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带上一场花开的期待,往前走罢——写给何家凤姑娘  

2017-11-07 10:38:29|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上一场花开的期待,往前走罢——写给何家凤姑娘

亲爱的何家凤:

你好啊。当我还在忧心于如何答复“七个蓝莓发霉发黑”姑娘的心事时,你的烦恼也忽然而至了。说起来,青春时节,各样的情愫与烦恼都会与生命一同滋长的罢。诶诶,回想起来,自己在十六年前,也有着各种烦恼与困惑,大到“我的数学命运多舛,未来将何去何从”,小到“坐在我前面的姑娘,到底有没有一丝喜欢我”。至于其他“实时性”的烦恼,更是像“打地鼠”一般趁我不备,便得意地露出脑袋向我吐吐舌头,只为瞅瞅我一时不堪其扰的狼狈相,或者对我心底“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咀嚼一番。总之,这些像是一种“生活的日常”,反倒是与烦恼相安无事的日子成为了纪念。其实,不管是过去,现在抑或未来,所有这个年纪的韶华生命都是一样的罢,或者说,烦恼的心绪是那段人生的必经之路,既然不能上天入地,也只好磕磕绊绊地往前走啦。所以,家凤说“开开,如果你看到我的消息,真是抱歉让你看到我的负能量”,我觉得一点也不打紧啊,因为看着现在的你和大家,就像与十六年前的自己相逢一样,真实而自然。而那种“想找个人倾诉一番”的心绪,我也能懂哟。虽然自己彼时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倾听者,不过现在想想,觉得还是有一个人能带走些烦恼心事,会好些的罢。

不过家凤这次发来的消息,说真的,还真让我有些头疼呢。就像是早已埋于皮肤之下的一道伤痕,当我忽然再次念及时,它仍是真切地出现在我的回忆里了。嗯,当你问及“到底什么是生活”、“什么才是人生”、“生命的意义又在何方”这些业已可以归于探求生命本真的究极哲学命题时,我想做的竟然不是去好好思索或许你想要得到的一个答案,而是想向我的人生同样发问——“到底什么是生活”、“什么才是人生”、“生命的意义又在何方”?就像之前说到这“就像是早已埋于皮肤之下的一道伤痕,当我忽然再次念及时,它仍是真切地出现在我的回忆里了”,十六七岁的我即被这些难题深深困扰着。一个人翻来覆去地自我追问,想得痛苦不堪时,就用做作业这个“充实有效”之法相抵,因为老师很早就有了“作业是永远做不完”的神谕,所以,此法屡试不爽。可问题始终在那里,不仅是从我心里一遍遍地窜出来,也时常从我的好友口中张牙舞爪地显示其威势。当然,在一次次的苦闷中,我们之中终是培养出了一个“超验主义者”,某日他流露出一种大彻大悟地眼神,字正腔圆地向自修课上正埋头做练习的大众布道,说出了他的答案。记得当时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同学听得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笔,为他贡献的普世真理而鼓起掌来。要知道,彼时的我们并不喜随大流,凡事都是经过自己思考再加以判断,所以,从那日我们的表现来看,他一定是说出了让我们心悦诚服的道理——只可惜的是,除了那时的场面还留在我的脑海中之外,哪怕他说出的一个结构助词或者语气词都不记得了,诶诶,真是糟糕得很。我怎会料到,十六年后,会有一个姑娘向我提同样的问题。如果能未卜先知,彼时我一定拿起纸笔仔细记下来,而到今天不吐不快了。

或许家凤念读到此处,心中会埋怨我为甚么调侃了这许多没用的,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我正儿八经的回答——是啊,这或许是你没有料到的一件事,就像之前我说没料到十六年后你会向我提问一样,那末,由这一件件小事所串起的你我的人生呢?是不是也无法意料?如果未来一切尽在掌握,甚么东西都清楚了,那种没有问号的人生,才是了无生趣的罢?虽然我的学生时代,在几乎所有老师和同学看来,自始至终是以一个“好学生”的姿态登台亮相的,好像每一天都过得很有意义,与众不同,可事实上,自己要走哪条路,今后想要追求怎样的人生,心里简直一点方向也没有。尤其在你现在的年纪时,我也疲于应付繁重的课业,为了理科考试会不会很难而忧心忡忡,即便那些关于人生的问题,也如你这般细思过,听我的老师偶尔说起过,还读过包括彼时那些流行的“心灵鸡汤”在内的拨云见日的“真挚情话”,也终没能明白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亲爱的家凤,当我即将走完这第三十三年旅程时,还是要认真告诉你,从对人生有知觉起直到今天,我所走过的路所承载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不要去追问人生。因为人生自然会在适宜的时辰,将你想知道的呈现在你眼前,如日月更迭,四季变换。就好比彼时被高中学业围攻而苦苦挣扎的我,根本不会料到,自己会以比二本分数线仅高六分的成绩有惊无险地挤进中文系师范专业,又会在二十三岁那年回到母校,成为市重点的一名语文教师,会受那末多学生欢迎,还会在三十三岁这年遇见美好的你……回顾这条看似不可预测也不可思议的人生路,又一步步委实出于自己的脚下,一步都不差,而且随着每一步的到来,与之相关的意义也油然而生,无须猜测,清晰分明。比如,当我第一次走上三尺讲台的那一刻,就觉得自己应该为眼前这些花季的可爱生命做好该做的,使之能因为我(而非别人)的存在而在其人生路上有一点点的变化和进步,那就足够了——至于这十年,自己为此做了哪些事,则只有在这首“十年之曲”的每一个节拍上才明确呈现了,早一点点也是个不己知的秘密啊。嗯,以上的我的心意,聪颖的家凤一定是能理解的罢。那末,未来的你会是怎样的呢?我知道,你和我会在未来到来之时,收获一个很美好的答案。

至于另外两个问题,我以为倒是可以直接回答你了。你说“当我在街上看到因为年老而行动不便时,尝尝会感叹他们为何还要挣扎?”的确,人无法一直活得潇洒,生老病死之苦,都在轮回中无法遁逃,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应该随意地“放弃自我”,向苦难的现实“投降”——某种意义上说,“投降”不仅要饱尝现实的苦涩,更要无条件接受心灵的折磨。正因为不愿如此轻易的“投降”,所以即便在旁人眼中活得又累又苦,他们也要认真地活下去,虽不至于像《老人与海》中桑提亚哥选择“被毁灭”而非“被打败”那样显示人性坚忍的光辉,可为自己活着,作为世间独一无二的生命而活着,是他们争取的一点尊严和权力了。我们所要做的是,除了内心自然流露的一点同情之外(这是人之常情),还要投去理解和尊重的目光。人生短暂也好,漫长也罢,每个阶段都需要我们好好相待。

另一个是关于你自身的问题——“有时候回家,尝尝会刻意放下作业和父母聊天,可是总感觉,越长大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嗯,我想说,这种感觉我也曾有过,简言之,可能这就叫“代沟”罢。说起来,“代沟”也不是甚么新名词,若要追溯起来,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美国女性人类学家提出的,至于甚么时候传到了中国,比较难以考证,但至少我念书那会儿已经听得耳朵“磨出茧子”了,知道这种东西或多或少会存在于父母和子女之间。这就意味着,为儿女的做了父母,和自己孩子同样也会有这种代沟。那末,我觉得因为这种情况“或多或少”是存在的,所以无须施加于自己一种强烈感受,总觉得无法与父母对话而就此放弃沟通。事实上所谓的“代沟”也不是“无法跨越的沟渠”,虽然我有过一段与父母之间“话语频道”不同步的辰光,可我也没有就此和他们寡言少语,而是努力去寻找共同话题(或许更偏向于他们想聊的),努力去理解父母想要表达的(设身处地去转换思维与心态),努力去表达自我(前提是态度和悦),努力去跨越这个“代沟”——是的,家凤,我在表达中用了四次“努力”,看上去是极为繁琐的,不过也正因如此,我觉得那个有些沉默的阶段真的不长,而我也随着自己成长,以及生活经历的积淀而愈发理解了他们,也明白了青少年时曾经固执一时的言行,何其幼稚错误,反倒是父母一再包容了我。总之,家凤,如果你很愿意在这个特殊的年纪走近父母的心灵,那必须是你先付出“努力”的,我想,他们也会感受到,并回应你爱的召唤。

不知道在这封信中我所说的,是不是家凤心仪的回答,可这些委实是我回顾人生过往的真切感受。想来,青春的惆怅,如善待之,也可以是美好诗意的罢。希望你能在当下的生活中,积极有为,全力以赴,而对于未来人生,不妨就静静期待一场花开罢——

彼时绽放,皆为你有。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7117上午于金中园

带上一场花开的期待,往前走罢——写给何家凤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何家凤姑娘发来的消息

真想问问开开老师,当每天周而复始,日子毫无波澜,生命的意义又在何方?18岁之前的人生像是被安排好了的似的,18岁以后的人生似乎一眼能够望到底。我好像不够勇敢,憧憬着远方,却无时不刻被规划好的人生压抑着。当我没入人群,尝尝会变得无措。当我在街上看到因为年老而行动不便时,尝尝会感叹他们为何还要挣扎?有时候回家,尝尝会刻意放下作业和父母聊天,可是总感觉,越长大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开开,这是否就是青春的惆怅?可是,我依旧感觉如此的孤单。

开开,当生活变得越来越没有乐趣,我可真是难过。到底什么是生活?什么才是人生?

开开,如果你看到我的消息,真是抱歉让你看到我的负能量。我想找个人倾诉一番。感谢你。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