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缘情缘君——写给必酲  

2018-04-08 14:39:3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缘情缘君——写给必酲

亲爱的必酲:

你好啊。首先想说抱歉,这两日自己身体不适,加之放假在家照顾女儿,所以没有上网。事隔两日才在网路上见到你写来的这封信,只怕已辜负了信末那一句“盼回信”的期待罢。这自不是我的无端揣测,无论是在念初中时与一个很要好的姑娘通信,还是如今与学生朋友写信回信,满满的都是期待罢。不止希望他或她能明了我的心意,更希望在那写下字字句句的时分,对方已然有了感应。既然选择写信,我想,这样一种形式必然会承载着这般情谊了罢。故而,真要与你抱歉了。

嗯,接下来想说的许多话,都是感谢你。真的很感谢。

感谢你写这封信给我。这封来信可能是周国平的《生命本来没有名字》的又一次真诚诠释罢。是的,你我本不相识,从样貌到性格,许多情况都是未知,如烟雾横斜在眼前;可我以为这些都不重要,唯是你真实地写下了给我的这番心意,最为清晰可贵。希望此刻我所写着而你会念读的这些文字,亦如是。

感谢你的这封来信,还要感谢来信中与我介绍了你自己。让我原本的一无所知,变得能够从字里行间勾勒出你大略的形象来。比如你是一个同样在上海念内高班的新疆姑娘,对于家乡有着质朴而深沉的情思,平日欢喜读的或许是一些充满哲思的文章,也喜欢动笔写作……这些信息的组合更像是一幅写意画,让我可以在小说写作之外运用想象,想一个你出来。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人的一生也是写意的,那些着力工笔的时分,固然有精彩愉悦,或失落哀伤,不过好坏终是往事一场,不妨把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浸泡在一杯茶里,喝上一口,再看一看窗外的风景,多好。

感谢你在信中不仅让我初步认识了你,还在这第一封信中就给予我信任。是的,感谢你信任我,告诉我你将那个儿时的伙伴从回忆的曾经,一直安放在心里,直到这一天带到了我的面前。说来惭愧,虽是男生,可从小外公外婆领着我就在家里玩,不大独自出门,所以几乎没有谁可称为儿时玩伴的;不过我倒想过,在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时光,能有一个朋友与自己共同经历,分享快乐,哪怕只是人生中的短暂一瞬,也是很美好的啊。所以,我很能理解你想找到那个姓“祁”的女生的心意。我也很感动,不仅感动于只有起点,而无有之后过程的这份记忆,一个人还能被另一个人温暖牵念,更感动于愿意划着记忆的小舟尽力回溯,只为换得与所牵念的朋友重逢的一丝机会。我想,即便你要找的那个朋友不是瑞璇,她得知后也会感动,而你的那位朋友在冥冥中,也会心有灵犀的罢。

嗯,信至此处,不妨与你说说瑞璇罢。即便是认识一个新的朋友,我以为其中也有很深的因缘——你我亦如是。说起来,我是在三年半前认识瑞璇的。记得第一次见到的,是她托我课代表给我看的两篇散文,如果说真如“人如其文”所说,我觉得她应该会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子,温婉细腻。后来见到了她,方知此前知觉不假,当然也知道了她是来自新疆班的同学。再后来,至少每周与之见一次面了——她来听我的文学课。虽说我只是胡说乱扯,根本不值一提,可于我心中,总有她听课时的那双眼睛在回应——她的眼睛里满是文学的宇宙星辰,而承载这些的,是一颗文心的执着热爱与理性求索。她常常将自己的听课感受写下来,与我分享,书信交流的同时还推荐给我许多好书好电影(有不少是我从未看过的,可见其积累丰厚)。总之,我既遗憾于瑞璇不是我的学生,却又欢喜于彼此依旧有缘相识,让我明白原来一个韶华生命,可以在文学艺术的滋润下显得如此美好——这种明白本身,即是与我的福祉,让我继续期待与努力,和像她一样的一届又一届怀有文心的学生朋友一道前行,在文学净土上构筑属于我们自己的理想国。是的,这就是与她,以及与许多不是我学生的“学生朋友”之间的美好因缘了。

唔,其实今天收到你的信之后,我就在网路上与瑞璇分享了,也就在刚才,收到了她的回复——她说她未去过伊犁,“不过看妹子的遣词造句,是一个真心实意热爱文学的人。惭愧的是,大学自从学了戏剧,对文学名著的关注大不如高中时期,妹子心中所企盼的以文会友可能要变成遗憾了。不过收到这样的消息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也希望这位姑娘能坚持心中所向,万事胜意。”嗯,或许你因为心中执念,对此多少都有一点失望罢。不过,能够向一个原本很遥远的生命发出召唤,又得到了真挚的回应,你们两个人都会因为这份奇遇而惊喜感动的罢。即便只是作为“传话者”的我,亦为此感动。嗯,刚刚也问了瑞璇,她让我将微博联系方式告知于你,以后你就可以与她联系了——如此说来,你们真是有缘的了。于是,你在来信中所说的“可怕”的缘分,想必就是这种难以言喻又冥冥中注定有的情愫了罢。

当然,我还要感谢你,因为有你,我才与瑞璇有了再次交流的时光。毕竟如今已不似她在高中了,可以相会长谈。同样,我仍希望你走在找寻那个好友的路上,说不定她也在认真寻你呢。套用村上春树的话说:“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我想,于此世间,大抵如是。

最后还要感谢你读了我几篇破文章,还有书信,便与我谬赞。若真叫我自己勉强找出一丝好处,那应该是那些字字句句都交托我全副的心意了罢,嗯,一如此刻与你写着的这封回信。

唔,得知你现在正读高三,也即将到最后的“冲刺阶段”了罢。诚然艰苦难当,惟愿你精进努力。如果不久的将来把最中意的文学,变成自己审美钻研的对象,以此一生长伴,那也很好啊。

不知必酲姑娘何时才能念读起这份心意。惟愿你见到时,能有一点愉悦。

 

祝平安喜乐  万事胜意

开开

201848午后于金中园

缘情缘君——写给必酲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必酲姑娘的来信

鼓起勇气给陌生的你写这封信(或是说碰碰运气吧!)

因为祁瑞璇,可怕的缘分。(也许正是这个缘故——成了触发我给你写信“最后一根稻草”。)

或许我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参加过书评赛,(只入围奖,所以可能没有人会注意到吧)但借此机会知道了这个女孩近来的状况,和我一样地爱读书,甚至和我一样是生活在上海的新疆学生(内高班),最怕过年父母哭、最盼望暑假,盼望回家,哪怕呆坐着几天几夜的火车,也在读着书的过程中着实体验着周国平笔下那种流动的思想之乐……

我甚至愿意信任陌生的你,愿意告诉陌生的你——我家在伊犁,幼年时代,我和我的邻居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依稀记得她姓祁,她奶奶家门口有棵大榆树……你愿意告诉我,你所认识的祁瑞璇,是否住过伊犁呢?我的伙伴,在我年纪还小时就搬走了,只依稀记得的片段回荡在脑海,丁丁东东的敲击着最敏感的神经……想要问问她是不是我童年时的伴儿~或是说只为了那流逝的美吧!这可怕的缘分!就算不是也没关系,毕竟已经在人海“相遇”已是很有缘分的事了。

读了你的一些文字,着实配得起“棒棒的”!虽是未曾谋面的老师,因为文学,距离也就近了。而且真是羡慕金山的孩子们,有这样好的社团和老师,想想都很美好。

我现在读高三,依旧在上海、最中意文学……

盼回信。

 

——女孩深夜未眠

20180406凌晨

 

附:必酲姑娘的回复

感谢你的回信,读了很感动(体会到我的心意),也很感激这份缘分,只可惜我现在时间很紧,无法再与你倾诉更多,甚至无法写一封同等丰富的信回复你(十分抱歉),不过我很愿意与你分享,等等罢……等到夏天来了,秋天来了……那时将会有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和自由……那时或许可以畅谈一番。期盼着……谢谢生命中出现的愿意倾听的你。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