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2018-06-11 08:46:57|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亲爱的以轩:

你好啊。我们已经许久未见面了罢。可能是一两周,也可能是一两个月,抑或更长的时间。总之,这种漫长之感留在我心中的部分,如一首长诗偶然想到了第一句,此后便无有了下文。不知以轩会怎样来描述这段时光,平凡地,或者诗意地说一些有关于此的话语,让我可以听到,想到,甚至看到——因为,也不知何时,我再会遇见你了。

回想这匆匆而过的你的高一,有一部分是留给了文学社的时光。我记得许多次许多次,你总是提前就到我们相会之处了,不是第一个就是第二个,于稍晚一些到来而自以为提前赶来的我而言,不免心生愧怍。我想,有如此动力,一定是那颗跳动的文心几乎要冲你而出了罢。说起这种感觉,像我在你这般青春年纪时,是绝无体会的,毕竟在文学社里也只是自顾自地写一点东西,而后投稿与印刷,似乎一切只是“我”在参与,而非“心”有所感。唯有自己到了中文系,遇到了欢喜的课,又恰好逢着讲课挺有意思的老师,我才渐渐觉得文学是有趣而深邃的,有了想要继续求索的心念。而如今,我在母校,接管文学社也将结束第十一个年头了。从之前毫无头绪,不知面对着一群欢喜文学的青春生命该说些甚么,做些甚么,到后来渐渐发觉以文学授课的形式,将自己的阅读所得分享给大家,是挺有意义的。于是,便有了三四十分钟里,所有心属文学之人的一次时空聚会了——现在愈来愈欢喜这种小范围的交流,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木心先生讲文学课那样——当然,我所指的仅仅是这样一种谈论文学的形式,颇感抱歉的是,由于自己“经师不到,学艺不高”,所以许多所讲内容不是自己一知半解地胡说,就是全凭罗曼蒂克去遐想了。好在你们长久包容了这样一个“半吊子”的我,每到会约时间还愿意来听我扯扯。我想,说到底,不是我如何地好,而应该是你们对文学的一颗诚心了。

我知道以轩很热爱文学,虽说参加文学社的同学皆如此,可我还是能分明属于你的一点不同的东西。我始终记得,在文学社正式讲课前,你不会茫茫然地坐在那里闲等,而是认真地看着书,或者电子书。记得有次好奇地问你看的是哪本,你的答案在我脑海里直接转为“好书”二字了。我觉得,要谈文学,便先得好好阅读,如果不读,一切无从谈起。说起来,我总算老老实实在中文系里呆了四年,多少“被动”地看过了一些书,如今便可以觍着脸跟你们聊聊了——这样说来,如是以轩能一如既往地好好阅读,读而有思,思而能悟,悟而可行,行必有所得。在这一点上,你给了我如此的确信,今后,也定会远超于我。

我还记得,自己有幸读过以轩参加上海作协举办的创意小说赛的作品。以我的眼光来看,你丰沛的想象力与自如的文笔,业已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要知道我自己写了十多年,才有了如今可以与你的文字稍加评论而不显惶恐的底气。这绝非夸张,虽然作品亦有微瑕,可我的确觉得你总体写得不错,那些构思与叙事,是比安于写作现状的我殊胜许多了。只是不得不承认,放眼市级层面,真是“人外有人”,所以你没能在去年的那个赛场上继续比下去。能够与高手较量,即便失利,我以为也不必遗憾,至少提醒我们能以更谦虚而细谨的心态,认真对待今后写下的所有的文字。我还觉得,比赛事小,写作事大,我们写作的初衷,不可能全副摆在“获得读者欢喜”这一项里,是罢?写作是自觉的事,为自己而用心写作,是与我们探索感悟现实人生并行的一条路,也是怀有文心者,与自己的约定,人生的使命。我想,你也会在这种自觉写作中,不断自我完善,写出更好的作品来。嗯,文学社虽不是“写作者生产基地”,但所有志同道合之士都愿意为每一个写作者加油鼓劲,为每一篇作品的诞生赞叹肯定。这种温和又坚定的力量,为你,为我,一直都在。

嗯,当我还在回想参加五四演讲和现场书法展示的你时,当我在柘湖书院里又一次顾盼着你熟悉的身影出现时,瑾昱说,你大概暂时不来了,最近忙于课业。我知道,我应该相信现实真实,而非心里的一厢情愿。是的,虽然你不来文学社,这幅完整的拼图真就像缺了一块,那一块直化作了我这封信里与你的点点回忆,不过,我以为抓紧课业,也委实是应该做好的事情。毕竟青春与学习密不可分,就好像注定要在最好的年纪“谈一场恋爱”一样;而文学不会如此我执,因为他知道与你的缘分,不止于最热烈最浪漫的时光,而是会一道看“人世风景”,看“细水长流”。之所以这样讲,是出于我一份内心的笃定——如你这般年纪的我,曾同样为课业所困,各种压力加身,内心苦闷不已。彼时的我以为就此身心皆入桎梏,是要以诀别的姿态来面对还未见到一眉一目的文学了,可没想到挣扎了三年之后,竟然还是踏进了心仪的中文系,四年之后,又走上了渴望的三尺讲台。总之,兜兜转转,文学始终在心里护佑着我,指引我一步步走着看似幸运,实则注定的与文学相伴的人生轨迹。嗯,很想和以轩分享林斤澜先生在《春声和春深》一文中的一句话——“你说你没有思乡,那是故乡思念你了”——我觉得,这也可以说成,你说你没有爱着文学,那是文学爱着你了。是的,我想以轩就是这个“你”,即便一时半刻无法陪伴在文学身边,不过只要那颗文心犹在,那末在忙完眼前的课业与其他重要之事后,依旧可以回归到那个特别的时空,与文学,与我,与所有心意契合之人,来一次美好的会约。

我,我们,都等着你。

 

祝平安喜乐  文心长存

开开

2018611上午于金中园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以轩姑娘的来信

展信开颜。

开开你好。久经思量,又恰逢一个作业完成的晚上,我终于可以写一封给开开的回信啦。

昨天下午,我们上完了高中生活的最后一节音乐课。走回教室的路上,大家最后一次和音乐老师告别,说着玩笑话。也有人静静地一个人走在廊道上,可能是在心中郑重地与高一开始作别了吧。这时我想起你写给我的信,心情在人群中悄悄地欢喜起来。

禁止社团的酷刑源于班主任突如其来的任性。虽然心中也明白,这种任性来源于他对我的肯定和期望,但是心中依然谴责了其南辕北辙的暴君行为。不满过后,罚还是要好好受的,因此有几回大好机会可以悄悄溜来听讲课,也由于我心中自持的正义感没有趁机遁到文学社来。

那么,我一本正经的牢骚话就此为止。

每天,每个被迫自锁于课业的周二,我都特别担心。担心文学社在需要我的时候我难以肩负应担的责任。每回都想问问瑾昱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每次得到的答案都让人心里空落落的。迫切想要考试,好让禁令赶紧消失。在周末的空闲,我也终于完全克服了手机的控制,读些作品好补偿周二的缺席,时间也完全属于文学了。

在周末的一些时间,写了两首诗,构思出一篇不成形的小短篇,改了两句被译者翻得惨不忍睹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如果没有给你回信的机会,我应该还在独行中。诗歌呢,抒发情绪比较隐晦,经过练习,较上一篇也有些许进步了,上次拿给开开的时候还一个人犹豫了好几天,希望下次可以完完整整自信满满地拿给开开看。

文学真是珍宝,真是好欢喜文学呀。

时间比我想象的跑得还要快。高一的时间在手中只余下尾巴。

感谢时间之轮的一差一错,让我在这里遇到了太阳风。从前的阅读有多孤单,现在太阳风就有多温暖。感谢你的来信,让我原本糟糕的心境也可以超快地明朗起来。也希望开开也能开开心心的,面对高三的忙碌心情可以不那么沉重。在文学方面我还太稚嫩,没法给开开推荐美丽的作品,所以呢,我给你推荐《和女儿的日常》这系列的漫画,在“陈缘风”的微博里头可以看到。是很轻松的日常,干净笔触里闪出的父女情还是很动人的。希望开开也可以轻松一点。

往后要开始高二啦,开开也要去教高三了。要是觉得辛苦,可以把责任分给我们一点,在你忙到不能来的日子也可以自发文学沙龙,千万不要太累到身体呀。

 

阖信开颜

612

杨以轩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我,我们,都等着你——写给杨以轩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