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写作究竟是要写甚么——写给李冰倩姑娘  

2018-05-13 05:12:5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究竟是要写甚么——写给李冰倩姑娘

亲爱的冰倩:

你好啊。昨日凌晨读到了你的来信。一看来信时间,是半夜,想来,你是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将自己所想全副写下来的罢。说起来,我也欢喜这种安静,不管随之而来,当面对自己内心时,会理性还是愈发感性,总之,都是真实的感受了。

至于这封信,在我看来,冰倩还是那个冰倩,在理性思考下激荡着矛盾与因之而起的苦闷。我在你这般年纪时,也这样。不过,不知从何时起,整个人的思维就大略松弛懒散了下来,想是不大愿意沉浸于精神求索的苦境,而直截承受这样烦恼的自我了。当然,每个人都有自我认知和自我选择,只要觉得有那末一点意义,无论想或不想,以至于做还是不做,都是好的。

大略是前日晚上,我把近日抽空所写的两个短篇《春意》和《奇谭》给“孤独雪清”看了,作为写作交流。此前他一直很认真地将自己的作品拿来,想听听我的建议。虽然他的故事都很棒——尤其在他这个年纪来看少有人比,不过,我对他说的大抵都是要如何修改才会更好,很少讲甚么好话,只希望他能写得更有滋味。几番下来,我也不好意思了,于是便也请他指点一下我写的故事。读罢,他欣然写了很多所思所想,而其中对于我写得不理想的表述,倒是很节制的,全然不似我这般毫无顾忌。此外,还提了不少阅读时的困惑,比如为何会写到某个情节,又如行文中前后存在的某种联系。我当然很感激他如此投入地思考,想要明白这些问题背后的答案;可是,真会叫他失望的,因为我对于绝大多数问题的统一回复显得有些“敷衍”——“兴之所至而已”。回看十年前自己的文字,不仅是我,估计他应该也能读得明白,因为处处细致实在;而今写小说,除了想好整个故事的主题和大致架构,剩下的真就是“兴之所至而已”,因为自己基本不写那种主题鲜明,情节紧凑,充满一种小说力量的文字了,而多写日常生活的某种难以言喻的不确定的心绪,于是许多地方都漫不经心起来,只是“想写就写”了——对于这种“想”是绝谈不上如何精心的,故而对于想要分明些甚么的读者而言,则只能感到那许多“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了。是的,某种意义上说,目前为止,我对于写作的认知已不再是朝着一种看得见的“尽力做好”的方向发展了,虽然这样的想法没甚么志气,同时的确也写不成好作品,不过在写作中的一份轻松愉悦,却委实是自己想要的,享受其中的,与小说里的人物同在的。虽然比不上斟酌再三而趋近完美的故事,可同样发诸真实的心意,有甚么不好呢?然而这样说来,我对“孤独雪清”的作品评价未免苛刻了,或许,是我对他的写作抱有很大期望罢。而对现在的冰倩,我不会这样了。

或许亲爱的冰倩念读到此处,会不解,甚至隐隐怨愤。是的,曾经的你和“孤独雪清”一样,在众多与我相逢的会写作的人儿中是很特别的一种——能运用不同的构思,不同的语言,将不同题材的故事写好。这种类型的小说写作者,稀少可贵。而多数人则是将一两种题材写到极致——哪怕放眼整个世界文学史,这一点也丝毫不爽。像你们这样写作,是奔着“精彩”而去的,是奔着“作品成功”而去的,字里行间也能读出写作者“势头和力道”之猛——除了读过你们文字而有此感受之外,十年前的我虽然也无法与你们相比,不过心里也是想尽力往这方面做好的。可我渐渐发觉,无论是“野心”还是“劲头”,都不能保持在一个长期稳定的状态之中,写着写着,就颇有几分“强弩之末”的感觉了;更痛苦的是,自己分明感受到了这一点,而尽力想在下一篇小说里“力挽狂澜”,却发现情况恰好相反,从构思到表述,处处受困,举步维艰——不知你的写作感受是否与彼时的我重合。虽然也不是说这条路就行不通了,要写总还能写出点名堂的,但这样辛苦的产物,反而容易在较真的读者面前露出不少破绽——要知道,他们也明白你们的心意啊。我想,即便自己读来,也不会有一种百分百的畅快。因此,我个人以为,如果不是朝着成为一名伟大,至少是优秀作家的方向而猛进,普通的职业作家抑或写作爱好者,大抵不太需要使自己受困于此。这并非是说不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了——如果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自然不成;然而能写得自在愉悦,将自己的情感全副交给笔下的故事,我以为即是写作的本心,也是我对“作品成功”的主要衡量标准了。

是的,冰倩,虽然有点“文不对题”,但是,以上这些即为我对于你来信中“写作究竟是要写什么”的回复了。

想说的是,我以为你当下心中的矛盾疑惑,是一个写作境界提升前的必然过程。我也并非要你以后跟着我那种“漫不经心”的写法走,毕竟你我写作风格迥异,且你文字的可塑性极强,是远超于我的。只希望你在写作中别太纠结,只要写出自己的内心,写得安适畅快,就是好的——话说回来,即便只是之前提到的那种“普通的职业作家”,只要所写的东西能与读者产生共鸣,带来了思索与感动,不也很成功么?即便如当下你我这样的写作爱好者,不也很好么?或许你经历了先前内心的苦闷挣扎,再提笔时,内心通透,游刃有余。至于未来,不必着急,水到而渠成。

嗯,想说的就是这些了。

对了,虽不知你与“孤独雪清”是怎样认识的,不过可以告诉你,他叫朱沈晟,是高一的学弟,文学社的成员之一。在小说写作上方面,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冰倩的影子。

说起来,与冰倩大抵近一年未见了罢。你说你要回学校来一次,我想应该不是很远的事了罢。等你回来啊。

嗯,泓泓姐姐和缘缘都很好,也愿冰倩一切都好。

 

祝平安喜乐  万事胜意

开开

2018513凌晨于怡文轩

写作究竟是要写甚么——写给李冰倩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冰倩姑娘的来信

开开:

见信如晤。

长久没有给你写信了,最近一切顺利吗?泓泓姐姐和缘缘怎么样?之前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缘缘长大了不少,希望她可以一直健康快乐。

其实最近一直想给你写封信的,苦于没有契机。今晚突然收到了独孤雪清师妹的文章,感到很惊讶。实际上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姑且称为雪清吧。收到文章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是特别的惊喜,甚至有一些惊慌,让我评判或者说是稍作点评,我个人认为还是不敢当的,只能是一种交流吧。

事实上,虽然我在大学已经度过两年了,但是作品可能都没有高中时期多。虽说一个人的进步不在于他作品的数量上,但是我也深深地感到了一种原地踏步甚至是倒退的感觉,也真正地领会了一次后生可畏。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写作究竟是要写什么?我在给雪清师妹的信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如果可能的话,她也许会和你交流。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写的从来不是一种无病呻吟,也从来不是一种迎合大众的文字,而是直击心灵,称得上是反映一个时代的东西。这是一个很高的理想,很多人,不,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但这只是一个想法而已,所有人都可以有这种梦想。

那么,然后呢?

且不说是否能达到这个高度,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一切都太困难。究竟谁可以谈诗和远方?套用我们营销老师的话说,马云可以,马化腾可以,话虽俗理不俗。现实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东西,时间亦然。当你不得不为现实奔波的时候,什么诗和远方,都不重要了。时间能消磨的不仅仅是耐心、信心还有斗志。坚持所带来的是不是一团废纸在这种时候就显得尤为重要。

母亲问我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也提到过作家的梦想。但倒头就是一盆冷水,你说你想要成为作家,那么你至今发表过什么?我只看到你把写的东西束之高阁。我笑着跟她说,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然而这的确是一种警醒。

如果你空有梦,现实会教会你如何做人。

就在几天前我也再次写了些什么,当然还没来得及改,又是一次不知结局的挑战。且看结果吧,总之还是要保持平常心。

最近自己也在断断续续看一些书,只有看过深刻的才知道自己多么浅显。高中没看的一些书,也想拿起来看了,充电这事不管怎么说,还不算晚吧?我想,大概是时间还没有到吧。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这是曾经有人告诉我的,当年还不屑一顾,现在想来没有比这更对的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大概是有感而发,希望和开开共勉。

另也想找机会回学校一次,不知道能不能成行了,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你周五一般有空吗?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此致

敬礼!

李冰倩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