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说梦——写给李婧怡姑娘  

2017-08-02 09:43:3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梦——写给李婧怡姑娘

亲爱的婧怡:

你好哟。凌晨一点多,再次哄女儿缘缘入睡后,就见你在微博上说起自己做梦而不得的一种难过的心情——“不管睡眠质量好不好,我也希望每晚都有个梦可以做。但是啊,很多时候的梦像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总是到高潮处便戛然而止,有时是突然惊醒,有时是被吵醒。尽管这些梦也不会在记忆里停留太久,有些甚至在醒来时就已忘了大半,只记得零星的令我印象深刻的细节。”想必,此前你刚刚在做一个好梦罢。不过遗憾的是,你中途便来到了梦的“出口”——事实上可能只是推开了长长的梦中一扇小小的边门。我忽然觉得这种感觉自己也很熟悉,所以就想与你说说做梦的事儿了——而这个想法,亦在我之后的那一会儿的梦里鲜活跳跃。而这封信的开头,大抵也是梦里就梦到了的。现在把它写下来,又继续写下去与你分享,是希望能和你找到现实通往梦境的一条小径,或许能逢着下一个好梦罢。

其实,我也常常做梦,可是这种“做梦”并不罗曼蒂克,是受浅睡眠困扰的产物。小时候梦见自己在一幢大楼里,身后有人追,不知怎么地,我竟然能一蹦就蹦下一层的楼梯,像是会了轻功,可整个过程好像永无止境,我永远到不了底楼;念中文系时许多次梦见与心爱的姑娘分别,比任何一部小说或电影里相关的情景都要悲戚(事实上业已是过去好一阵子的事了);工作后则时不时梦见我的学生不好好听课,气得我差点哭出来——诶诶,以上这些梦,做到最后我都惊醒了过来,冷静下来之后,心里想着“还好,刚刚只是在做梦,现在的自己不是好好的么”,便接着睡去了。

嗯,诚如婧怡所言,“少数印象深刻的梦,似乎又不太适合说与他人听。”我曾尝试着将上面三个梦写下来,发现一提笔,就好像往一滴梦里咕嘟咕嘟地注入了许多水,一下子变淡了,且写下来的话语,又不完全是心中想要表达的,而况即使能好好写下来,又有多少人真正可以走进这些梦里,明白我的心意呢?诶诶,还是让这些都封存在梦里罢,我不忘去找它们就好了。

或许你要问我,那末,可有真正写下来过的梦呢?这倒真是有的,而且也不少,说起来我写过的两百多个故事里,至少三分之一是将梦境带入了现实。所以当我见你说“我也想过把梦都记录下来,以后当作小说的素材什么的。看起来挺容易的,但我其实一次都没实施过,有时是早晨的事情一忙,便忘了,好吧,其实我真的从来没记得过,因为梦真的溜得太快了,等醒来后不久,它就让我怎么努力回忆都想不起来了”,我觉得这个应该只是暂时的困扰罢,所以彼时与你留言说“会有梦来到你的笔下的哟”。说起来,去第一次把梦写成小说,竟然是忽然梦醒来,怕忘记,于是赶紧把刚刚做的梦“口述一遍”(当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后再拿出本子记下来(当然只是记下来,句子很简单,没有写作的条理),之后又睡到起床时分,接着把记下的内容进行整合和修改。当然,若次次如此,会很费力,尤其连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要经过“口述”这一环节,所以后来对记梦的方式进行了优化,也不急于爬起来写甚么,而是醒时将梦里的内容用几个关键词加以浓缩概括,便于记忆。比如就在我看完你微博之后的梦里,做到了与你写这封信(当然没有在梦里写成一封信,只有一个开头),梦醒时我心里就记住了“婧怡”、“好梦”、“小说”、“写信”这几个词语——它们已基本概括了这个梦,当我要动笔时,就循着这些语词的足迹,一步步投递我的心意就好了。嗯,我想这样写成小说也是可以的罢。

说到把梦境写成小说,我以为要经过两个环节。一是要做梦,二是会写梦。说起来,做梦本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总不能提前预定好今晚做甚么梦,或者说做不做梦罢?不过,我觉得自己做梦的机会比较多,或许真是应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本身就是自己现实生活的一种映射(即便有些梦属于稀奇古怪的那种),所以在白天,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妨用心用情地做每一件事,除了很想做的那些,还有就是一些不期而遇的经历,我们要注重观察,体验,思索,说不准到了晚上,到了梦中,白天发生的事便会重现,甚至会有“续集”了。嗯,说起来,这个七月伊始我所写的那篇《热》,便是妻子说我那几天怎么一直“抱怨”这天“热得整个人快要化掉了”(嘻嘻,很形象的说法罢),而后晚上便梦到自己在想方设法对付“热得快要化了”这个问题,醒来后就把梦到的写成了一个短篇小说。诶诶,亲爱的婧怡可不要觉得我说得很“玄乎”哦,要不你试试将白天的经历放到梦里去“加工”一下,说不准就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诞生啦。

当然,不得不说把梦写下来,还需要一份想象力(做梦也需要一点的罢)。唔,想象力除了所谓“天生”之外,我个人以为,我们大可以通过阅读文学经典来为自己添上这双神奇的翅膀。说起来,读书与我的好处,不仅是有了你所见到的文学拓展课上那个可以“扯得很多,扯得很远”的开开,更重要的,是给了我比较丰富的想象力。比如,你也知道我欢喜读村上春树的作品,我早先读的却不是他的长篇经典,而是那些短篇小说,里面丰富的意象与天马行空的想象,让我打开了内心,去构筑属于自己的特别世界。我还欢喜读童话。童话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孩子读到孩子的那部分,大人读到大人的那部分,那种超越现实的自由温暖,在润泽心田的同时,也会激发我们去装点内心,闪闪发光。是的,有了想象力,无论梦境还是写作,都会因之而倍添色彩。

嗯,走在花季雨季里的婧怡现在正是好年纪,情思丰沛,也自有想象。如果能尝试上面我说的做法,或许你对于写梦的渴望,会如愿以偿。当然,我以为做不做梦,写不写下来,都是随缘的事,一切自有命运安排,只要自己内心平安喜乐就好了罢。

不过,还是谢谢你凌晨写了这些话,让我再次好好地想想关于做梦的事。说不准今晚又会有一个梦与我会约了啊。

嗯,也祝想做梦,想写梦的亲爱的婧怡,有一个又一个的好梦,有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可以与我分享罢。

 

祝平安喜乐  清梦常伴

开开

201782上午于怡文轩

说梦——写给李静怡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