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于生命中寻一柄坚忍之剑——致奚悦晓同学  

2011-11-05 08:50:4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生命中寻一柄坚忍之剑——致奚悦晓同学

 

悦晓:

你好。这一周终于驾着疲惫与烦躁骋向了身后那片时光的荒野,使我现在得以在清醒中回顾一些曲折的过往,也想与你分享一下,权当作一次安静的诉说罢。其实,本周有两件事是我一直放不下的(自问怎么总有事放不下?我也寻不出什么答案来,只知此生不可能跟着陶渊明吟诵一首《归去来兮辞》了罢)。比如,这次我那研究实践历时四年之多,行文两万两千余言的区级课题,被一位自称“不是专家”的女侠用略显奇怪的逻辑与脸上轻描淡写的微笑于心脏处给莫名刺了一剑(我确实孤陋寡闻,不知她的名姓,最起码在两年半前参加区首届教科研骨干班中无缘得到她点化的福祉),当时的我在刹那间竟觉得这四年多来自己的人生像是写错的剧本,那些原本倾尽心力的点点滴滴换来的是“满纸荒唐言”,岂不可笑!而后,区教德科研室主任陈老师和语文特级教师李老师却都对我的课题进行了与她大相径庭的评价,使我神智终没有涣散而尽。他们也悉心指出了研究报告中存在的一些细节问题(这些问题的确是存在的,不过只要略作修改便可),但终是合正义之力将先前被那女侠莫名刺进去的那柄剑拔了出来,给扔得远远的了(那位女侠后来不知何故先行退去,后不知所踪云云)。一来二去,这个不带罗曼蒂克情节的武侠故事就此结束了,谈不上西方式的悲剧美还是东方式的大团圆的结局,反正就这么清清淡淡地落幕了。只剩下我孤独地望着破碎处涌出的痛苦慢慢消寂在精神的黑夜里……

另一件事,便是我眼中的你的疲倦和不安。把你的情绪说成一件事,可能有不当之处,但它是隐伏在你的生活中的,那便化作不止一件的事了罢。自打周三下午模拟区期中统考结束后,就发觉作为语文课代表的你脸上无有任何轻松释然的表情,想是可能前些天课业较繁重而积累的疲惫罢。当天傍晚,又接连收到你的几条短信,推翻了我之前的猜测——原来你是真的没有做好这张试卷。而在短信字里行间有一种莫名的焦躁浮动着,说的是一些不开心的话。当时寄希望于安慰你几句便好,然则你越发激动起来,我当时也只能作罢,因为能力不及心意。而后两天的课上你大抵还是昏昏沉沉的,甚至伏倒在课桌上,可能是身体欠佳罢。我心里是有些难过的,不是因为作为老师的我看到一个不错的学生竟没有认真听讲而自觉脸上无光,而是觉得你当时的情形与我那日遭遇之后的情状是这般相似,这便使我开始猜度起来了——怕是你也被刺了一剑罢。莫非你也是孤独地望着破碎处涌出的痛苦慢慢消寂在精神的黑夜里?

我无法知道那个刺你的凶手是谁(昨日中午的短暂交流中将此归罪于这张试卷中的费解之处大抵只是表象罢,一定还有其内核未曾触及),实则也无空知晓。因为我现在必须要做的是,带着你去寻剑,刻不容缓!这不是暂时逃离眼前种种不顺意的托辞,也不是诸多武侠小说中常有桥段的空想,而真正是两个赤手空拳的英雄去寻剑!即使路过见着那日自己被刺的那柄凶器,我也不会欣喜地将它拾起,因为上面沾满了我的苦痛,若今后与它为伴,这段消沉便永远无法忘记,更怕嗔恚心起。至于那柄刺你的凶器,亦是如此,就让它卑微到尘埃里去罢!我们要寻的是一柄坚忍之剑——当面对生命中的坎坷磨难之时,支撑我们不会倒下,甚至绝地反击的制胜利器!这使我想到了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谈到的“志、力、物”三者关系的问题,虽然都是取得成功的必要因素,但在其中“志”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我个人觉得这里的“志”不单单指的是志向,同时也是一种坚忍的意志。志向即是目标,光有目标而不行动便只是纸上谈兵,若前行受挫继而放弃志向也只能成为笑谈。唯有紧握坚忍,即使只是勉勉强强撑到最后,即使无法品尝取得成功的欣喜若狂,但至少是问心无愧的,也可以就此释然了;况且在“不以成败论英雄”的智者眼里,这种坚持到底比及那顺风顺水的得意要难得许多。可能我们目前就少了一点坚持的精神罢,以至于内心被各种细碎的人事戳开了一个小口之后就感到痛彻心扉,而后臆想着自己遍体鳞伤的模样。这也并非只是你我的弱小,世人多半如此罢。知识文化之类皆可日日习得,而心性坚忍却是要通过漫长的人生修行才能增加自己的品位。越是历经磨难之人,修行的进程才愈加得快。你我恰好都邂逅了一段曲折(可能在生命旅途的前些年早已遭遇不少了),那就不妨急急行路,在那无有旁人强加价值标准的精神净土上寻到给自己勇气的那柄坚忍之剑罢。不要等,就现在,一起快快启程!

信致此处,自觉先前调侃的词句已然被严肃的道理取代,我疑心自己似又回到了过去(当然这只是灵光乍现,实则还是极不高明的)。不过,你大可不必疑心我是个说教者,因为现实是我们都在路上,而且并肩同行。

回想在这次提笔之前,我细细翻看着以前写与你的那些文字。若加上今年34两个月写给朗诵团成员,以及5月写给去复旦附中的文学社成员的那些信,业已满了六封,这怕是我与学生朋友的对话中最多的了罢。

 

现在,这第七封信,也在这里了。

 

不久之后,你会去文科班继续学业了罢。那末,就把这些文字当作临别前的一点纪念罢。

 

 

祝平安喜乐

 

    你的朋友、老师:开开

2011115上午于家中

 

奚悦晓同学于6日晚的回信:

    又是一个早晨,又是一封长长的信静静地躺在邮箱里,这样的情景在这一年多的辰光里已反复多次出现。说实话,看到这封信的第一感觉是愧疚,是不安。我知道,又是由于我的问题,让老师你耗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去费着心思安慰、开导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你所教的学生中问题最多,最让人头疼的一个了。

很奇怪自认为在同学、老师面前掩饰得很好的我,为什么每次的异常总能被你看穿(就连我以身体不适来搪塞的借口也没有使你完全信服)。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人尴尬却也能让人解脱。不知为何最近自己总会莫名难过,但这样的心情总是不便言明的。不能与父母说,因为怕他们会担心;不能与同学说,因为怕被人说成是敏感忧郁甚至是矫情造作。所以习惯在人前做出一副很欢乐的样子,以求得别人心安,自己也心安。但看着周围的同学每天都无忧无虑,抑或烦恼着这个年纪应有的烦恼,有时候真的很羡慕。然后便会觉得自己始终与这个大环境格格不入,于是更加焦虑烦躁。

所以,摆脱这种心性便是我此刻的首要任务了吧。这“寻剑”的过程是否仍是漫漫无期,我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我不会再就此倒下。

说到这周情绪上的波动,也正如你所说,是从周三下午的那场考试之后开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没有做完试卷。但若真的要究其“内核”,还是源于初三时的那一段经历。详细的内容也就不多作赘述了,只能说,同样的,我也总是在考试的时候做不完试卷,因为老师所给的时间只有正常考试的一半多,因此那时的成绩与老师看我的眼神,对我的态度也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恨过自己也怨过老师,在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走过初三这一年后,我对自己说,我不会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只是这次的考试让我不自觉地又想到了那时的情景,于是情绪有些失控。我自知不应被旁人所强加的价值影响自己,也知道老师你不会多说什么,只是我自己心里的坎过不去罢了。或许只是我自己太别扭,又或许只是我自寻烦恼,但我想这样的性格我不想也不会去改变,所要做的只是必须学会掌控自己的情绪,并将其化作继续努力的动力。

至于后两天的课堂上,或许是有受一点情绪上的影响,但最主要的真的是身体不太舒服,在这里也只能说声抱歉了。下周便是期中考试了,对于这次考试,我真的不能保证以我这样的状态能考得多好,只是,我会尽力。

同样的,写下这封信之前,我也将你之前写于我的七封信重新翻阅了一遍,不觉感慨,老师你能够忍受我这样一个状况百出的学生并且一次次地包容、安慰、开导我是有多不容易。我也说过,我怕自己不值得你这样耗费时间一次次地关照我,但既然已经如此,我会继续努力下去,即使还远不能达到你所说的那般境界,至少也能让自己的品性有所提升。另外,还有一点发现,便是七封信下面的署名总会有不同的变化,不知这是否也意味着什么,又或许是我多心了。

断断续续地写下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似乎也将心中的烦恼一吐为尽了。只是又让老师你忍受了一次我毫无章法逻辑的不成熟的想法,实在不好意思。关于期末的分班,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因为日子还是一天天照旧过,没有什么变化。不知待到分班那时,我是否还有武侠小说中大侠们离别时抱拳相告“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江湖高远,兄弟们回头再见”的那份豪气。怕是应该不会了。

都说时间总不待人,还未来得及等我们伸手留住时光,他便早已把我们远远地甩在身后。信写至此,已是深夜,一天又要过去了,这不平静的一周也终将过去。若能调整得好,下周迎接我的又将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当然,老师你也一直还是我所认为的那个特别的、与众不同的老师。那就一起加油吧!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