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你猜得到么——写给施雨欣姑娘  

2017-05-06 15:25:2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猜得到么——写给施雨欣姑娘

亲爱的雨欣:

你好喔。虽然最近许多事都用语音的方式与你在网路上交流了,不过,面对写作渐“成痴”(这样说你不会怪我罢?)的认真的你,我还是决定把那些即便自己曾经说过的,或者你早已心照不宣的话语,当然还有后来忽至的一点想法,好好写下来给你。

那末,为何要如此呢,你猜得到么?

嗯,之所以说亲爱的雨欣写作渐“成痴”,主要是因为在我心中,你写下内心所想的意欲,于你我相逢的一个半学期里,不断加强。自然,每一届都会有两三个姑娘像这样,让我心中默默欢喜。因为说到底写作是一个人的事儿,愿意写,笔下便有一个个新的故事次第盛开,不大愿意写,自然从文字到想法,一切以淡去直至消逝作为归宿。说起来,你的文字如果有一条前行轨迹的话,应是渐入佳境的样子。从上学期我们一同修改那篇小说的情节(诶啊,名字一时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原本好像是一次征文,我一眼就看中了你的那篇),可以说历经了一个冥思苦想的过程,最后呈现的自然比先前要好了许多,只是我总感觉有点说不出的不完满。之后,你并没有觉得写作苦恼——我指的是觉得写作本身是件令人苦恼的事儿(至于写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等等,对于很想写好的心念来说,是另一种苦恼),接着尝试了上海作协的创意小说赛,以及寒假里“东隅”文学联盟的征文赛,同时又在“东隅”的官方微信上发表作品——虽然成功有之,不成功亦有之,不过这些都证明了写作已进入了你的生活之中。而真正使我感觉写作成为你的一种日常习惯,甚至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则是在本学期:因为寒假较忙而耽搁阅读的那篇《第十三个冬天》使我眼前一亮,较之上学期的任何一篇作品,从情节构思到语言表达,可以分明你的进步成熟;而小诗《春心》的点缀,更让我觉得你于那些细微之处,有缪斯女神的眷顾,写出了动己心怀又让人心动的字句;直到最近颠覆之前写作风格的《流光》的诞生,可以说,往你探寻的写作之路的深处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虽然我没问你到底发生了甚么,使你的写作这样功力大增,甚至在许多人看来很是神奇,可是,我是知道这些对于一个努力写作之人来说,是循序渐进,而水到渠成。是的,曾有一段时间,我对于自己的文字也有这种进步的感觉,而今,在雨欣身上,在你的字里行间,我有了更深的感受,超乎于彼时我自己的。

可你对这些进步不满足,常常还往那些困扰自己的问题的沼泽中纵身一跃,想要求得那沉在下面的真正的答案。其实,我想说,你本可以不急于此,等你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大量阅读以及写作的时候,当下的许多困惑到时是可以无师自通的(像你说读《挪威的森林》还不能懂的东西,也会在未来明白;而像你当下能读懂的王安忆的《骄傲的皮匠》,或许将来还能琢磨几分此中的写法呢)。因为我在你这个年纪时,不要说写小说了,即便是一篇自己生活的散文,也写不太好的;只是后来在中文系四年里读了一百多本文学作品,于是,一方面也能动笔写下个完整的还不至于让人厌弃的故事,另一方面也能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了。要知道,比我抓紧时间读书写作的还大有人在,当年我们系里传说有个姑娘读过四百多本书,若是真的,那末出口成章,笔走龙蛇,我以为只要她愿意,都不是难事。可是雨欣好像不想等那未来的自然而然,所以就找了作为你的读者的我,与你一道抓紧进步了。说起来,能被一个文心跳跃的姑娘信任,而每次可以分享作品,交流感受,还有甚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呢?我也以为自己足够可以接受一个韶华生命的文学寄托,与之指点一二,盼之愈来愈好。可事实上,我愈来愈发现自己全然不是一个可以接受这样重托的人儿——就近日而言,不仅自己怠惰,基本手不沾书,原本很自信能写些甚么的劲头似忽然消失了,落笔艰难,常思放弃,而且阅读向雨欣这样自觉写作的人儿的作品,对于一些可能存在的问题,说不出个解决之法,甚至连问题本身,在脑海中竟也只是若隐若现。沮丧之余,更多是愧怍抱歉,尤其是这次你用心写下的《流光》,我几乎误读,听了你的解释,才知道自己未解其意。这使我愈发不自信,也不敢再说甚么,怕说了伤了你的心,也伤了自己的。唔,该怎么说呢?回顾曾与我结缘的那些写作的姑娘们,我似乎都曾有过这样的迷惘,没有很好地指引她们去往更高的写作境界。想想自己也只是个普通读者,是不值得当年的她们和如今的你的信任与寄托了。

唔,我是很想你明白我的心意,虽然这份心意消沉,可我从未改变对你和你的文字的欢喜与期待……雨欣念读到这里,会觉得我将要借这封信,就此离开你的世界了罢?嗯哼,若把它写成故事的话,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结尾呀,况且,我怎么能让你就这样轻易猜到呢。嘻嘻,昨日你在网路上与我说的,无论是你自己对于《流光》中问题的进一步思索,还是一心希望我对你文字直言不讳,都让我觉得,是不该离开你的。说起来,我也怕自己一个退却的心念,会让一个欢喜写作的姑娘,少了快乐(就算自作多情罢)。所以嘛,你就放手,好好想,好好写去罢,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比我更能使你获得写作进步的那个人出现,再去想离开的事罢。当然,你说的“开开,我想对你说,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开开说出我哪里写得不好,批评我,会让我讨厌你。可能确实会有点冷冷的,但是只要开开能够告诉我原因,告诉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就可以了。甚至开开不用那么包容,甚至一针见血鸡蛋里挑骨头我也没有关系,只要是实锤,我也会觉得很开心”可一定要作数的喔,如果雨欣被我说哭鼻子了,我可一定要逃走的,逃到另一个世界里去。那是只有我存在的秘密时空,你猜得到么?

嘿嘿,无论这封信里有多少你猜得到和猜不到的——

只愿你读完后,能再次微笑而轻快地起笔。

 

祝平安喜乐  文心可爱

开开

201756下午于怡文轩

 你猜得到么——写给施雨欣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雨欣姑娘的短简

开开,其实我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没有把情感表达到位。因为付晗说“控制不好情感投入的分寸”,所以我是觉得那几幅画是一种宣泄,有一种灵魂站起来跳舞的感觉,〔以一种不恰当〕去放肆那些压抑和恶心。但是这种情绪可能就通过画被传达出来了。所以那位学姐会难过甚至呕吐。但是这只是我的片面之词啦。我也期待自己会在暑假的时候对它翻修一下,更好地将自己所想要表达的那种“一脚踏空”的感觉表现出来。

开开,我觉得这就算是我的日常写信了。其实我有在构思古风,故事有了开头,甚至中心的线条都在我脑海里百转千回地重组过了,但是后半部分按照我原来构思的,就有一点气力不足的感觉。所以一并把这件事移到暑假去了。其实我到不是因为这种文风随意变换适合写作竞赛才想这样子做,事实上我对写作竞赛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我就是觉得我还有很多的不足,我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看起来很自由,还会知道什么样子的最适合自己。开开,我想对你说,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开开说出我哪里写得不好,批评我,会让我讨厌你。可能确实会有点冷冷的,但是只要开开能够告诉我原因,告诉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就可以了。甚至开开不用那么包容,甚至一针见血鸡蛋里挑骨头我也没有关系,只要是实锤,我也会觉得很开心。可能是因为我太乐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开,还有,我看完《挪威的森林》了!啊,讲实话我没有办法体会到作品的深层次的内容,最后结尾的时候都有一点不可思议。可能下一次再看,会有更加深刻的感触吧。

《骄傲的皮匠》昨天加上今天也看完了,我觉得更加好理解一点,我觉得写得很好,很有味道,有点意味深长。

雨欣姑娘的回复:

看完了之后有好多感动。总之,真的很感谢开开。我会努力的。其实我今天看到自己开学初随笔上写的那一段小说,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也并不是不会写作的。怎么说呢?有点好笑,因为这居然让我有一点危机感。其实开开说的也对,我不应该那么急躁的,就好像在逼自己在逼开开一样,但是我总觉得这是一种入梦之后的偏执,说“我还没有从中脱离出去”,事实上有一种自我拉扯的感觉。这样说其实有些夸张了,以及有时候自己会表达出一些脑海里未成形的幼稚的想法,在相对清醒以后看来都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希望开开做好看到一个奇怪的我的心理准备,如果哪一天我觉得太压抑,(因为我本愿是以此为乐来着)可能会从文学这里逃走,一段时间之后再自然地回来。但就像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总会回来的。(这也是日常有感而发表白开开了,我好像很总是喜欢感慨。嗯,不在意开开回复的长短)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