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跨越四十八天的你我——写给张程姑娘  

2016-11-06 08:16:03|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越四十八天的你我——写给张程姑娘

亲爱的张程:

你好哟。“离上次给你写信已经很久了,不过最近过得很开心。”这句话或许是我的邮箱里收到的最短的一封信了,不过当我念读时,也很开心。这种感觉,并不像自己能够具体感知的某种开心,可以用许多生动的言语来修饰形容它,嗯,是一种淡淡的模糊的心绪罢。不过有一点是分明的,为你而开心。忽然觉得自己错过了甚么,于是把你近来的微博都看了一遍(果然是错过了许多啊),看你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下生活的一个个片段,还有一个蛮轻松的自我。看着看着,我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安心,不,也许是感动罢。不期人觉,惟愿你知。

说起来,距离上次与你写信,业已过去了四十八天。你说“很久了”,那便真是很久了罢。那末,在这段“很久”的空白里,你为生活填上了怎样的色彩呢?当你念读到此处时,一定有自己想说的许多话。我想,如果你就在我眼前的话,定会把这些日子都细细地与我分享的罢,不让我错过那每一个你在意的细节。嗯,我心中的你就是一个内心细腻的姑娘,一次次回应生活中细微末节的召唤,也会把那些点点滴滴记在心里,带着它们向着未来一道走上很久很久。其实,我也欢喜这样,毕竟人世匆匆,总要知道自己曾笑过哭过一场,明白走过的那些岁月里,自己的模样,而对于未知的明天,且带上这些细微的温暖好了。

嗯,当我知道了最近的你“过得很开心”时,除了开心与安心之外,还有一种不太容易描述的感觉——就觉得你的生活应该过得很开心,而那些不快乐的尘埃,是不该沾染你的灵心的。是的,你内心的纯净,是我与你有缘相逢中,最深的那一点感受,如果你难过了,那肯定是一件难过的事罢——诶诶,我所说的你可明白?不过难过之类的片段,并不会因为你的好而不来造访,所以还记得彼时与你在走廊上长谈,就希望你能守望灵心而勇敢成长,这样就真正能无惧风雨了。这也是我与你一生的心愿。

可是啊,现在的你不在我眼前,每每念及于此,仿佛总有百分之一的美好留在了你那里,是我在你的来信或者文字中不能拥有或者想到的。当然,在我这儿也有百分之一是于这封信里无法使你明白的。这种感觉使我想起了谢尔·希尔弗斯坦的那个绘本故事《失落的一角》,是我十年前上儿童文学课时听梅子涵老师讲的,唔,听说你们在高一那时的心理课上也听过它的罢。嗯,看来要等我们下次相逢,带上那百分之一的故事,才算完满了罢。

所以,现在所能做的,就格外珍惜你带给我的文字的心意。“嗯,不知你今后还会不会写小说或者诗歌给我看呢?这种疑惑忧心,并不亚于你不在眼前的事实。”这是四十八天前的那封信中,我兀自的在意。而这次随信寄来的这篇《痘痘》,已偿我愿。许有一点巧合,两年前的昨日,我写过一篇名为《痣》的小说,大略也是说其产生与消逝对自己生活与内心的一点影响(因为是形而上的一颗痣,所以还是有“消逝”的权利罢)。嗯,读《痘痘》时,自然很欢喜贯穿全文的线索——“痘痘”,它的出现与消退是巧妙而自然的,使得文中女孩的生活,变得鲜活而有意思了。不过,这篇《痘痘》读来显然没有甚么荒诞的意味,甚至也不像是构想出来的小说,它真实而让我见到了一个姑娘在四十八天里那些重要的生活画面,还有她内心连篇的情愫——只因为文中女孩的独白,撑起了整个故事,其余的对话片段,只作点缀。这样的写法,很是特别,不过于我而言,是“很张程姑娘”的。嗯,是你的语言风格,是你会注意的细节,最最重要的,是你想要表达的自我。在十八九岁的年纪,能够分明于现实中自己如潮汐起伏更迭的烦恼与快乐,并且将之认真地写下来,作为人生中一种不可重来的青春纪念——想到这一点,就会想起你了。对此,我只有遗憾与羡慕,因为十三年前自己除了挥霍时光之外,剩下的就是不知所措。若能清醒地把自己,哪怕有点迷惘与孤独的自己,全副写下来,现在看来,那也是一件很棒的事了。所以念读起你的文字,欣喜于你会以这样的方式写下自己,嗯,这样的你,就是很好的你了。我希望无论是《痘痘》中的女孩,抑或现实中的姑娘,都能把生活过得有滋味,好的滋味,坏的滋味,都要尝尝,都要想想,才更珍惜世间那最重要的一种,也会为了珍惜而保有一种发诸生命的纯真美好。嗯,这样的文字,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你,我都欢喜。

想对你说,生活会好好继续下去,你也要好好快乐下去。嗯,就是这样。

忽又想到,这许多想对你说的,还有一个我。如果你能把你的开心借给某个时刻不甚开心的我就好了。唔,原本昨天凌晨就想与你写信了,无奈当我坐到电脑前,竟然一句话都写不出来(除了“亲爱的张程——你好哟”这句),虽然我知道现在说与你的这些话,彼时也都在心里了,不过,就是鬼使神差地给“封印”住了呀。然而其他的事也不想做,于是大半天的时光,自己都在书房里发呆了。说起来,虽然发呆并非自己强项,不过一旦有这种情况时,也不会主动排斥。只看着阳光在我的身上不断流动,暖暖地给人一种幸福的幻梦,偶尔也会想你正在做些甚么,会不会也像我那样发呆,在阳光下怀着心事而又了无心事?诶诶,也很有意思的罢?

想来,暖暖的日子也快离开了,明日便是立冬了。你可会开始写下一个冬天的自己呢?在下一封信之前,我会等待。那也会是这个冬天里,我的一点温暖。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116日早晨于怡文轩

 

又及:在你的微博上选了两张照片,与这封信一并放在网路上了,是纪念和想念。一张是那次你回来时我们的合影,另一张是这四十八天里,我最欢喜的那个你。


跨越四十八天的你我——写给张程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跨越四十八天的你我——写给张程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