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2018-06-11 08:46:57|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亲爱的以轩:

你好啊。我们已经许久未见面了罢。可能是一两周,也可能是一两个月,抑或更长的时间。总之,这种漫长之感留在我心中的部分,如一首长诗偶然想到了第一句,此后便无有了下文。不知以轩会怎样来描述这段时光,平凡地,或者诗意地说一些有关于此的话语,让我可以听到,想到,甚至看到——因为,也不知何时,我再会遇见你了。

回想这匆匆而过的你的高一,有一部分是留给了文学社的时光。我记得许多次许多次,你总是提前就到我们相会之处了,不是第一个就是第二个,于稍晚一些到来而自以为提前赶来的我而言,不免心生愧怍。我想,有如此动力,一定是那颗跳动的文心几乎要冲你而出了罢。说起这种感觉,像我在你这般青春年纪时,是绝无体会的,毕竟在文学社里也只是自顾自地写一点东西,而后投稿与印刷,似乎一切只是“我”在参与,而非“心”有所感。唯有自己到了中文系,遇到了欢喜的课,又恰好逢着讲课挺有意思的老师,我才渐渐觉得文学是有趣而深邃的,有了想要继续求索的心念。而如今,我在母校,接管文学社也将结束第十一个年头了。从之前毫无头绪,不知面对着一群欢喜文学的青春生命该说些甚么,做些甚么,到后来渐渐发觉以文学授课的形式,将自己的阅读所得分享给大家,是挺有意义的。于是,便有了三四十分钟里,所有心属文学之人的一次时空聚会了——现在愈来愈欢喜这种小范围的交流,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木心先生讲文学课那样——当然,我所指的仅仅是这样一种谈论文学的形式,颇感抱歉的是,由于自己“经师不到,学艺不高”,所以许多所讲内容不是自己一知半解地胡说,就是全凭罗曼蒂克去遐想了。好在你们长久包容了这样一个“半吊子”的我,每到会约时间还愿意来听我扯扯。我想,说到底,不是我如何地好,而应该是你们对文学的一颗诚心了。

我知道以轩很热爱文学,虽说参加文学社的同学皆如此,可我还是能分明属于你的一点不同的东西。我始终记得,在文学社正式讲课前,你不会茫茫然地坐在那里闲等,而是认真地看着书,或者电子书。记得有次好奇地问你看的是哪本,你的答案在我脑海里直接转为“好书”二字了。我觉得,要谈文学,便先得好好阅读,如果不读,一切无从谈起。说起来,我总算老老实实在中文系里呆了四年,多少“被动”地看过了一些书,如今便可以觍着脸跟你们聊聊了——这样说来,如是以轩能一如既往地好好阅读,读而有思,思而能悟,悟而可行,行必有所得。在这一点上,你给了我如此的确信,今后,也定会远超于我。

我还记得,自己有幸读过以轩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