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谜与念想——写给蒋珮雯姑娘  

2016-08-04 08:20:49|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谜与念想——写给蒋珮雯姑娘

亲爱的珮雯:

你好啊。与你上一次写信是在五月的末了,是你的生日。转眼间,又过去了两个多月。嗯,这两个多月,都在夏天,串联起来如一根抛物线,划出了温热的弧度;而此间之人呢,各有各的故事,如果也能连在一起,相信会有一道特别的轨迹。在这封信里,想说的,或许就是这点微小的感觉了。

除了昨日见面之外,记得高考后,你还回来过一次,不过业已记不得是六月的哪个日子了。原本我想着,回来的姑娘,我总要请吃午餐的,不过你还有事在身,所以那次也就成了例外。

有意思的是,当时怎会想到,一个多月之后的昨日会一起午餐,又或许是,出于一点必然。

当然,很感谢你带给我的礼物。自你提起准备了礼物,我心中就有一种孩童般的欢喜,即便还没有见到,但念念不忘与期待总不会少的。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样的我一点不像讲课时的我(是认真严谨吗),与写作的那个我(是深情幻想吗)也千差万别——说到底,有点幼稚啊。不过,于我而言,开心是真实的,有甚么不好呢?嗯,你也感觉得到的罢。

与妻子中午出门赴约之前,我也准备了给你的礼物,只是没有预先告诉你。如果说了的话,你一定会猜到是书。嗯,彼时我只是把书递给了你(如果还要认真绍介一番,说说心意,那样的情景,会很像推销员罢),惟愿你欢喜。至于你何时会捧起它,是否沉浸于那些字里行间,而可有一点心得,如果不是再次见到你,抑或相逢而你不提起,又或者你还未读它,就成了一个秘密。

说起来,你借我的那本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好像还有另一本红封面的书),我就没有读完(在高三的寒假里断断续续地读了一些,估计只有五分之一),而急急地还给你了。原因是怕你毕业了,我就无法把书还你了。嗯,现在看来,可能想多了。

是的,以后可以毫不忧心地问你借来看,直到看好为止罢?你也可以如此啊。没有看完的可以一直摆在身边,是这样的罢?

唔,如果昨日你的状态好一些的话,估计我会直接问你再把书借来的。又或许,若是预知妻子后来会悄悄跟我说,你是个漂亮的姑娘,而替她当面告诉你,这样你的精神就会“为之一振”么?诶诶,可惜都在事后了。彼时你强打精神(即便你不觉如此),还像平日的你一样,可总让人担心的。

那末,于你而言,昨日午餐的泰国菜是否合胃口呢?没见你吃多少,小飞侠也是。我和妻子倒是吃了蛮多的(四人之中,我吃得最饱)。其实,更希望你们能多吃点。也许下次来我家玩时,能如愿罢。

时光匆匆,转眼彼此分别。我和妻子把你用心绘制的十二幅可爱的动物油画带回家,一边讨论着以后摆放在房间的哪些位置,一边猜想着缘缘会最喜欢哪一幅(记得你说自己欢喜那幅是长颈鹿,配搭的颜色丰富鲜艳)。嗯,真的很感谢你的这份礼物,记得之前在网路上看到你画成的作品时,只觉得你在这个夏天与艺术会约,浪漫而有意义,却没有想到,你将它们都给了我。嗯,它们会成为我家中的一道可爱风景,日日,月月。

那末,很想问那本挑选给你的《小王子流浪记》,你可猜到此中有哪些心意呢?

嗯,与你一年半的相逢,让我走近了一个个有着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的姑娘(而且在这类姑娘中又与众不同),不过,有时会很固执——这一点嘛,我也一样。固执不能说就是不好的,一时半会儿委实也很难“消融”(说起来,我当时真的与你苦口婆心了好久呢),不过,当它与不顺意联系在一起时,内心波澜起伏,却是自我的真实烦恼。所以,我愿你在这本书里,随着那个女孩走进佛境的心路历程,直去往一个安静无忧的世界,而后带给自己一些人生观照。佛经上说,“心包太虚,量周沙界”,相信你会慢慢懂得和拥有。

还有哦,记得七月之间,你在网路上问及我读书的事儿,还在图书馆里借了太宰治、东野圭吾、吉本芭娜娜(是不是还有奥兹)的作品,我觉得你这样自觉阅读是件快乐的事儿,所以,愿这本书也同样使你感到阅读的快乐。

(诶诶,我这不是仍旧做了一回推销员么?)

说起来,在接下来开启的大学四年生活,希望你能继续多读好书,常怀一颗文心(未必一定要说甚么、写甚么才算,安放于心就好),这样即是走在一条特别的诗意的小径上了。而且,经年之后,会使自己性格成熟,个性闪光,从容安定,会变成一个愈来愈好的姑娘。

嗯,到了大学,如果有校徽的话,请寄给我一个(只有一个就不要给了);出去玩的话,也请寄张明信片给我——嘿嘿,如果把我换作他人,或者把你换成别的姑娘,估计这些都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要求”的罢?收集我的学生所在大学的校徽是一直以来的心愿。至于明信片,则是出于一个心结——你之前旅行寄给我的那张明信片,至今仍未有下落。塞翁失马的说法,这件事成就了我《行止》与《又见》这两个短篇小说的一部分。当然,不止你的没收到,羽裳姑娘的也是,之前也有姑娘寄来的信或是明信片石沉大海。想来,那上面写下的字句,写下字句时的那个人的心情,以及我读到后会有的心绪,最后啊,都成了谜与念想。

嗯,即便是件小事,想想感慨万千。

诶诶,从来没有这样随性地写过信啊,希望你念读时,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嗯,总觉得以后还会与你常常见面的,所以甚么感伤都无从提起。记得以前在网路上与你聊天,我总会说看到你写下的话语,会有“历历在目”之感。是啊,这种“历历在目”,就是想起你的模样,总相信一定会再见的。

好啦,暑热未消,你要照顾好自己,开心快乐哟。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84日清晨于怡文轩

谜与念想——写给蒋珮雯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谜与念想——写给蒋珮雯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谜与念想——写给蒋珮雯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