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们的完治和莉香——写给俞梅姑娘  

2015-10-23 09:23:11|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完治和莉香——写给俞梅姑娘

梅子:

你好吗?我很好。在开始写这封信之前,我追寻着自己的记忆,终于翻找到上次给你写过的信了。唔,上次是多久呢?如果说得准确些,应该是四年又四个月了。真的那末久了吗?从那封信末写明的日期来看,似乎是这样的。而事实上,又不是这样的。当我再次回归校园的那一刻起,遇到的第一个美好的姑娘就是你,不仅因为你是我第一任文学社社长,也不仅因为你的才华或者乐观的性格,还有更多更多的细微末节,让我记住了你——是文学社两年的活动的因缘,是高考期间恰好相逢于考场,是你从大学回来看我,也是多年之后收到了你自远方寄来的明信片……虽然,我们后来的联系不是很多了,各自有着自己的事要做,遇到了许多新的人和事,也因此有了许多新的故事,不过,那些共有的时光片段依旧可以清晰地串联在一起,就仿佛你我相对而视一样真实,亲切。

唔,可是,我真的差点就错过了你的心意呢。高三办公室近门的大桌上,向来堆叠着各种用过或者没用过的试卷、报纸、杂志、信件等等,如果一段时间不清理的话,那末,即便心中冥冥然有一个声音向我召唤,说出类似“有人可是寄来了重要的心意哟”之类的话,真到找寻起来,如同挖掘宝藏,还真是颇有难度的。某种意义上说,这张大桌子也就像一个身处于高三的忙碌的人儿罢。事实上,我们真的少有时间来关心打理,或许是因为忙累到连这点懒都要“偷”的地步了罢。又想起去年年底,我上一届七班的班长给我写了明信片,过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起我是否收到了,彼时我才有意识于“去大桌上仔细找找罢”,然而,终是没有寻到。想来,我并不是最伤心的那个,她没有开口的失望也委实落在了我的心头。不过——这次真是太幸运啦,有好心的老师恰好看到了你写给我的祝福,然后就把这张好看的明信片递给了我。我下意识先看了你记下的日子,923。嗯,距离我确实无疑拿着它的那一刻,业已过去近一个月的辰光了。

这又让我不自禁想起另一个姑娘,黎嘉颖,我欢喜叫她梨子(是因为那时在看《绝对男友》,相武纱季所演的女主角叫“梨衣子”,很有意思的一个姑娘啊)。喏,就是你从大学回来那次,我与你绍介的第三任文学社社长,看你们两个小姑娘聊起日剧时一下子就热络起来了,站在一旁的我真的感觉不可思议呢!不知你对她可还有印象?嗯,记得是她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去了日本旅行,在那“海拔最高的邮局”——富士山的五合目邮局,给我寄来了美好的问候。虽然寄到的是我家里的地址,可粗心的我竟然一周都没有找到信箱的钥匙,等到我打开邮箱下意识看了她的明信片寄出的时间,与彼时也刚好过去了一个月。现在想来,此情此景,与彼时彼刻竟然是如此相似,太奇妙了啊……记得那以后,我还由此得来了一点灵感,写成了一篇小说呢。嗯,我想,在写下这封信之时,你也同样给了我新的灵感咯。

嗯,虽然明信片上委实写不下许多的话语,我还是反反复复地念读着,于是,便仿佛读到了许许多多的话语,看到了你所见的美好风景——“开开:好久不见!我在完治的故乡爱媛县大洲市。这里真的跟完治描述得一样,是个‘偏僻’的小镇,人很少,不过景色宜人,希望这张明信片能给你带来好心情!祝一切顺利!梅子”梅子啊,你可知我是多欢喜你说的呢!是的,和以前收到过的来自学生朋友的明信片都那末地不一样。虽然她们去了很多地方,都会把真诚美好的心意写在明信片上传递给我,可我心中还能分明出“她们的世界”和“我的世界”的那一点点距离——她们去的地方,她们内心的欢愉,我要闭上眼想象一会儿的。嗯,我自然也没去过爱媛县,不过由你这一提,也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完治,想起了莉香,想起了学生时代那个埋藏在心底的爱情故事……遥远模糊的记忆在这一刻被你唤起了,清晰,满含着感动。想来,相差六岁的两个人,成长的时代不同,接受的事物,以及爱好之类的,应该也有蛮大差别的。不过,这点似乎并没有作用在我们身上,只因我们欢喜着同一部日剧,牵念着同一段情节,所以,当你写下“爱媛县”时,我的内心就仿佛飞驰去了这个小镇,走进了记忆里的画面……梅子,你知道么,我真想去完治的小学看看,只为看那根刻着他和莉香名字的柱子,而就此想起两人的一颦一笑,听到两人微热的心跳,于这个宁谧的小镇里,让时光静静倒流,多好。嗯,也不知道你此行找到那个地方了么?真想你用文字或者镜头再给我一个片段,一点画面,让我可以就此与你一道旅行啊。

唔,梅子,昨天我在课上与两个班的同学分享了你寄来的心意,告诉他们我的开心;也与他们提到了《东京爱情故事》,推荐他们到了明年夏天,完成了高中课业,可以放松一下时,去看看。嗯,在这个爱情故事泛滥的年代里,想邀约他们“穿越”回那个简单的时代。虽然感情本身并非一件能够说清的事儿,可是,喜悦欢愉,悲伤遗憾,在那时,在像完治和莉香这样的人儿身上,都是纯真的,动人心扉。

嗯,其实,也很想知道梅子现在过得好不好呢。偶尔看微信时(不知为何,我对此真不热衷的),会看你发的好看的照片,大略都是在日本拍摄的风景罢。也不知你最近一直在旅行,还是就在日本当地工作了呢?不管是哪种情况,心情愉快是最重要的罢。犹记得陆老师说,你的心态一直是很好的,心态好的人儿做事容易成功;而要说到我想起你的模样,也是一个常常带着微笑的姑娘。嗯,就像莉香一样啊。

唔,最近也说不清楚是甚么季节。我白日上班时还穿着短袖T恤,临近傍晚,则必要添上一件卫衣的。是夏末初秋么?不,明天就是霜降了啊。不知梅子那边是寒是暖,惟愿你珍重,仔细身体。

给梅子写信的时候,耳畔也在循环着小田和正的《突如其来的爱情》。伴着歌声,想想写写,有一种久违的惬意,恰到好处。

嗯,会有机会的罢,好想见到你啊。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51023上午于金中园

 

附:梅子的回信

开开:

你好吗,我很好。

收到你的邮件很惊喜。

好久好久没有人给我写邮件了,以至于第一眼我甚至以为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诈骗邮件呢哈哈。

但展开竟然是你洋洋洒洒的长信,你无法想象我的喜悦。

那天也正好是我发表一个回顾自己来日一年半的回顾报告的日子,前一天晚上花了将近四小时写的报告,受到了上司的肯定。开心得回到座位喝了口水又跑去更衣室拿手机玩就看到了你的邮件。我靠在柜子旁花时间一个字一个字读完。

你说这是隔了四年的信,我才惊觉我们已经有这么久没有联系过了。因为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开开是个好长时间没有联系的朋友,我一直有看到豆瓣上你持续跟学生通信,QQ空间也有发照片吧。有种说法,有些人即便几年不联系,一旦重逢,中间隔的几年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有再见已经完全物是人非的朋友,我才更感动和开开之间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啊。

哈哈肉麻了!

毕业后我进了一家软件公司(面试的时候还碰到了陆英老师的高中同学,世界太小了)。公司就在上海,但每年送十几个人来日本工作加研修。我一直想来日本,所以虽然受到过父母的阻拦,还是放弃了银行的offer来了这里。这个培训计划为期三年,后面应该还是会回上海发展。到时候我一定回学校去看你还有陆老师他们。

其实今年五月回国一次,跟大悲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回了学校的。但正好是个周末,在小卖部买了冷饮和零食,去操场兜了一圈就走了,一个熟人也没碰上。学校一点儿也没变。

下次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真的要等到结束这里的工作了吧。不过也是一眨眼的事情。我攒了好多旅途趣事,期待跟开开再会时与你细说从头。

你写信的时候总要加一句祝平安喜乐,以前我不以为意,年龄渐长才体会到其中深意。

也祝平安喜乐。

 

PS:完治的学校离大洲镇又有点距离,而且那根柱子据说也被保护起来不能参观,我们行程有点紧张,所以最后没去那个小学呢。

 
我们的完治和莉香——写给俞梅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完治和莉香——写给俞梅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