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阴差阳错,天意美好——写给2016学年与我结缘的十八组研究性课题的同学们  

2017-06-02 15:01:51|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差阳错,天意美好——写给2016学年与我结缘的十八组研究性课题的同学们

亲爱的你:

当你念读起这封信时,你研究的课题大略业已接近尾声了罢。虽然从知道“是你(而非别人)要与我一同完成课题”的消息,直到如今即将画上一个句号,就只是眨了眨眼的功夫。如果你着手做课题已晚了些,比如这学期才开始,那末,眼睛都没来得及眨,一切就要结束了。念及于此,不由感叹。

我想,即便如此,与你相逢的日子,也可以在我的心中漫长化,长到你可能忘记的,或者不在意的一部分记忆,我都在意,不会忘记。

回忆的初始,想与你说的是感谢。因为这次由你和你的伙伴们组成的十八个课题组,都向我抛出了橄榄枝。要知道,这么多年的学生课题指导,我至多同时指导过三组,现在以六倍的增长率出现在我的教学工作之中,不可思议之余,受宠若惊。当然,受宠若惊的心怀没过多久即渐渐平复,我终于知道了此事原委,而后便颇为无奈地告知于你——你手中紧握的那张指导老师及指导课题的名单,只是以前的一些“典型事例”,事实上全校老师都可以担任你的课题指导老师,而研究的课题只要有价值,都随你自己欢喜而定——想来,你是觉得一切的选择只在这张纸上了罢。于是,看来看去,虽不认识,不过好像“戴文开”这三个字还算顺眼(至少不讨厌),所以就此随了与我的缘分。对于这样的开始,我们都应该“哈哈哈”地笑出来罢。

虽然是阴差阳错(可以敷衍而成一个故事的罢?),而非内心笃定是要选我跟我的(比如之前一年我身在高三,原则上是不能带高一高二课题的,不过彼时几个高二的姑娘就选择了我,与之共同研究苏轼),我依旧感谢与你的相逢,使我从得知的那一刻起,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于一千多个可爱的生命里,认识了独一无二的你,而就此有了充实与丰富的生活。说起来,犹记得自己在学生时代读过台湾女作家席绢写的一本小说,名字叫《上错花轿嫁对郎》——顾名思义,讲的也是阴差阳错的故事,如果“上对花轿”,那末终究不是喜剧了。其实,我心中也有这样一个祈愿,希望与“上错花轿”的你的好故事,可以让我一连说完十八个。嗯,彼时的你,此刻的你,是否也这样想过呢?

是的,我很珍视这样与你相逢的机会,毕竟也只是你三年之中的一小段时光。可事实上,每一届与学生做课题,我都是“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的状态。言下之意,从能力和精力上讲,我所拥有的委实有限,既达不到你心目中对老师期待的“术业有专攻”(就好比语文老师是可以占有整个文学世界的),又不是活蹦乱跳,时不时冲到你班级门口,开心地唤你出来问问课题进展的如你一般年纪的少年。因为两者都无法做到,所以我认定自己就是个插科打诨的角色。插科打诨自然算不上好的指导老师,好的师者就像武侠小说里常有的那样,应是自身高明,随意与你指点一二,你便能增长一甲子功力,可以仗剑走天涯了。而跟着插科打诨的我,你大抵无法行走江湖的(至少当不了故事里的男女一号)。对此,我有的只是愧怍——回想去年那个研究“北宋政治对苏轼诗文影响”的课题,因我在高三,忙得捉襟见肘,对那几个姑娘很抱歉,便写了信表达了这个心意——而这次写信,大略也是这个意思了罢。好在那几个姑娘自身精进,加倍努力,最后还评上了优秀课题,我也高兴不已。而你和你的伙伴们亦如是,为了自己的课题全力以赴,虽然当下不能预知课题答辩的结果,不过你已努力,我已欢喜。

我所能做的,是午休你来找我讨论时,与你坐下来聊会儿(有时自己不知所云),你周末在网路上与伙伴交流时我也插上一两句(打字慢就只能发语音消息,或者发些“表情包”)。记得有一次,还和一个自己班上很可爱的姑娘在网路上对课题争论起来(真是坏脾气哟),此外,我还有许多不知所措的时分。还好,你包容了我,并按照我给的建议,一心一意推进课题研究进度。直到现在,已过青黄,熟能摘果了。嗯,真是谢谢你。

念读到此处,或许你会说,“开开,除了感谢之外,还有甚么要与我说的么?”嗯,那是自然,因为再不说些很想对你说的,或许我们便就此作别了罢。说实在的,其实我个人觉得供给课题研究的时间还是略显仓促了,除非之前已有研究基础,否则一学年(甚至半学年)要做出一个好课题,其难度可想而知。而速成的课题,难免经不起推敲,其研究价值估计也有限。就像十多年前我就从自己的大学老师那里得知,做研究、写论文而出成果是与职称和奖金挂钩的,几乎年年都要求有“新发现”才行;可事实上,国外许多课题研究都是长期研究(国内肯定也有,只是我们能知道的不多),甚至是终身研究,印象较深的是美国一所大学(好像是弗吉尼亚大学,至少网路上能查到该校Ian Stevenson博士的著作《Where Biology and Reincarnation Intersect(生物学和轮回学说的交叉)》)的研究者通过长时间的跟踪研究,搞清楚了“人是否前世后世”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如何暂且不论,单是这种细致入微又持之以恒的研究精神,是一定会有新发现并形成切实的成果的,而且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再回到我们的课题上来,我以为我们现在真的不太具备这样充足的研究时间,且由于课业等一系列事物的牵绊,又难以长时间地全身心投入。但我真诚地祈盼以这次课题研究为契机,希望你于今后——大到大学四年做学问,小到某一次的课题研究,愿意且能够投入更多时间与精力进来,激发自我的研究兴趣与热情,“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做就争取做出些名堂来,在多年后的回忆里,仍旧为自己感到很骄傲。

在这封信的末了,希望今后还能与你有缘相见罢。也期待着彼时的你,能带给我知识与指教。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762午后于金中园


阴差阳错,天意美好——写给2016学年与我结缘的十八组研究性课题的同学们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