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每个你都是上天派来与我分享文心的天使——写给蒋丹瑶姑娘  

2016-07-27 09:16:4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你都是上天派来与我分享文心的天使——写给蒋丹瑶姑娘

亲爱的丹瑶、青杳和Vanessa

好久没有与你们三个写信啦,一切都好吗?

嘿嘿,开个玩笑啦。只要念读起这封信的你平安喜乐,一切就好。

记得与你上次写信,是你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嗯,是一封迟到的与你祝福的信。转眼,近五个月就这样过去了。那末,时间写给你的这封长信里,又有哪些美好的事儿发生了呢?诶诶,我想,应该有许多的罢,一直延续到此时此刻我正写着信或是你念读起它的时候,还有下一个时间和我,与你这样交替祝福的轮回。

嗯,这个空气中滚动着热浪的七月,于你而言,是不是一段特别的时光呢?如果由我来回答这个问题,一定是啦。当然,既然“特别”,那定是不常有,是惊喜。我的夏日生活多是清淡安静的,比如写小说,跑步,或是与妻子一道阅读观影……总之,是在一个“自我的时空”里。虽然多少有点封闭——比如写小说,就是作为写作者的“我”追寻形而上的另一个“我”的脚步,没有旁人的介入——不过想来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这样的一点辰光罢?所以,我还是以享受的心态,在月历本上对着已过去的那一日,轻快地打上一个圈圈啊。较之于上班的热闹和疲惫,这也算是特别的罢。当然,如果单是比较夏日的每一天,则是相同的由内而外的安静,又说不上甚么特别了。倒是没有猜到,你和张程,两个姑娘在这个七月,拾起了文字的片石,趁我不备,悄悄投到了这池安静的湖水中,即便是轻微的动作,也漾起了涟漪——这大抵就是我说的这个七月里的一点“特别”了,嗯,不常有,是惊喜。

我想,一定是你们商量好了日子(就像高二时,你们一起“千里迢迢”地给我带了学农基地的一抔细土作为礼物一样),寄给我文字的时候,恰好是我准备开启旅行与归家的时分,百分百做到了“首尾呼应”。嗯,收到张程的新小说《蝉》,是在我旅行出发碰上飞机航班因故取消而等第二日重新出发之时,在一种可谓糟糕的现实中,忽然有了一点愉悦的心绪;而收到你的随笔《每个朋友都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天使》,则是在十八日深夜返程飞抵浦东机场后搭车回家的路上(到家刚好算是十九日的开始了),在疲惫之中读完了你轻快的文字,虽不好说忽然之间“精神大好”,不过,还真有那末一点感觉呢,就像以前读你写下的所有的文字一样,熟稔欢喜。嗯,也像六月散场之后,与你一次别样的会约。

在与随笔同来的短简中,你说,“灵感果然还是要来源于生活啊”,我以为的确如此。最近自己写的两个短篇小说,也都是旅行期间忽然有了感触,而带回了一念灵感。而说起你这次写作的灵感源于“被朋友放鸽子”,我觉得好有趣啊,也想象着被“放鸽子”的那一刻,你会有一种怎样复杂的表情与心情——不过,这种有趣只维持了一点点的辰光——当我意识到,从自己回复说要写信给你,直到此刻真正开动的时候,业已过去了整整一周多!如果你一直在形而上地等着,那末我就是百分百地与你“放鸽子”了,而且,那群鸽子已飞得很远很远,简直有fly toward the sun的感觉。嘿嘿,真抱歉呐。

嗯,这篇《每个朋友都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天使》,有三点让我欣赏。第一点,也是很特别的一点,就是作为文章开篇和倒数第二段(权作结尾来说罢)所运用的第二人称“你”,与中间部分第三人称“她”的自由转接。虽然是一个变化,不过也不显突兀。其实这即是完成了内心独白与叙事之间的过渡,如果以作品的角度分析,则让读者能够走近写作者与其好友之间的情谊——甚至作为一个美好的见证者,而不感觉这是远离自己内心的别人的生活片段。这种“带入感”是自然的,是简单轻松的,也是精彩的。

第二点,则是丹瑶的文字一贯秉承的特点,就是有丰富的修辞与细节描写。比如“好吧,霸道强势的祈使句,一丝愧疚的语气都无法体会到,让我昏沉的大脑被怒气冲击地清醒过来,就像受了内伤的人,内脏出血,痛到无法呼吸,别人还以为你啥事儿没有,气,好生气,质疑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对话框内已经编辑好一大堆反击的话,在冷却平静下来之后只发了一个“哦”,关了灯睡觉,心里暗暗想,再约她是猪,忿忿中入睡,忍俊不禁之余,想想又是感同身受——一种鲜活的感受啊。对啦,你还记得高三最后的日子,读过三岛由纪夫的一篇名为《品味文章的习惯》的文章么?其中说到“在小说中驱车疾驶的时候,他不过是主题与情节铺陈的轨迹;若是慢慢走,你会发现那是一张语言编成的织锦,那些投射在你眼底的围篱、远山、鲜花绽放的峭壁,都不只是沿途的景色,更是以一个个词汇编织出来的。从前的人们十分享受这片织锦的花样,小说家则因人们欣赏其织锦的美而得到喜悦”。嗯,虽然你这篇是随笔,不过,语言的认真运用对于写作而言是共通的要义之一,相信你会记得——也无须记得。

第三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于字里行间我读到了一种简单深情。“简单”和“深情”能一同结伴,是极为不易的。我读过的不少与你同龄的人儿(当然还有一些所谓的职业作家),习惯用复杂的、无节制的表达,去诠释他们心中的“深情”——这一方式实则使得原本还真蛮美好的情感,显得愈来愈无味可寻。若要请他们写得简单些,则是坏了他们的特色,自然,以此通往深情之路更是被堵得严严实实了。虽然诚如你所言,这篇文字不是小说,也非正式的作品,不过,一种十八岁的女孩丰沛的内心情思,以及与好友间的纯真之谊,自然而然地投射在作为读者的我的心海里——我想,这就是最棒的了。

嗯,总之谢谢丹瑶愿与我分享你的文字和与之相生的心情,于这个夏日的我,真是件特别的事呢(自然,愉快之类的都在其中了)。昨日,在网路上偶然看到你与好友的照片,忽然发现你不戴眼镜了,也换了直发,与我印象中的那个你有了些变化,好看,也是惊喜。想来,人生中意识到自己在场的每一刻,是该有些美好的变化罢。带来的一点小确幸,也会赠给所有与你有缘相逢之人。

希望你给我的,我给你的,那些文字与心意,与众不同,一直美好。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727日清晨于怡文轩

 

附:丹瑶姑娘的短简及随笔

很久不写东西了,前几天构思了很久,都感觉没什么可写,昨天被朋友放鸽子,今天和朋友约多等了十多分钟,有感而发,灵感果然还是要来源于生活啊,不是小说,也不是什么正式的作品,随笔一篇,放假这么久了,大概还是要多写写才不会手生啊,发送给开开老师看看,证明我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啊!

 

每个朋友都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天使

奇怪你怎么会那么没有时间观念,奇怪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放我鸽子,不能够忍受,每次我都会如此想,下次再也不要和你约定一起出游啦,可再次看到你发过来的真挚的邀约,一起看夜场电影吧,嘴角还没上扬,心底却又开始动摇,好啦,原来每个朋友都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天使啊,无奈。

    T,天枰座女生。最近一次放过我鸽子的家伙,深夜接到她的短信,告诉我明天没有办法赴约啦,改天吧。好吧,霸道强势的祈使句,一丝愧疚的语气都无法体会到,让我昏沉的大脑被怒气冲击地清醒过来,就像受了内伤的人,内脏出血,痛到无法呼吸,别人还以为你啥事儿没有,气,好生气,质疑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对话框内已经编辑好一大堆反击的话,在冷却平静下来之后只发了一个“哦”,关了灯睡觉,心里暗暗想,再约她是猪,忿忿中入睡。

    N,巨蟹座女生。朋友中最不守时的那个家伙,烈日的阳光下,看着指针走过四点三十分,迟到十分钟了啊,我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方向,手机上收到她的微信,我的钱包找不到了。好吧,内心再次受到冲击,既然知道要出门,为什么不能够提前整理好呢,难道就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吗?这种愤怒的心情让我想起曾经我因为堵车而迟到了五分钟,已经构思好如何道歉的我却发现,我竟然,还是来早了。眯着眼睛继续等待,远处二路车快要发车,对面那个身影才姗姗来迟。车上我们一言不发,生气,我心想。

    清早的我打开手机,看到讨论组里小T说着什么时候再约吧,好久不见你们了,想你们。我静静地一言不发,她们却开始筹划着下一次聚会的计划,和她们认识十二年了,一直都知道她们是这样的人啊,不愉快的事情隔天就可以忘掉,从来都不会有人在意我的愤怒和失落,可却不禁对她们下一次的计划产生了兴趣,不知不觉中加入了讨论,并愉快地定下日期,啊,真是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车上的我望着窗外,下班时间的堵车让我们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变得无限漫长,气氛有点尴尬,拜托,你先开始说句话好不好,我在生气啊,无奈。不过,那漫长沉默后的第一句话还是由我说出的,之后我们相谈甚欢,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啊,真是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唉,人以群分,受不了这样的我们啊,总是那么轻易地生气,又那么轻易地和好,在相爱相杀中走过了那么多年的时光,肆无忌惮的玩笑中都是基于信任与爱,或许吧,每个朋友都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折磨着我,让我能够在一次又一次的愤怒与原谅中慢慢地成长,成长为更好的我。

每个你都是上天派来与我分享文心的天使——写给蒋丹瑶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