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这个夏天的所有——写给吴艳姑娘  

2016-08-05 06:33:10|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夏天的所有——写给吴艳姑娘

亲爱的碧心:

从六月的尾巴,跨过整个七月,来到八月的眼角眉梢。除了时间的流动之外,又收到了你的来信,内心欢喜。嗯,你好吗?我很好。

这个七月是无忧无虑的,不过无忧无虑的时光过得会比较快。一次广元九寨之旅,就占去了其中的五分之一。说起来,除了首日出发时航班从延误到取消让人觉得有些不顺意之外,此次旅行大略还是很尽兴的。当然,那个不顺意的开始倒还给了彼时的我一点写作灵感(后来写成了短篇小说《徘徊》),加之那晚读到了刚毕业的姑娘寄给我的新写的文字,心情又转为平和愉悦。果然,文字可以安定人心。

说起来,至今的所有旅行我都蛮尽兴的。倒不是每次行程都丰富有趣,而是我觉得这些都是自己难得的人生体验,是一条条在自己生活之路上“旁逸斜出”的特别的小径,是一个个偶尔联通“我的时空”的别一时空。或许今后出于种种原因而无缘故地之游,所以,那一路旅途的分分秒秒,眼前忽来的山山水水,内心好坏甚至偶尔无聊的心绪,我都好好珍惜。想来人世匆匆,年华之旅,应珍惜亦然。

至于我对九寨沟的印象,除了碧心姑娘见到的那些定格下来的照片为念之外,前些日子在给一个姑娘的信中业已提到,在此也想与你分享一下罢——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是个观景佳日。我们下榻的宾馆离九寨沟景区很近,所以到那里时,眼前游客还不至于摩肩接踵。都怪我记性不好,看过的湖与滩只记得沁人心脾的碧色,而忘其各自名姓。或许那动人的湖水本身,才是它们深情馈赠世人的礼物罢。而当日观赏了诺日朗和珍珠滩这两大瀑布,于我而言,才算是实现了此行之前的夙愿。地处九寨沟景区中心位置的诺日朗瀑布得了“天时地利”,不过较之于赵丽宏先生的那篇《晨昏诺日朗》,似乎少了几分壮观美丽。想来也是对的——一则大抵映证了郑燮在《板桥题画二则》中说到的“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二则说明好的文学作品自身有“迷人”的效果。总之,如果让我来写诺日朗瀑布的话,抛却文笔不谈,大略呈现的又是别一般风情了罢。而说到珍珠滩瀑布,则占着“人和”,因为几乎几代人都因为84版《西游记》片尾曲中唐僧师徒四人经行此处而对它魂牵梦萦。我也从未想到过,当年守在荧屏前的那个小男孩,会在二十多年后与这方山水近在咫尺——此中缘长缘深,委实不可思议。虽作初见,却像是与故人相逢,如你我之会。

不知这简略记下的我的感觉,是否与你有别样的回味呢?抑或,作为一个起点,带上你的想象,凭时空流转,回到你曾到过的那方山水,重温诗意滋味。

嗯,除了一次广元九寨之旅,七月剩下的日子,就是比寻常忙碌时更亲近一点文学罢。可以读自己欢喜的书——先是把村上春树的多数短篇小说又重温了一遍(还有零零散散地看了一些其他作家的作品,以短篇小说为主),后来则是认真在看《明朝的那些事儿》。原本以为读历史就要读“正史”,这样才算持有谨严恭敬之心。可在机缘巧合之下,我迷上了这套“稗官野史”(说来也是由“正史”敷衍而来的罢),作者的历史知识和“说书”的功底在我看来非同小可。目前自觉读到的好处是,文本叙述按编年体井然推进,又像纪传体一般将一个个鲜活的君王、臣子、英雄、小人娓娓道来——作者既有通观全局之见,又谙熟于类似说书的“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叙事,常常会“荡开一笔”(无声提醒着读者要看得专注仔细),加之语言生动有趣,爱恨鲜明,真叫人欢喜。对了,欢喜历史的碧心姑娘应该看过的罢?如果恰好漏了它,在此我真心推荐喔。

当然,有阅读,自然还会有写作。虽然不是说读历史,我就能写出与历史有关的文字,不过阅读与写作之间委实存在一种更似隐性的必然联系。只要认真品味好书,加之勤于练笔,那末写作水平自然会不断提升。嗯,既然说到写作的事儿,也要回复一下碧心姑娘在来信里的疑问——不习惯或者说不适应出于工作需要而写的微信推送,该如何是好。设身处地想来,这种“不习惯”、“不适应”可能出于你自有的文学写作的心态和本应施展的文笔罢——这很正常,就好像较之于写教科研论文或者教学著作读后感,我写小说可能会更拿手些,但是作为教师,写好前者是理所应当,所以每次提笔会有点烦恼也是正常的事儿。可是,在我看来,事实上这种烦恼只是过眼云烟,算不得甚么久痛。嗯,我以为如果不是职业作家,那末我们为工作所写的文字与我们爱好的文学写作就是两码事儿,言下之意,客观上两者不太会互为干扰(比如你不会把微信推送的内容写成小说,反之亦然),故而烦恼之源主要还是我们的主观思想。因此,必须从思想上将两者区分开来,你不必觉得写这些推送的三言两语会辜负自己的写作才华,会影响自己的写作水准——诚如我上面说的那样,写作水平还是与平日的阅读与写作积累相关。只要碧心姑娘为自己的写作理想而保持精进之势,写其他的文字(即便与文学毫不沾边),都无有妨害。反过来,你不断提升的文笔,会使你无论写甚么,都能恰切自然,甚至妙笔生花。此外,写作当然也要重视见识和体验。所以,你为工作而写的文字中所含的一些见识体验,或许亦会为你的文学写作带来启示与帮助的。嗯,说起来我从六月高考结束到目前为止的两个月里,业已写了十四个短篇小说,接下来则要完成几千字的暑假教学论文了——写成之后,我会给碧心姑娘看,让你相信我所说的这些,随便写甚么,浪漫或理性,活泼或严谨,都不见一丝烦忧,但见千般“自己”。

其实,碧心姑娘现在正拥有一个好的写作环境——作为新书房的“鸿辞阁”,在你所撰《鸿辞阁志》的字里行间,已让我感受了它内有乾坤与典雅之风,加之我的想象,如愿完成了一次美好的神游之旅。如下次来信时能附上书房照片一二,或许另有一番情趣在心头了罢。是啊,在这样好的环境中,只待你潜下心来涵养自我,专注于阅读写作,那末,就好比写出这篇简练而不失情志趣味的《鸿辞阁志》一般,一定有更多佳作在你笔下自然自成。嗯,我一直期待着。

唔,天气依旧是绵长的炎热,不过转眼八月了。总觉得离结束夏日生活和假日的状态不远了,时光穿梭的速度更是不可捉摸——说起来,再过两周,我们就要开始上班了,要提前进入到新一轮教学工作的状态中去了。接下来要接手新一届的英语班(文科班)的教学任务,还要试着担起备课组长的责任,虽然谈不上压力,不过也得尽力而为罢。至于眼下要做的,一是陪妻子产检,二是自己还要去医院做常规的一套检查。故而你赴书展,而我不能前来了。说起来,君天邀请我参加二十号在上理工的他的新书见面会,也无法如约。

想来,人生处处交叠着幸福与遗憾。那末,这次与碧心姑娘不得相见的遗憾,总会在下一次偿愿,而成幸福的罢。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85日凌晨于怡文轩

 

附:吴艳姑娘的来信与《鸿辞阁志》

开开:

已是八月了,不知开开还好吗?

上一次回信,恰逢身体不适,那封“不知所云”的信,开开可看懂了?如今诸事渐定,身体也有了好转,于是便想到给开开再写一封信,说说最近的情况。

七月间得知开开前往九寨沟游玩,不知是否尽兴?出行之前的飞机误点有没有影响到出游的兴致?我于初中毕业那年前往四川旅游,至今也已经十年了。

开开空间里的照片与我记忆中的九寨沟渐渐重叠,那里没有变,却又好像变了。依稀记得,我去的时候从成都一路沿岷江坐汽车前往的。九曲十八弯的公路就建在岷江旁边,汽车一个转弯带起无数细碎的石子落入滚滚岷江,让人惊心动魄。依稀记得,进九寨沟的前一天夜里下起来暴雨,导游说我们有福气,下了雨九寨沟的水更好看了;依稀记得,九寨沟的水清澈浑厚,犹如一汪澄净的琥珀,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水。谢谢开开又带我去了一遍那个人间仙境,回忆了这片世外桃源。只是不知,在开开心里,对九寨沟又是怎样的映像?

在开开前往九寨沟的时候,我的新家,在经历了三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梅雨和高温之后终于竣工啦!最开心的莫过于此次装修之后,我拥有了自己的书房。虽然只是卧室里辟出的一小块空间,但是终于有了一个书架安放我的书籍,终于有地方给我习字写作,我还是很开心的。我对自己的书房也做了布置,购置了荷花造型的台灯,放置了笔墨纸砚,悬挂上了书法老师的墨宝“和气致祥”,也配了香炉和沉香。尽可能把我心里文人书房的模样给展现出来,在其间习字写作,也能感到安静。虽无法如古人一般吟诗作画,但心向往之。也谢谢开开为我的书房起名,为此我效法归有光,写了《鸿辞阁志》,附在信后,供开开品读。首次用文言文写作,不足之处还望开开指正。

又是一年八月了,上海书展又要召开了。每到这时总会忍不住地想,今年的书展上,是不是会碰到开开呢?想来,只在书展上遇到过开开一次,那次也没有和开开有过详谈,真是一件遗憾的事。不知今年书展开开可会去?可有机会与开开做详谈呢?嗯,说到这里,不妨问开开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开开关注广艺的微信已经很久了,不知道对微信可有什么好的建议?还是不习惯去写这样的文字,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适应,不知道对此开开可有办法?

最后,想听听开开这段时间可有什么有趣的事?听说圣诞老爷爷会给开开送一份大礼?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恭喜开开了呀!

嗯,好了。就到这里吧!祝开开幸福哦!

 

碧心

201682

于鸿辞阁

 

鸿辞阁志

鸿辞阁,吾尝卧室也。昔吾年幼,尚不知读书之乐,惟有嬉戏耳。当世之时,电脑甫兴于世,网络尚不知为何物耳。作业之余,独尚电脑之戏。尝约同窗三五聚而玩乐,烈日中天至日薄西山,无暇他顾,遑论读书耳。

及至高中,遇恩师李昂,始知读书之妙也。常闻同窗言:其师教曰:读书,必读名著也。然,吾师言:书者,皆可读也。又言:诗庄词媚曲俗。词者,庙堂之人所不齿也。然今时今日皆为瑰宝也。东坡与青莲无高下也。名著如诗,今人之作为词,今人之佳作未尝不是后世之名著者也。

至此,吾读书日广而藏书渐丰也。昔日书架不堪重负也。丙申年春月,家中雨后渗水,祸及电器,家严遂决修葺而。故辟卧室之半为书房,其内置书桌一、书橱一,各类摆设若干。书桌之上有湖笔一、端砚一、徽墨一、欧阳询《九成宫》书帖一,以备练字之用。桌后墙上悬挂“和气致祥”,乃吾师吴良安墨宝也。

书桌对面置书橱一。共分四层,上置图书皆十余年来吾之心血,种类繁杂,曹公《石头记》有之、莎瓮《哈姆雷特》有之,流潋紫《甄传》亦有之。然,惟东坡《前赤壁赋》书帖,吾爱之甚深。秋闱之后,挚友心忆赠之,以解吾秋闱之苦。

丙申夏日,师友戴文开赠名“鸿辞斋”。因女子寝处名曰“闺阁”,余改名“鸿辞阁”。又效法项脊生,作“鸿辞阁志”,以为纪念。

 

丙申年孟秋月

碧心

于 鸿辞阁

这个夏天的所有——写给吴艳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