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你好吗——写给小忧  

2015-03-23 15:49:1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好吗——写给小忧

小忧:

我不知该以怎样的言语写下这第一句候问,亲昵的,或是寒暄的话。想来,也不必费心思量,其实只要简单的一句“你好吗”,或许时光就能折叠成近在眼前的昨日记忆了罢。若不是这个午后看到了你的邮件,看到了邮件里熟悉的可能只有一个人才会写下的话语,我不知自己会在岁月几何,才能把安放于内心的那个你,交还给某一个当下的你。嗯,这一切就在刚才,到来了。

小忧,你知道么,我最近一直有着走近旧日回忆的好运。先是与六年未见而现于荷兰工作的一个学生朋友见了面,分享着这六年彼此的心情;后又与五年未见的,从复旦法语专业毕业而想回校工作的学生朋友长谈多时——我没教过她们,她们都不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学生,却还一直想着我,愿意回来找我说说话,真好。即使她们不来见我,平日有着各自的生活,我也总是牵念着每一个人的。我可能不会在时光走远之前说出自己的心绪,也无法用尽所有美好的言语来描述此中感觉,但就是有这样的存在,隐没又清晰。

所以,是的,当我念读起多年之后的今日,你写给我的话语时,那些细微末节的情感,便如我们曾在网路上的对话一般,交织成触之可及的画面,间杂着微热的心跳,在这个午后,给了我。在此之前,我正在准备自己文学拓展课的新一讲的内容,是关于叶芝的,嗯,你可也欢喜呢?我看着他把各种主义风格的元素都注入了诗行里,却又沉淀下最纯粹的自己的心意。一个中午我都在读他的诗歌,仿若是对中文系里匆匆掠过一眼的偿还。不知怎地,最后徘徊在自己心里的便,却是一种人和事的表情、动作都往日不复的失落。而你的邮件,还有“小忧”这个熟稔的名字,仿佛一列不可思议的从旧日开来的列车,召唤我,它开向现在了,也会开往未来。嗯,那一刻,碎落在心底的诗行又都化作了万语千言。想念你,想写信给你。于是加了你的微信,又问了你的电子邮箱。因为,我就要写信给你了,就现在。

其实,一直有个秘密,此刻才想告诉你。因为它的确属于过去,而非现在。嗯,彼时在网路上认识你,与你说话的那个人,是一个一直长眠于爱情幻梦里的人,而他的梦完全地送给了一个远走的女孩,他只是固执地不想独自醒来。当他无意间看到你在的城市,与你的文字,是多么像她时,他的伤心,更加难以言明。原本以为你会觉得,他只是个虚拟世界里的过客,就如一刹那的花火,可你与他分享了点滴心情,与给他的一些话语。这些交流,使他慢慢看清了两个女子之间的不同,也渐渐调整好自己,回到了应有的生活中。嗯,后来他得知你有了心爱的人,也知道了你有了可爱的孩子,就祝福着,也慢慢开始在现实世界里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嗯,多年之后,他就成了现在的,正与你分享这个秘密的我了。嘿嘿,这样的情节,是否也是许多写到年少轻狂的爱情小说里,经常出现的经典桥段呢?我想,自己回望这条小径时,没有羞涩与苦涩,有的是淡淡的温暖,她也好,你也好。这种感觉,正如信至此处,目光所及的窗外而来的阳光。

嗯,现在的我,已过了而立之年。至于有否如你所言“这么长的时光,你一定成长为温柔的中年男子”,我还真不好说。想来,最有发言权的是我的妻子罢。嗯,这几年我肝损伤得厉害,现在仍靠药物与运动在恢复中。因为忌惮药物影响,所以活泼可爱的小开开估计要明年才能与你见面咯。而我的病可不是酒精或者饮食作恶,却是过于疲劳了。不能说全是教学压力的问题,我想,更重要是,自己把教学以外的精力也多半给了学生罢。虽然没做班主任,可真的在乎所有学生的状态与心情;他们也都欢喜我,愿意把自己的心事相诉。所以,我常常见到他们的一大堆烦恼与困境,而我则尽己所能去帮助他们走出阴霾。犹记得学《外国文学史》的古希腊神话时,自己就有了某种英雄情结,而今也想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他们不顺意的人生轨道,哪怕所有的努力只换来分毫的改变。唔,工作这八年,我的生活常是夜里备课到很晚的辰光,而凌晨两三点起来写信给求助的学生——因为有些问题当面无法讲清,而他们又亟待得到指引,所以就有了写信交流的习惯。也就从那时起,我的肝脏出了问题。回想起医生看着我最初的检查结果的表情,就好像我准备告别这个娑婆世界了一样。此后,我就开始了马拉松式的治疗。可我除了起床写信时间推迟到凌晨四点以后,其他几乎没有别的改变的可能;只因看着一个个学生都能因为我的一点鼓励而重新振作,便有了于这个世间是真实活过的满足……糟糕,本想把这几年快乐的我交托给你,却发觉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狂妄的病人,嘿嘿。

唔,其实在这些年里,我依旧没有停止过写作,用给学生写信的间歇写作,小说和诗歌都写,算作自己的休息了。喂,小忧还记得曾经看过的我的文字吗?我想说,自己回看时,感觉现在与之很不相同了,可能受村上的影响大了点。倒不是说如今写得有多好,而是觉得自己从一个情绪上的宣泄者变成了一个专心写字的人了。不过,如果你再读起我的文字时,希望仍有那一点你熟悉的感觉,依然是我的。嗯,除了自觉于写作之外,我还在年级里开设了文学课,总觉得以自己的阅读与写作的体会来给学生们绍介作家作品,是一件开心的事。今年吸引了年级近六分之一的学生来听课,无法从其他班级借来椅子的同学,只能坐在教室后的储物柜上了。嗯,这学期已讲过了雷蒙德卡佛和博尔赫斯,下面还要讲叶芝、卡尔维诺、三毛和木心等等。我想,如果小忧也能来听就好了,那样,我就真的可以见到你了罢。

不知不觉,就自顾自地说了这许多。或许,比我们以往言语总和还多的罢。可是,这些都是我一下子想告诉小忧的啊。嗯,即使时光并不能一厢情愿地为你我而折叠,愿以字里行间的这样的我,跨越万水千山,来见心中牵念的美好的你罢。

 

祝平安喜乐

开开

2015323下午于金中园

 

附:小忧来信

这么长的时光,你一定成长为温柔的中年男子

 

开开:

你好

但愿你还记得我是谁

这么长的时光没有联系

但我仍然会想起你

和以前稚嫩的岁月

 

我们好像没有那么多交集,但是又好像当年说过很多话

在网络不如今时今日发达的昨天

我们也比赛和赞美过写文字

那么

现在的你

有爱的人和小宝贝了吗

还在做着教师这个职业吗

还好吗

 

我很好

有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业余时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做老师了

 

祝好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