面,因为你们的课题在高一时就已基本完成了,而且质量还不错,基本无需如何指点了。直到后来,似乎时间有点紧了,诗雨赶过来问我是否还存有一年前你们的课题资料,我说应该有的罢(不过,心想着你们组有三个姑娘,总不见得没有一个保存着罢?),随即看了一眼你们的小组,同时脱口而出——“婧怡怎么没来?”诗雨告诉我,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学校了。我不信,后来又从施老师那里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可我依旧有点不信……

不过,想来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到婧怡了。在办公室,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在偌大的校园里,在所有可能相逢的地方。嗯,在网路上亦如是。此前,我也好几次在脑海里有过“很久没有见到婧怡”的感觉,不过都是一个心念的闪现,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我们本无缘在课堂上时时相见,而其他时间里,你在做着你的事,我在做着我的事,如果有缘,定然会遇到的。因此也没再想下去。然而,当我终于得知你真的“消失”了,才明白之前那些闪现的感觉,为何会去又来,去又来。面对眼前的空白,我想,那一刻,我所有的,只是从前的,关于你的记忆了。

嗯,此前都未曾告诉过婧怡,第一次见到的你,与我的感觉,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当然,也很可爱。也不太记得是因为甚么而与你结缘了,如果没有别的原因,那或许是高一开学没多久,你来问我,能否上我的“品味阅读”拓展课。我说,好啊。就见你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仿佛收到了一样欢喜的礼物。说起来,可能是之前选课只选到不太中意的课了罢,现在调课至少能够“脱离苦海”,将心比心,是该高兴一点的。不过,我一厢情愿地认为,你是欢喜文学的,是欢喜我的课的(虽然彼时都还未开始呢),否则,便不会与我有缘了罢。

这也使我想起此后不久,大略是前年的十一月,你在网路上问起能否找我做研究性课题的事情。“后知后觉”的你不知道已经开始选指导老师的事儿,想问是否能加入到我的队伍里。我答应了你,不仅因为实际上你和你的伙伴是第三组加入的,还很“早”——你知道么,高一那年到最后跟着我做课题的,共有十八组;而且,延续着之前的一厢情愿,我觉得你是欢喜文学的,你能够吃苦,跟着一向严格的我好好做课题……否则,便不会与我有缘了罢。嗯,后来,《研究村上春树早期短篇小说写作手法》终于在你、诗雨和喆文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而且即将到来的这次高二课题答辩,我很有信心你们会成功。

许是我们最初的相逢欢愉,使得之后平淡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我忽然觉得,你的“消失”又是自然而无声无息的——除了做课题与上文学课,似乎我们就难得联系了。而我的回忆从彼时直接跳跃了一年,到了去年八月的眼角眉梢。嗯,我记得在某个深夜,你于网路上说起了自己关于梦的一些感受,也很想将做过的梦都记录下来。恰好彼时我也还未入眠,看你写下的字句,觉得你是个内心丰富细腻的姑娘,才会有这许多矛盾又执着的心绪。于是,第二天便写了封信给你,与你分享了“做梦”与“写梦”的点滴感受。嗯,那是第一次与你写信,是自己觉得“梦”的主题很有意思而写下与你分享,并非如通常背负着重大“使命”而表达的心意,所以写得轻松愉快。不知当你念读起那封信的时候,心里是否同样有一点开心。也不知此后,你还做过了甚么梦,是否将之记了下来。

因为在那之后,直到与你写这第二封信的此刻,我们似乎就真的再也未见了。

婧怡,你还记得么,那封信关于梦的信里,我错将你的名字写成了“静怡”。你告诉我,应该是那个“婧”,而非“静”。我想,或许是之前,我已遇到过许多“静怡”,而习惯性地认为你也是其中一个。可你不是,你是独一无二的。现在想来,也不希望你是“静怡”,因为一个“静”字,就像窗外的细雨,总让我感觉安静而有点孤独。是的,你是阳光的,活泼的,乐观的,不仅能带给自己,同样能带给所有与你此生有缘相逢之人以温暖的姑娘。我希望你是,也相信你是。等与你重逢时,我会得到那个美好的答案。

嗯,昨日忽又想起了你,无来由地想起。于是在网路上与你留言,愿你平安喜乐。我发现你也不是经常在网路上写点心情,或是发些照片,所以不知道这份心意,你会何时收到了。没想到不多久你就回应了我,告诉我现在一切都好。那一刻,竟有一种说不清的感动——其实,你并未消失不见,而是用一段时间,理解、调整而走向更好的自我。也是为了再一次出现在这个校园里,出现在同学与老师的身边,出现在我的面前,能微笑开心。一如我第一次邂逅的,那个好姑娘一样。

像一场旅行。你说,你九月就会回来。

嗯,我等你回来。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863上午于金中园

等你九月回来——写给李婧怡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婧怡姑娘的回信

亲爱的开开:

    你好啊。

    不管是看一遍,还是看两遍,看信的开头、中间、零星的语句,但只要一看到结尾像一场旅行。你说,你九月就会回来。我的心中,就泛起一阵很大的涟漪,感动的涟漪,还有不知名复杂情绪的涟漪,重于鱼儿轻啄水面,更像一只白鹭的红爪拨开了这场涟漪,久蕴不散。涟漪化作眼角的泪水,看一遍,看两遍,我怕没有勇气看第三第四遍,因为每一遍都是情绪的盛宴,但也是这情绪让我写下了回信。

    有很多的话想与开开说,一时找不到逻辑,我该以哪件事做开端呢?那么,就先说一下我在开开的信中看到的吧,其余的顺其自然慢慢表达。

    与开开结缘于文学课,你猜我是为了脱离苦海而露出的欣喜,其实是这样的,选课的时候我一眼相中品味阅读,因为本身很喜欢文学,但同时又在想我如果打算选化学了,是不是报个化学拓展会有点帮助呢。这样思来考去也没有拿定主意,天秤的选择困难症就这样让我同时失去了文学和化学的机会。最后手慢选到了书法,这样的结果让我感到焦虑,所以我决定自己去争取一下机会,至于为什么争取的是文学,大概是我心中偏向文学更多,而后来的故事也证明当初的选择和争取是有意义的。而第一次见到开开的时候,就觉得开开虽然是个男老师,却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后来上了开开的课堂,真的很让我着迷,许多你在课堂上讲到的我以前素未谋面的作家或者作品,我以为自己会忘,但在不久的将来真的与他们碰面的时候,会觉得那段记忆又回来了,它还鲜活着,会有一刹那的惊喜,是新朋友,但早已从开开的口中了解你。

    其实很巧,前几日上微博的时候也在想,最近都没有看到开开点赞了,然后就很surprise地收到了开开的关心,又更surprise地收到开开的信。从信中,我看出开开大概已经了解我的情况,并在信的最后给予我支持和鼓励,我真的特别感动,再次谢谢开开既师亦友的关注和关怀。

    在写这封信之前,也很巧地翻到了上一封开开的信,还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记录的梦境,现在看这梦真觉得很无厘头,但却没由来地觉得很珍贵,如果我没有记录下来,这梦早已溜之大吉,但我却抓住了逃跑的尾巴,还在某一个像今天一样平常的日子里,重新看到了它。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又想尝试记录梦境了,也许三分钟热度,但是还想在以后的日子里,重温现在的这样一份心情。

    收到开开第一封信时,我就从一个一直旁观开开给别的姑娘写信的人变成其中一个姑娘,到今天作为写信的姑娘给开开写回信,不得不说生活还真是奇妙,未来也真的变化莫测。与开开为数不多而弥足珍贵的记忆,是我此生唯一一只白鹭。

    最后想与开开分享一下,在家的这段时间,我真正的享受了春天万物复苏的感觉,踏过冬日的萧索,春天才会更加有魅力。有一次,我与母亲在公园散步,有一棵很大的开着粉白(偏白)的很像樱花的树,几乎是要够到电线那么高了,母亲说这棵树如果开满花肯定很漂亮,我说它现在是在落花了,我见过它开满花的样子,它最美的样子我已经见过了。现在那棵树依然有着独特的魅力,因为它有着一树比酒红还深略带紫的树叶。夏季就要来了,希望开开能够看一看荷花,聆听一下蝉鸣蛙叫,在炎热的夏天也能保持心中的一份宁静。

    开开,多幸运遇见你。九月再见。

 

婧怡

201863

 等你九月回来——写给李婧怡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