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飞行员与小王子——致张程同学  

2015-12-08 13:36:14|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行员与小王子——致张程同学

张程:

你好啊。嗯,自从上周四中午你在楼梯转角处叫住我,把新写的诗递给我之后,就很想为之而写信给你。还记得近两个月前,你也写过一首诗,给我看了。彼时很欢喜,所以写了封信来把我内心觉知的好处都告诉你,并希望你继续好好写下去——现在写下这一句时,我已如愿一次了罢。嗯,我知道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的话,你或许还会选择写小说。而我也相信,你本就是个会写小说的姑娘,很难得。但当下毕竟不是任罗曼蒂克思绪飞扬的时候了,因为高三的课业压力委实占据着每个学子的内心,而小说写作需要的是一片自由的时空。不过,让我赞叹的是,你还能坚持在这个艰难的时刻为自己写诗,真不易的。唔,不知你还记得么,在分班后与你们相逢了,我曾几次说起,即便大家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我手写我心”,但写点诗歌至少还是可以的——以这种抒情遣怀的方式,为千篇一律且疲累的日子,添上一抹轻松的色彩,是不错的选择。可事实上,后来这样做的人儿屈指可数,我也明白大家的难处,未必无情可抒,不过缺少了一点可以专心写下的勇气与时间罢。嗯,印象中唯你是最清晰的,而这次又收到了你的诗,且比上次又有了进步,真好。

可想给你写信的心愿在前几日都未能实现,有许多事要做,而自己的状态也并非真的好。你写着诗的那张纸就一直静默地住在我上衣的口袋里,虽然忙碌,却会时时记起。直到今天,终于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所以再次念读起这首诗,也想写一点话语给你。嘿嘿,在此之前,先请你猜一猜今天是甚么日子呢……嗯,说起来好像很平凡,2015128嘛,而且今天都没有过完,如何猜得到?唔,的确如此,不过——去年今日呢?可能于你而言业已想不到那日有甚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我依旧记得,学农归来后,那日你和丹瑶姑娘送给我一包来自学农基地的“芬芳”泥土。彼时你们好像说挖来山芋给我似乎太平凡,所以以土代之。我一直记得这份心意,虽然很特别,但也是一种纪念。嗯,一年就这么很快过去了,那包独一无二的土还摆在我的办公桌上呢,打算以后种些花草时,再将它一同培土。我想,其实生活中像这样的点点滴滴,即便不写下来,也都是留在心底的美好的诗了。而写下来的那些,则要更好地珍惜罢。

嗯,这次你诗作的主题是有关《小王子》的,在诗后的附言中你写道“以前觉得这只是一篇童话,后来发现,其实那是作者写给他去世的好友的。”这说明你对这部作品本身的理解在不断深入,不止乎大众的以阅读童话为核心的审美视角,而是于故事中寻到现实的一点情感映射,使自己与作品自身的情感距离拉近,得到更真实的共鸣,真好。即便未读你的诗,而仅是看到你理解的进步,便能想见诗歌本身的情感表达大抵也是有滋味的罢。我以为,若一首诗歌能传达真诚而动人的情感,那末,如语言等诸多方面因素的处理得当就可谓锦上添花了。犹记得彼时给我诗的那一刻,你还告诉我,疑心自己的诗歌或许也如同那种“零度抒情”的俗白的诗一样。我当时的反应是不信,因为看过你此前的诗歌,除非你“刻意”为之,否则风格不会有如此剧烈的变化。当然,这种担心说明你大略也不欢喜那种很难称之为诗的文字罢,我觉得这样的审美观是正确的。个人认为,当代诗歌或许已经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了,除了一部分真正的诗人还在坚守阵地之外,多是所谓的“锐意进取”的草莽英雄,把各种各样自觉高明的尝试,比如演绎俗白可以达到的极限,或是把低俗肮脏的内容称为揭开“生活的真面目”之流,标榜为一种成熟到值得众人品味与学习研究的高度,举起了“后现代主义诗歌”的旗帜——虽说存在即有其合理之处,总让人能看到一点价值所在——或许真有一些欢喜这种诗歌的广识者,于我这样的狭见者而言,好处便是再一次坚定了自己对诗歌创作和阅读的最基本的审美理念,那就是呈现与感知诗歌的“本原之美”。那末,甚么是“本源之美”?就是诗作(当然还有其他文学样式)能够承载诗人全副的深情厚谊,而这一点同时能为广大读者感知与共鸣。当然,没有一个诗人会认为自己寓于诗行中的情感不丰沛与真诚,所以,一首诗的好坏主要还是依据读者群的综合判别才能给出相对公正的评价。简言之,就是读完了一首诗后,你若感受到了一种萦绕心头的美,那末,它即呈现了诗歌的本原之美,反之,则不能说是好的了。当然,这不是说一定要写美好的事物,或者写得唯美才行,因为还有那些看似“不美”却同样牵动我们心怀的作品存在,如反映社会现实的诗作,像我们学过的臧克家的《当炉女》,在诗中塑造了一个社会底层经历生活苦难却顽强不屈的妇女形象,我们在读完后会为之难过,也为她的坚忍精神所打动——这些情感,也是美的啊。是的,你无须怀疑自己的审美是否有误,因为相信绝大多数热爱诗歌的人儿在读罢一首诗后大抵会拥有相同感受——那是从阅读《诗经》为始,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如海子、顾城、洛一禾、戈麦等诗人的作品而积淀形成的诗歌审美观。那些能一代代流传下去的诗歌经典,定然是真心打动人们的罢,否则,至多一时兴起,而终如梦幻泡影了罢。

唔,与亲爱的张程姑娘说这了这许多诗歌审美的内容,一方面是想解开你心中的疑惑,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在此基础上,你能观照自己诗歌创作的情感,使得每一首诗都载着你内心的“本原之美”,而顺利抵达读者的内心世界。自然,这首《小王子》做到了——我读到了无论是原著,还是诗人,抑或诗歌本身的一种孤单落寞与内心的思念情深,这即是美的。整首诗以“知道”与“不知道”作为承载内心所念的种种细节的结构框架,仿佛是一个人默默地徘徊低语,在自己的世界里回想与期待,美好与难过糅合一处。这种复杂且真实的情感,虽说借《小王子》的故事而来,可现实中,想来许多人也都有的罢。嗯,至于其他的好处,在此就不一而足了。当然,我个人以为这首诗还有一处值得你再思量一二。嗯,全诗共有两部分构成,在形式上看它们有相似之处,不过我知你于构思时,也想到了在内容与情感上定要呈现变化或是升华的罢。就我看来,两部分的表情达意在各自的末了是显现分明了,而其他部分,尤其是两部分的开头虽然选取的地点和景物有别,不过委实有趋同的感觉,不免有些单调——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来过,这粉粉樱花树下……这浅浅的一片海滩”这段,能否在第一段的基础上有所“提升”(甚至从形式上尝试打破之前的格局也未尝不可,使之“灵活”起来),让读者在刚读到第二部分时,能够获得一种递进或者说深化的审美知觉,这样读罢所感受到的整体效果应该会比现有的再好一点的罢。唔,不知以上的观点我是否表达清楚了,也很愿意听听你的想法啊。

嗯,很感谢你,自从相识以来,一直能让我读到你用心写下的作品。这种美好的感觉,有如那个美好的故事里,我是飞行员,而你是小王子。我也期待着,你能在人生旅途中,以文字舒展生命,为自己写下许多美好而真诚的心意,无论诗歌、小说还是散文,都是好的。嗯,且念我而与我一同分享罢。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5128午后于金中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