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好课好天气——写给任颖老师  

2017-04-28 17:12:01|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课好天气——写给任颖老师

亲爱的任颖:

你好喔。今天天气真好啊,我一路乘车来听课,车窗外的花树和商店,还有行路的人们,都披上了金色的衣裳。如果今天是周末,该是多好呢。这样的好天气,你如果也可以出来走走,那是最好了罢。

今天我到得略迟了一些,因为先去医院配药了。不过在好天气配药,心中连一点抑郁都没有,好像只是“去了一个不同于学校的地方走了一圈”,有新鲜感。或许阳光于我们真的很重要,人也像植物一样,是需要进行光合作用呢。不过,好天气不能常有,那末,是否自己也能从其他地方,甚至单从内心,就可以获得一份同样的好心情呢?我想,就与好天气一样,不能奢望常常如此,可是,我们也要努力寻找,也会有得偿所愿之时罢。

带着一份好心情,见到了你。其实最近我们俩的身体都不算好,或许我的还好一些,只是晚自习与学生讲了三个小时试卷而喉哑,昨日家长开放日上课时吃力得很,而今天总算能听清自己说话的声音了。哦,对了,还要谢谢你泡的金银花茶,虽然由于时间仓促只喝了一杯,不过感觉嗓子舒服了许多。可你的状态好像是“强打精神”——前几日与我交流时,才知道之前学校发生的一些变故,使你接下来不仅任教三个班的语文,还要临时充当一个班的班主任——客观上两个老师的工作量,要压在工作第一年的你身上,担子十分沉重,换做是我,估计也寝食难安。而况你最近也嗓子疼,这很有可能是感冒乃至发烧的前兆,我还记得你之前刚刚低烧,难过了多日。如今再这样的话,真的会吃不消的罢。所以,我为你担忧,也为等会儿你的课担忧。只怕这些不好的因素会左右你的课堂,可也无能为力。

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种我以为的“强打精神”的状态,在课前我们交流《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时,就完全没有感觉出来,且还有振作之意;与此同时,你的精心备课,让我愧怍——上这篇课文时,我基本采用串讲形式,只是到关键处,或者某些细微末节但是很有味道的地方,才停下让学生仔细品味(这和一堂好课的要求看来相去甚远了)。所以,我重又期待这样振作的你按照这个精巧的思路带领学生走进文本,走进这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了。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的交流中,还有一个小插曲——一个学生因为老师说他听课不认真而把他赶进了办公室。看着这个一脸冤枉,但委实说不上有学习精神的孩子,离他不远的我们“刻意”聊起了学生时代和老师发生的一点“不开心”的过往,其实都是说给他听的(不知他是否有这样的意识),希望他能以一个更加积极的状态投入学习,却不要因为这次被赶出来,而消极难过。诶诶,希望他好罢。

回到正题上,说起来,任颖姑娘的课堂,我是熟悉又陌生的。熟悉是因为不是第一次来听课了,看到我进门而显出“有外人进入”的神情的学生愈来愈少;说陌生是因为即便我们课前对整堂课的教学内容进行了确定,而你的课堂生成总有奇妙之处,且这种奇妙,伴随着你教学逐渐成熟,而愈发得好。其实今天不在状态的,却是在座的部分同学,许是好天气在他们身上“作怪”,整个人懒洋洋的,又或者到了周五,心情开始放松起来——这些都可以理解,因为我们也曾是这样的学生罢。所以,难题就全副抛给了你,面对这样的学生,该如何上好这堂课。而我终于又等到了这份奇妙——刚开始有学生概括这首叙事诗内容的时候,都不知道看看诗前小序,还有一些同学对老师的问题摸不着头脑;可慢慢地,我发现那些学生似乎从自我的世界里“清醒”了过来,而在这个故事里“入迷”了起来,到这节课的后半程,学生对刘兰芝的形象分析得愈发细致,从之前所发现的浮在面上的性格,到一些可能需要分析才能“恍悟”的形象特点,可谓渐入佳境,真好!而这一切的成功改变,我以为,是源自你这堂课的“灵活”提问。比如,当初你所设计的问题是“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本文中‘有价值的东西’是甚么,‘毁灭’又是指甚么呢?”虽然这个问题设计巧妙,不过从学生现场反应来看,似乎不太理解,于是你立马对问题做了修改——把“价值”换成了“美”,而“美的东西”学生就比较自然地想到了刘兰芝和焦仲卿之间的爱情。除了像这样的改变提问方式之外,你还善于将一个大问题分解成一个个小问题,帮助学生拾级而上。比如“刘兰芝不想让焦仲卿感到为难的地方有哪些?”又如“焦母为何讨厌刘兰芝?”通过这些问题的引导,学生的回答更有针对性,而通过一系列问题的衔接,学生自然而然能达成本课的学习目标了。还有一点让我觉得惊艳的,是你的“现场发挥”(感觉不是你事先设计好的,或者说是基于先前班级授课时的灵感或经验而成),如你问学生,“如果悲剧不是发生在焦刘二人身上,而是焦母或刘兄身上,你会悲伤吗?为甚么?”虽然问题本身的问法是否科学值得商榷,不过通过这种“比较”形式的问题,学生想的会比先前更加深入一些,不失为一次好的提问。我始终觉得,教学生学习的“教”,就是“引导”,而“引导”的根本,就是教师的问题设计。一个成熟的教师,每一个问题都能激发学生的思考,并“精准”地引导学生去往思考的“正途”。通过这堂课,我觉得你很可以在备课时,在问题设计方面再下点功夫,这样上一堂堂好课便指日可待了。在此基础上,随着课堂教学经验的增加,那些生成的“灵活”提问也会更多更好,挥洒自如,游刃有余。

当然,还有两个小问题想与任颖姑娘商榷。一个问题是,虽然通过一个个小问题加以引导学生是个好做法,不过是否有一个提纲挈领的主问题会更好呢?或许你会说,主问题不是“甚么是美的东西”“毁灭又指甚么呢”?其实,就这堂课来看,这个贯穿全篇的大问题无法百分百完成,只详细分析了刘兰芝,相对简略地分析了焦仲卿的形象。所以,如果让我来提这个主问题的话,我会把这堂课定位于“请概括焦刘二人的形象特点,并举例分析”——这个问题很直白,不过比较清楚地让所有层次的学生从一开始就明确学习内容,可以有的放矢,找到不少;至于学生找不到与说不出的,此时老师不妨再以小问题铺垫引导,或许这样的课堂师生都会更清晰而有所得。另一个问题是,我觉得课堂应该再多一些讨论的声音。引导不意味着处处引导,一定要走在学生前头提醒他们跟着自己的脚步;如果学生有能力,或者应该尝试去努力解决的问题,不妨大胆放手,让他们通过与同学讨论的方式得出答案——这样得出的答案,以及讨论思辨的过程,都会相对更深地印在学生心中。比如这堂课,把分析焦刘二人的形象特点作为学生讨论的问题,在充分讨论的过程中,自主解决诸如刘兰芝形象中的“贤淑、忠贞、勤劳、坚强”等应该不成问题,甚至“不卑不亢、有见地”也有可能在讨论中得以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但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思考),再由老师来点拨启发,比较容易“一点就通”。当然,以上两点,我只是从理论上讲了好的效果,至于到底如何,还是希望任颖姑娘尝试一下,如不适用,再请告知,我们一起想想问题在哪儿,如何改进罢。

总之,我是欢喜你的课的。就像我欢喜的与世俗中可被轻易贴上“一成不变”这个标签的文学家不同的那些作家,勇于突破自我——这样的突破未必是最棒的,但一定是走在去往最棒的路上,让人期待。

嗯,最近昼夜温差极为明显,加之工作压力巨大,所以请任颖姑娘一定保重自己。只要你在,你的学生会变得更好。至于当下那些烦心事儿,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只言片语让你好受些罢(也许不起作用的)。至少想你知道,我就在你的身边,等你愈来愈好。

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好哦。

 

祝平安喜乐 仔细身体 工作顺意

开开

2017428傍晚于金中园

 

又及:今天你让我看的朱逸豪同学的这几篇小说,我带回来之后都看过了,虽然文笔尚待成熟,不过他欢喜写小说,也值得肯定了啊。我以为,他现在写的故事,大抵是关于现实生活这类题材,不过问题在于,一些内容似乎存留于想象之中,有些不切实际,抑或本应切合实际而没有真正写到位,而使人产生脱离实际的错觉。所以,我个人建议,任颖姑娘一方面多多鼓励他,保护他写作的心意(当然,考试作文也要叫他好好写);另一方面,还是要求他多读多思,写甚么题材就看甚么题材的好作品,这样不仅可以打开写作思路,而且也会写得更加实在、精彩。至于小说的写作技法,我以为你可以代为推荐一下台湾作家许荣哲的《小说课》(一套两本),里面会借由经典作品中的例子,教一些简单易学的写作技巧,读来应该也会有点收获的罢。总之,我相信他好好写,会写出些名堂的。

好课好天气——写给任颖老师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好课好天气——写给任颖老师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