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青春正好——写给吴铭姑娘  

2017-12-10 09:55:09|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正好——写给吴铭姑娘

亲爱的吴铭:

你好哟。当我还在为上一封来信中你说的“当我这一次去信,下一会又不知是何时了。这样写着写着我都有种‘人事音书漫寂寥’的感觉了”而怅惘的时分,当我还在为上一封与你的回信中提到的“我以为自己等到你的下一封来信,便是要等到村上春树在陪跑多年之后终于获得诺奖的那个时分”而忧心的辰光,昨日午后你的再一次来信,使得这一切“当我”都告一段落,甚至觉得说不好明年村上春树就要捧起诺奖了。总之,是种出乎意料的感觉。想来,我写过不少结局不在常理中的小说,可此中还没有一点直觉,延伸到关于你的何时来信。下一次,或许可以将这种“不确定又确定”的感觉,写进某个故事里了罢。

对了,最近很想写的一个主题是“时间使得过去的一件事愈来愈清晰”。之所以想到,是因为通常大家都相信在时间面前,可以冲淡一切欢喜悲伤。那末,我就想着,时间会不会做相反的事呢?或者说,只是对于某个特定之人的偶然为之?嗯,不知你对于这一点,可有甚么想到的呢?此外,其实还有一个想写的主题,是在今日凌晨时分的梦里真切想到的——我确信那时是凌晨,因为过去至少有一百个凌晨都是这个样子的,即便不睁眼睛,在梦里也有所感应——只可惜在这封信里“提起这件事”时,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过去同样的经历,让我也清晰地写下过几个故事,可是这一次,只能在此“存疑”了。说起来,已经许久没有读到你的文字了,不知是否是课业握住了你的笔,使纸上无法站起一扇门,以通往你很想让自己走进,也让他人走进的那个世界。不过,我想那个你的世界也是不会因为时间走远而渐渐消逝的,嗯,至少是我希望“时间使得过去的一件事愈来愈清晰”在你心里,在你笔下,会是这样的罢。

其实,现实生活的压力与匆忙,于你于我,于大多数人而言,且不论付诸笔端的文字,就算那些随处可见可感的事物,都像被覆盖起来似的,抑或是我们的知觉在这种情境之下被人(而非出于己愿)按下了“暂停”键,仅仅是一个心念也难得。所以,当你在信中说起“在金中园一年有余,都没有好好看过自己的校园,猛一见这样的秋,突然间就感觉到了时光,可是,季节的印象,也许是长大的缘故,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印象深刻了”,我是很能理解的,只不过我觉得宽泛意义上的“长大”,远不及我们内心去往另一个方向而使得自我与那些知觉渐行渐远,更让人惶惑怅惘。说起来,之前工作的十年,我也一次都没有好好地在意过自己生活的这个校园,直到去年悦晓来实习,才在午餐后把迟到十年的风景,浓缩在夏末直至深秋的视线里。而今,又没了这样兜兜转转的心思,似业已看尽了想看的,再一次将一切都隔绝在我回头便能看到的办公室的窗外了。我不知道是喜是悲。也许,是喜是悲。

想来,你大抵连从教室窗户望向外边而发呆的时间都没有罢。你像十六年前的我一样,加了政治,当然,还比我多加了两门课。单单是政治,在我记忆中学起来也真是要“吃苦”的——就是把“苦”,从自己的眼眉之间,从手上,从心里,都放进一张形而上的嘴里,啊呜啊呜给“吃”掉。如有一些遗漏,或者“吃”不掉的话,大抵会重新滑到“愁肠胃”,那的确是不好受的罢。说起来,当年我可是“政治小王子”哟,成绩在一群姑娘面前还遥遥领先,当然,这是靠“脑不断记,手不断写”才换来的,最难熬时自己磨出老茧的手指,酸疼的手腕,后来,竟慢慢变成了钢铁。我觉得亲爱的吴铭姑娘最后也能回答“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问题,嗯,唯有使自己坚强,才会逐渐强大起来。做一个强者,不仅不用让爱你的人担心你,而且还能以你的强大来使他们为你安心,也以此来关心和照顾同样是你爱的他们——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相信你也是这样想的罢。那末,就请你勇敢,当下的一个目标是成为“政治小公主”(当然“小公主”换成任何一个你满意的称呼都行),而以自己不断进步的学业,温暖那些曾温暖你的心罢。唔,我不知道这种心意,自己是不是表达清楚了,当然不是作为老师与你甚么“教诲”,而只是作为世间“有情众生”之一,希望你我都能以最好的方式感恩,让那些爱着我们的人,能因为我们的存在与作为,而感到满足与快乐。那样我们的这一生也就是有意义的,无怨无悔了罢。你觉得呢?

我想,昨日先收到的那封没写完的信,你可以放在心里,好好写下去。那些感伤的记忆,并非期待你以感伤将其拾起,而是希望你振作,将自己带离感伤,又将感伤变成快乐。如此一来,“我好讨厌自己的青春,讨厌长大”,终会因为你的理解和付出,而释然与欢喜。嗯,吴铭,吴铭,请你相信,我们可以将每个年纪,都过成自己心中的盛节。成长,便是我们认真地从一个盛节走向另一个盛节。而我,真诚地向你发出这个邀请——至少还有一年半,我可以看着你,愈来愈好。

嗯,虽然真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较之于“知道”,只愿你好的。你说“说实话,当你说不知时,我很庆幸,以后我就以吴铭的身份与你通信了。多谢你的成全。”其实谈不上“成全”,我以为事实上每个人都以各种丰富的形象生活着:比如你在读小说时想到的写小说的我,在读信时想到的写信的我,在上课时见到的上课的我,以及在平日与我相逢时见到的日常的我,应该都不是同一个我罢(当然,可以肯定的是,我没得精神分裂症),所以,自然也可以有几个“你”的存在。而你找到了吴铭作为其中的一个你,使那个你可以比较自由地写下那些想告诉我的,这样也好的。虽然今后即便知道了你是谁,可我想说与我通信的就是这个吴铭姑娘了。而那样的“虽然”也能全然不存在,因为我不会去猜你是谁,我只明白,你是所有人的青春,你又是诸多与我相逢的年轻生命里的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你说“天寒日暖,好像都不再那样重要”,希望只是“好像”——

念读完这封信,想你在阳光下呵呵手的样子,然后想好了,去做一些你要做好的事。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71210上午于怡文轩

青春正好——写给吴铭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吴铭姑娘的来信

坠叶香砌

——给开开老师

    说实话,当你说不知时,我很庆幸,以后我就以吴铭的身份与你通信了。多谢你的成全。

    现在学习很忙,在金中园一年有余,都没有好好看过自己的校园,猛一见这样的秋,突然间就感觉到了时光,可是,季节的印象,也许是长大的缘故,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印象深刻了,天寒日暖,好像都不再那样重要。

    昨日在写政治错题本,题目很长,抄了40分钟才抄完,觉得手酸时,想起了小时候,因为写字用力,常常手酸,那时妈妈还能辅导我的功课,我向她抱怨时,她就给我活动活动手,说奶奶那时候在缝纫厂里手酸时也是这样做的,以后在学校里手酸时,也就这样。

    我好讨厌自己的青春,讨厌长大。

    学农也不是没有开心的事,我都写在日记本上了,很多人和事,都是你熟悉的,也就不讲给你听了。

2017.12.07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