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的自白——写给我心爱的走在写作路上的姑娘们  

2014-11-29 15:12:41|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自白——写给我心爱的走在写作路上的姑娘们

 

羽裳、冰倩、玥赟、凡凡、怡婷、昕媛:

你们好。与你们开始写这封信的时候,正是第二轮创意写作比赛开始的时刻,嗯,下午两点。下午两点,其实和其他的时刻没有特别的分明之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相对喜爱的时辰,较之于下午两点,于我而言,可能更欢喜凌晨时分,因为那是我一个人静静写作与思考的好辰光。可是,我依旧放不下写信的这一刻,嗯,始终牵念着此刻的你们,是否正把平日无暇邀请的灵感都召集起来,化作一行行字句,化作一个自己颇为欢喜的故事呢。也许会,也许不会罢。

这封本该昨日有空就写给你们的信,我一直拖到现在,因为,现在正是下午两点。我任何的话语都不会影响你们作出属于自己的正确决定了。你们不必为了我而去写一个个内心不再欢喜的故事,而我也不用如昨日与你们相谈时那样的难过了。

回忆起昨日约你们交谈的事,可能是出于一个同样热爱文学与写作的人儿在我心底的急切呼唤罢。在上午进班上课之前,我听见你们中的大多数业已相约不去参加这个写作比赛了,因为就在前一晚得知了一个意外的坏消息——你们没有顺利晋级。因此,对于复活赛甚么的根本没有兴趣。我能够理解你们的心情,也理解你们所要面对的现实困境。若换作是我,对于自信于第一轮发挥不错而终没有得到认可的事实,当然会难过。你们不错的写作实力,并不是自觉而已,至少在我遇到的会写作的学生中,在我读过的青春年纪的作品中,你们和你们的文字都是数一数二的,当年的我望尘莫及。所以,这次没通过第一轮也让我讶异不已,甚至也疑心那个评你们作品的专家的眼光来——是理解不了,抑或眼界太高?理解不了,就决不能怪你们,不过,也不能怪他,因为每个人的阅读审美能力与视角本就不同,也无法说如何才是高明的,如何才能趋于这种高明;如果眼界太高,也不是甚么坏事,他能一眼洞穿你作品中的那些拙劣幼稚,用不许晋级的形式以期你好好自省,更一步地努力精进。当然,你们临场写成的文字肯定是有不足的,业已给我看过的冰倩的小说,我也指出了一点客观存在的不足。其实,我们参加这个写作比赛的初衷,一方面是印证目前自己的写作能力,另一方面就是以文会友,通过一次次的比赛发现创作中存在的不足。从当下来看,前者重要;从长远观之,后者关键。我愿这些你们都能拥有,不过,看来这次不如人意的冲击,给你们内心带来的不平,是减损了一点希望的。

仅是如此,我想你们应能坚持下来。因为都是写过好文章的好姑娘,比如,羽裳和凡凡在上一届的比赛中连闯六关,成为“上海文学新秀”24强之一,眼前这些小风细浪算不得甚么。不过,你们的现实困境可着实让人烦愁——做不完的作业,补不完的课,加之对于不到两个月之后的加一分班的思虑,这些一同砌起了一道随时都可能倒塌而向你们压来的死灰又冰冷的墙。我当然知道这是甚么滋味,因为自己在高中阶段就是一个准差生,所有的忧虑都在自己的课业上,其他的欢喜一并被没收了。在这一点上,我的确难过了许久,因为要帮助你们脱离这种难过,我真的办不到。而办不到的结果,便是无法自信地鼓励你们再次叩响文学内心的那扇大门了。是的,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面对着怀着文心的你们,我只有愧怍了。

但是,我仍旧约你们谈了。虽然我知道,我内心里仅存的一点可怜的浪漫主义,是敌不过你们面对的现实深渊。但我不相信这真的是多此一举,我仍想作最后的挣扎,不仅是为了你们,也为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的自己。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是我遇到的最会写作的好姑娘,当下,愿意亲近写作而能够写好的青春魂灵,委实不多的。我自己在念书时,少有机会参加此类比赛,而参加过这些比赛没有一次不是名落孙山的。我所渴望的,终究没有成为现实,只落得现在无趣时写点文字聊以慰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遇见了你们,真的像是遇见了那个能够通向成功的自己,仅此,便让我心跳不已。其实,每一个写作的魂灵,都会有一条内心自觉的通途,何需要我的一点寄托呢!但是啊,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坚持,路远、时短、参赛要求的改变,确实都是问题,但我想着,若比及一篇即将诞生的你的作品,这些都无法阻挡它在你心头的甜美。它是你在这个周六下午的纪念,是无可取代的,应该珍视。即使你们没有感到如我描述的这般美好,我也会珍视你们写下的一字一句。这一点,唯心可鉴。

嗯,是的,我把该做的做了,挣扎到最后,也会沉默的罢。我怕自己难过,也怕你们不好受,所以昨日后来就不说下去了。我对于人生有些迷惘了,也不知真心二字到底有多少力量能够释放出来,至少,你们于此刻作出了怎样的选择,我真不敢说出一种绝对。回想昨日下午,办公室里寂静无人的时刻,我提起了笔,一口气写了一个短篇小说《难过》。故事里的难过并非是我现实中的难过,但我彼时真的怀着这样的心绪在写作,写完之后,也没有甚么欣喜的情绪。虽然也想直白证明,我和我的文字就陪在你们身边,一直到最后;可我仍是怕,怕这点还不值得你们作出今日的决定。

犹记得一年前,大抵也是现在的日子,我曾经给班上参加这个写作比赛的十六位同学写过一封信,还有一个题目,名为《追寻你们写作的未来梦》。其实,这是我对所有正品味着花样年华而怀有文心的人儿的共同期许。虽然我没有力量使你们在这条布满荆棘坎坷的路上走得顺畅而快乐,但我依旧为你们祝福,也想告诉你们:羽裳、冰倩、玥赟、凡凡、怡婷、昕媛,嗯,你们都是我心爱的走在写作路上的好姑娘。永远。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文心常存

 

                                                                                                                    爱你们的开开

20141129日下午于怡文轩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