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想写的那首诗——写给张程姑娘  

2016-04-01 09:35:17|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写的那首诗——写给张程姑娘

亲爱的张程:

你好啊。昨天上午最后一节课后,你递来了明信片。彼时以为你走过来要与我讨论问题或者说些甚么的,不过当你递来了明信片之后就走了。我来不及再去思量甚么,因为正好在给几个同学答疑,于是就下意识地将明信片夹在书本里,像是一个秘密。直到中午过半,回到办公室,才真正静下心来,念读起你的心意。看到的第一眼有些惊异——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话语。若非读下来,仅仅依靠想象,还以为你要对最近的议论文审题立意“口诛笔伐”,顺便与我提意见呢——不过说起来,我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毕竟审题立意委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个人所想与参考立意之间有出入也很有可能,所以自然会让人头疼……而事实上,我只读到了与此相关的两句话,一句无奈,一句妥协;此后的所有,便是与我说起你近来的创作了,一件事是关于你写了篇不知该不该给我看的小说,一件事则是你与我分享了一首名为《七月》的诗。当我将明信片上的一字一句都记在心里之后,有一种很想与你说些甚么的念头——只是吃过午饭,紧接着还有另一个班的两节课,课后还要作导课反思,说起来整个下午真是被安排得严丝合缝,在每日的积极状态中总也有些属于自己的失落,只得安慰自己说,人在高三,身不由己。

其实,还蛮想与你说说议论文的事,虽然我想你念读至此,或许不一定怀着轻松之意。我当然理解你说的那句“写作文真的是件太虚伪的事了”——十三年前,高考前夕,我与你一样对此无奈哀叹,只是觉得唯有自己的文学写作才是真实而有意义的,这种应试的东西实在讨人嫌,无法做到“我手写我心”。嗯,当我从教九年,再次审视应试作文时,觉得并不能完全否认它的作用——并非仅仅为了换得一个好分数,或者做选拔之用,而是培养了写作者一种逻辑意识和包容心态。当然,所谓逻辑意识是贯穿于整个议论文写作之中的,从审题立意,到谋篇布局,再到字句表达,都因这样的写作而得到了相应的锻炼(虽然于不同学生而言,大家收获与提高的程度有所差别),从长远来看,今后完成大学学年论文和毕业论文,都需要这样一种较为严密的逻辑作为理论的支撑,且当你踏上社会,而面对千奇百怪的现象时,能有自己较为冷静的推理判断,以求得近于客观的真相。而所谓的包容心态,则表现为在坚持自己观点的同时,学会倾听异己之见,尝试从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推究其合理之处。或许就目前与你相反的审题立意,即便你不与之“交恶”,至少也无有甚么好感可言,不过,亲爱的姑娘,未来生活种种,是远比一个作文题目复杂与宽阔的,唯拥有包容心态,才会使自己的思虑更加周全,行事更加妥帖。虽然你在明信片上只说了一句“好吧,我知道还是要按照规则走”,实则让我也安心不少,这句话看来是一种妥协,不过,我认为原本你的独特的眼光依旧可以保留,待到过了高考这一关,那末,有更多的发挥你思辨的空间,这是很好的。所以,我想与你说,大可不必为了当下暂存的问题而表达“无奈”与“妥协”之意,而是要更加积极地面对,即便有你所言的“规则”,那末,能够驾驭这种“规则”也是一种能力啊。而况我们的生活中委实有许多无法改变的“规则”,我觉得,能去接受,理解,直到在规则之内尽兴地跳一支美的吴蹈,不也是一种成功么。其实,这样的规则于教育方面,也是作为教师的我要寻找合理方式加以认真对待的。比如,因为议论文写作是高考的半壁江山,所以即便自己不甚欢喜(多半是因为看到不少同学为此愁眉苦脸),更要迎难而上,思索如何能使你们的思维产生一点积极转变(我知道一时之间要有根本改变很难,而且实在要学生自己认真领悟的)。虽然课上有同学对参考立意有不认同之处,而我也委实觉得他们的理解无有问题,所以我昨天也说了——大家在确定自己理解无误的基础上,仍要认真思索与理解参考立意,允许有争鸣之音,但一定要明白,所给的参考立意是高考作文的立意指向,至少要清楚如何往这个方向前进。嗯,这些便也是我在这封信里,再次想与你说的了。

虽然我的使命是教好大家的语文学科,但请放心,我不会是一个纯粹的“语文教师”,因为我欢喜文学,也希望这三年可以使与我在一起的年轻生命,能够于课本内外更多地亲近文学,以一种审美的眼光去欣赏文学之美,能够有自己的阅读品味,还可以为了自己的内心写下些甚么。这些,我也将其作为自己的使命,于工作的这九年,尽力带给你们。虽然不知大家最后到底接受了多少,是否将我与“文学”而非仅仅与“语文”联系起来,不过,我依旧会努力将一颗跳动着的文心交给眼前的所有韶华生命,直到终老。嗯,当我念读起你的这首《七月》时,便清晰地见到了你的文心,当然不能一厢情愿地说这与我有关,其实,能见你提笔为自己写下甚么,业已是我的甜蜜了。你的诗行里自然呈现着一种青春之美,是一处处掠影组成的画面,点点滴滴,洇染出你寄寓其中的清澈的心境。关于七月的样子,每个人的心中总有些共通的事物,当然也各自有着特别的记忆或憧憬。这首《七月》里以“我”的视角看到了属于自己的美好,又以追问“你的七月”的形式,将“你”或许没有的这些,都引起了“你”的注意——此中还有一个“心有灵犀的我”。嗯,我想,无论是置身诗中的“你”,抑或作为读到这首诗的“你”,都会打开生命的时空,接受另一个七月,以及“我”的来临。嗯,记得上次念读起你的诗,又写信给你,业已是近四个月前的事了,如今再次读到,仍觉幸福。我也想你知道,这样一段隔着一段能读到你诗的辰光,本身也像一段又一段跳跃的诗行。

至于小说,我以为你会毫不犹豫地给我看来着……那末,就期待下次喔。

嗯,昨天夜晚,我独自在街路上走着,权作最近忙碌压抑的一次放松。欢喜的是一条安静的长路,虽也有人走,但比较少的罢。我曾反反复复走过这条路,许多笔下的诗句,便是那些时刻,于夜色深沉,灯火阑珊中,向我走来的。可是昨夜,我走在路上,仿佛要与心底淌出的字句会约之时,却念起了写信给你。或许,这就是我想写的那首诗了罢,给你的。

 

祝平安喜乐  文心长存

开开

201641早晨于金中园

我想写的那首诗——写给张程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我想写的那首诗——写给张程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