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你、我、凯鲁亚克和天气——写给蒋丹瑶姑娘  

2017-10-26 14:18:15|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我、凯鲁亚克和天气——写给蒋丹瑶姑娘

亲爱的丹瑶:

          你好哟。最近你那里的天气不错罢,除了上课,你有没有在校园里散散步,或者去哪里玩呀。这段暖暖的秋时有点离经叛道,可能是这个秋天想为自己留下些特别的纪念,即便微小,能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不一样的感觉,也如愿以偿了罢。嗯,说起来,我这里的天气也很好呢,坐在办公桌前,身上便披了件金色的衣服,而且好长好长的,甚至将我的桌子、电脑都裹了进去。与你写信的此刻,连电脑显示屏上跳出的一个个字都裹了进去,金闪闪的,却不晃眼。唔,念信时,丹瑶不妨把信放在阳光下,这样你就能知道,我写信时那些字“金闪闪”的样子了喔。

嗯,想给丹瑶写这封信的时候,就想写写这样的好天气。虽然事实上,在同一个城市里,像天气这类不属于私人物品范畴的东西,是无须区分“这里”和“那里”的,可无法如往日这般见面招呼,总觉得是在两个时空里了。好在说的是好天气,会带给人一种不言自明的愉悦,会暂时忘记“这里”和“那里”,这样就很好了罢——如果丹瑶念读到此处,觉得阳光下的这些字太金闪闪了,不妨先停一下罢,看看远处的青空、金云、黄叶、白草,嗯,这些便是我眼前的,也想寄给你的秋的段落了。

其实,好天气不是常有的,很多时候还有坏天气。比如打算试试能不能吹乱姑娘头发的呼呼的大风天,还有只趁你一人没带伞时哗哗下起的大雨。另外,还有一些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天气,比如“多云”,就好比一个人穿的衣服对于那个季节而言不多不少,不会因为“热”或“冷”而引起自己特别的感知。当然,也有例外,或许喜欢云朵的孩童就欢喜,让所见的云朵飘进自己的脑海里,等再飘出来的时候,就成了可爱的小动物或者好吃的棉花糖了;或许诗人也会欢喜,在他们眼中,甚至连阴天都是充满诗意的——等诗句成了之后,我们才能认可这样的阴天也挺有意思的。唔,说了这些,我想丹瑶还是和我一样,喜欢好天气的罢,比如此刻。可事实上,甚么样的天气都会有,如果每天都是好天气的话,那末,“好”的概念就渐渐淡去了——因为每一天都一样嘛。当然,也不可能每天都是坏天气或不好不坏的天气——倒是因为它们的衬托,好天气才会在我们心中脱颖而出了。与此同时,若我现在问丹瑶,“明天是甚么天气?”如果你愿意为了我而不去查天气预报的话,那末,是否可以回答“无法预料”呢?嗯,我觉得,天气的无法预料和天气有好坏一样,都是可爱的。不管出现的是好天气,坏天气,还是不好不坏的天气,我们都不能说“拜托拜托,能否跳过明天这个糟糕的天气,直接让我飞去后天”,或者“喂喂喂,干脆告诉我好天气甚么时候来,到时候再叫醒我”罢?总之,我们向着每一天走去,即便不去,每一天也要向着我们走来的呀。

或许念读到此处,丹瑶会以为我将研究天气作为教书之外的副业了(话说回来,如真有这样的工作,我以为未尝不可试试哟),可是,我只是想到了自己,才想到了天气。为甚么呀?因为某天,我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小世界啊。我一开心,我的小世界里就有阳光,花开,蝴蝶翩翩起舞;我不开心,小世界里便阴云密布,狂风大作,打雷下雨。说起来,这些算不上甚么,关键是,在这个小世界里还住着一个迷你版的自己。如果遇上好天气,那个我便会肆意奔跑呼喊,告诉我快乐;反之,他对我哭泣吵闹,弄得耳朵里和心里只有哭声而听不清楚其他的动静。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提醒自己,以及此后反复提醒自己,要使小世界里天天升起太阳,因为委实受不了那个迷你版的自己馈赠的哭声。可即便如此,小世界里刮风,下雨,打雷的日子,一天也不少。我甚至怀疑过,这个小世界是不是自己建造的,可反复研究下来,真是百分百脱不了干系了。这可如何是好?正当我迷惘之际,那个迷你版的自己(也就是小世界天气的直接关系者)倒给我提了提他的建议——如果刮风下雨天,能有一个可以避身的小屋,或者能有一把质量足够好的大伞,应该也不会难受到哪里去了罢。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于是形而上地造了一个小屋,和一把质量足够好的大伞,给了他。奇怪的是,此后我的小世界,并没有因为迷你版的自己有了小屋和大伞后,而动不动地送出一个个坏天气,反倒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了一点点。迷你版的自己说可能就是我在集中精力造屋造伞的时候有了这样的“奇迹”;而我也发现,后来无论甚么天气,他也一日日好好生活了。诶诶,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能说甚么呢?真要说上一句句,许是正与丹瑶分享这些的我,有点“也无风雨也无晴”了。

事实上,要达到苏轼的境界异常困难(否则就可以毫不愧怍地逢人便讲“嗯哼,我可是东坡第二了”——诶诶,算了,就做做白日梦罢),因为我小世界里的天气和现实中一样,仅靠自己,怎可预料?而况我们都身在红尘,食遍人间烟火,此外每天还会不自觉地吸入烦恼的灰尘,时间一长,心里难免起了阴雨,生了病。可亲爱的丹瑶,我以为,我们此生都有让自己平安喜乐的“义务”,所以即便“也无风雨也无晴”等在了远方的远方,我们还是要走在去往那里的路上的。这自然而然又让我想起了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念中文系时读它,痴迷于文中那群年轻人荒诞不经的人生,而前一阵子重新翻了翻,倒开始琢磨起里面的一些句子来——“该死的,你们听着,我们必须承认一切都很美好,根本没有烦恼的必要,事实上我们应该认识到,应该知道我们真正不为任何东西而感到烦恼,对我们有多么重要。”虽然这句话出于某种对人生的无奈控诉,不过“应该知道我们真正不为任何东西而感到烦恼,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在任何一个时代,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对的。与之相比,还有一句则更打动我——“世界旅行不像它看上去的那么美好,只是在你从所有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你忘记了所受的折磨,回忆着看见过的不可思议的景色,它才是美好的”。是啊,只有“从所有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才能发现走过的那些路,都是如此美妙。我以为,这和面对现实中天气好坏带来的感受,以及面对我们的小世界(我知道丹瑶也有喔)里出现的阴晴风雨,道理都差不多罢。

那末,上周某个很深的夜里曾告诉我丹瑶不开心的姑娘,请代为转告她,也要把开心的你告诉我哟(如果她说你还是不开心的话,看来下次我们重逢时,要一起好好读读《在路上》了,哈哈)。诶诶,想想还不如你直接告诉我呢——比如此时此刻,在阳光下念着这封每个字都“金闪闪”的信,或是看看远处的青空、金云、黄叶、白草的你,是不是快乐呢?嗯,我希望这是一封带有魔力的信,丹瑶可以像信中的我一样,在你的小世界里,为迷你版的丹瑶造屋造伞,会自然而然多一点阳光,也不惧那些阴雨的日子。甚至,也可以偶尔像孩童,像诗人,喜欢或读懂这些日子的诗意之美。

对了,上周的某个午后,丹瑶与我分享了动画短片《神奇飞书》,真好。在那光影世界里,书籍唤醒了心灵,使人生色彩缤纷。而这部短片本身,带给我的,又何尝不如是呢?那种愉悦,是相隔一周也不褪色的呀。亲爱的丹瑶,我相信,我们终可以在文字与光影之中,找到那个安好的自我。

嗯,他和她,一抬头,或一转身,就能看见好天气。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71026午后于金中园

你、我、凯鲁亚克和天气——写给蒋丹瑶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