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夜晚的咖啡馆——写给蒋丹瑶姑娘  

2017-11-04 09:26:3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晚的咖啡馆——写给蒋丹瑶姑娘

亲爱的丹瑶:

你好哟。当念读起你昨日午后的留言,说起了“咖啡馆”,那一刻,从披在身上的阳光,直到内心,都恍若带上了暖暖的咖啡色。嗯,不仅如此,还有咖啡味,很香醇的那种。可惜彼时的自己正在整理学生议论文改写的反馈,困在办公桌前动弹不得,于是,我就拿起手边仅有的一包速溶咖啡,冲泡而抿了一小口,闭上双眼从这个“乍寒还暖”的世界,再次去往那咖啡色的,带有醇厚的咖啡味的时空。诶诶,还真是有了一会儿难得的惬意呀。

嗯,谢谢丹瑶告诉我“jk罗琳的《哈利波特》诞生于一家大象咖啡馆”,告诉我“外国很多作家诗人都会选择在咖啡馆创作或者是享受午后的时光,但是中国作家却很少会选择咖啡馆”。唔,我个人觉得可能还是一种文化和生活习惯差异罢。说起西方的咖啡文化,我想,和东方的茶文化一样,造就了不同的审美味蕾,也造就了各自的精神认同感。咖啡是需要各种元素来调味的(除了“美式咖啡”之类的罢),甚至最好有音乐的调味,这诸多味道合在一处,会给人一种惬意。而茶只需沉浸在一杯滚烫的水里,渐渐润出茶汤的色泽,这一味在口中温润,化作了安静与自然。于两种不同文化滋养下的人们的心性与习惯自然有别,所以我们较少见到这儿有人会在咖啡馆里静心写作的罢。不过,诚如丹瑶在兼职的咖啡馆所见,还是有各种各样意愿之人,会出现在咖啡馆里。而且我猜,多数是青年人罢。或许在他们心中,咖啡馆就是一个象征优雅品味和青春美好的意象了罢。

于我而言,倒是不常去的。虽然这个小镇上的咖啡馆也不再少数,流行如“星巴克”,还有一些从窗外望见里面的装饰布置,已觉蛮有小资情调了。但我委实去的不多,一方面,没能约着聊天的好友,另一方面,正如之前所言,感觉那里是青年人出没的场所,如果时光倒退十年,我可能就不假思索地推门而入了罢。至于丹瑶问及“开开一般都在哪里创作呢”,我几年前倒也形而上地想见自己在咖啡馆里写作这回事的,只是很快就“被赶出来”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没点上一杯咖啡,还是忘带钱而无法结账了,哈哈。想想欢喜的村上春树几十年基本也只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中写作,所以内心对于那种“被赶出来”的结果倒也不怎么惆怅。说起来,还是某种“东方式”的思维在潜意识中运转罢。

除了这一点点胡思乱想,其实,客观上我也无法在咖啡馆里写写东西呢。因为之前十年的写作习惯,让我与凌晨三点最为熟悉了。彼时窗外的夜色依旧深邃而不可琢磨,所见的楼房都还在睡觉(偶尔一次也会见到有一两只眼睛惺忪地睁着),唯可见远处昏黄的路灯——那种昏黄,给人感觉也是半梦半醒的。总之,我于这一片朦胧中,在书房里开始了文字与自我的对话。那些字句,却好像是另一个人正写着的,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见证他或她直到写成的那刻——唔,这种想象也只有在凌晨才有,或许是因为周围安静至极,才有了这种与写作同步进行着的感受。诶诶,如果凌晨有咖啡馆还等着我的话(估计客人也寥寥无几),我想,或许在那里写作,又是一份别样的感受了呀。

至于这一年的写作,因为女儿活蹦乱跳地跑进了我的心怀里,所以就此告别了熟稔的凌晨。因为她需要我守护的,凌晨还是她想吃“夜宵”的辰光,如果她“点单”,而那个“服务生”爸爸自顾自地躲在他的故事世界里,估计她一定会以哭闹投诉的罢。于是,我的写作时间和地点为了她而发生了重大变化——基本是在学校里,于忙碌的工作暂告一个段落时,以零碎的放松时间进行写作——如果这个场景是在咖啡馆里,那可以想见,周围所有的顾客都会渐渐注意到这个“时进时出”、心神不宁的家伙。说起来,上封与你的信就是这样写成的。嗯,这些时间用来写信还是够的,只是真要像过去那样灵感极佳时一日隔一日地写新作品,几乎是种奢望。就拿目前进行着的一个短篇小说来讲,都要十天半个月才推进一点点——这篇我已写了两个月了,至今还未写好。放在过去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现在的自己已全然接受了。

有意思的事,虽然我写作的地点总不在咖啡馆,但笔下许多故事场景,就在咖啡馆里。或许他和她,在我落笔勾勒之前,上天已赋予其经常去咖啡馆的自由了罢?他们在咖啡馆里交谈着,时而抿一口咖啡,为自己的话语找一些停顿和想象的空间,也吸引对方一起跟着寻找。找到了,便是欣然于彼此的一种默契,可以美好地去往下一站;找不到,或许故事就不应该到此结束,他们至少还有下一次在咖啡馆出现的可能。总之,往他们的故事里加一些咖啡和音乐,即便脱离我这个写作者,他们也照样有滋有味。

细想自己心中,还真有一个咖啡馆一直对我开着。嗯,那是十一年前见到而欢喜的梵高的《夜晚的咖啡馆》,我曾为之写下过一段文字(后来,网路上被许多喜欢的人们也拿去用了),其中说道“这是他的晚期作品。用了他最喜欢的蓝色与黄色作为主基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星空》。不同的是,画中的夜晚并没有给人压抑之感,而是多了几分和谐欢畅……那时梵高的心情应该是自由快乐的,暂时忘却了生命的孤独。所以在这幅《夜晚的咖啡馆》中可以看到,虽然宁谧的蓝色夜晚将至,在黄色调的灯光下,在由鹅卵石铺成的广场上,依旧展现着人们的欢乐。”嗯,如果我去的话,就想去这样的咖啡馆,带上的本子和笔,听着音响里传出轻而绵长的歌声——最好是小野丽莎的Boss Nova或是查特·贝克的一曲My Funny Valentine》,在夜色中正准备写下那个故事的第一句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靠近,我会像故事里的他一样,点上两杯康宝蓝,抬头,相视一笑,说——

喂,你好啊,能与你一起喝么。

 

祝平安喜乐  安和美好

开开

2017114日上午于怡文轩

 

附:丹瑶姑娘的留言

开开,你好呀。

昨天在图书馆里偶然看到一本书讲的是外国的咖啡馆,说jk罗琳的《哈利波特》诞生于一家大象咖啡馆。

外国很多作家诗人都会选择在咖啡馆创作或者是享受午后的时光,但是中国作家却很少会选择咖啡馆。开开一般都在哪里创作呢?

我在兼职的咖啡馆里见到过写作业的人,谈公事的人,补习的人,可能也会有拿着电脑创作的人。

也欢迎开开周六的晚上来呀。

虽然很远不太可能哈哈。

希望开开度过美好的午后。

 夜晚的咖啡馆——写给蒋丹瑶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