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想给这封信取个长长的特别的标题,不过是愿留你在最好的日子里——写给倪羽裳姑娘  

2016-10-26 06:02:13|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给这封信取个长长的特别的标题,不过是愿留你在最好的日子里——写给倪羽裳姑娘

羽裳、羽裳、羽裳:

这次台风裹着伤心,就这么迤逦而过了。在上海也哭过了一场,好于不知滋味地来去罢。哭的时候,行人也难受,即便有一顶伞的守护,泪水依旧漫没进眼帘里;屋子里的人,则会在哭声中疯长着如蕨类般的心绪;至于睡着的人,就不知道有没有一点咸涩渗进梦里去了。

好在都是一时。若非内心执迷挽留,是无须担忧晴日忘了会约,逾期不至的。

是的,行人是我,屋子里的人是我,要做梦时也能做梦。台风来,台风走,我很好,你呢?

清晰记得上一次与你相逢是在625日晚的新疆部十周年庆典活动上。你坐在我身边,而我们的耳朵都在动情的歌声和乐音里静了下来,让开一条道,给灵魂一个安放的位置。

听到《故乡》的前奏,你轻轻喊出了许巍的名字。我知你是欢喜的。

虽然没正式提起过,不过我也很欢喜郑钧和许巍,他们的歌声里有他们的故事,也有我们自己,独自时的那个自己。有时陷于彻彻底底地孤独,有时又享受这份淋漓尽致的自我。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可也无须分明。

嘿,你可曾想过呢?

还记得,彼时邀你合照。只是想留下三年的你。虽然你已染了发,可黑白色的照片里是看不出的,只还是那个你,那个我。嗯,生活处处遍布色彩,每个人的欢喜与遭逢,不是千差万别,至少会有丝屡之别,而那个时刻定格的画面,无有差别,与你同在。

静默的,不只是一张告别前的照片。其实,这三年你的话也不多,除了唯一一次晚自习时与我长谈——现在看来,那比及剩下的我们三年说的话加起来还要多许多了。记得一次与你去作协的路上,四十分钟的车程有些漫长,以为你会与我说甚么话,有趣的,在意的,可后来都变成了我说你听,偶尔你也回应一句。剩下的没有说的话语,我想,都藏在那日的云端了。如果你愿记起甚么,从那里取回就是了罢。云应该还在那里。

嗯,自从你去了大学,装着你文字的时空似乎一下子消逝了。当我对着新一届的青春生命提起你的名字时,他们或许很难明白我的所想所念,都在你写下的字里行间了。直到前日收到了你的信,只言片语,断断续续,仿佛你和一切都回来了。这种感觉,依旧难以言喻。

也曾想你在大学,会遇到怎样好的朋友,可以一起欢喜阅读,写下心底的话语,聊天,玩音乐。是的,这些都存于想象之中,而信里你也没告诉我现实的模样。“每每开始写,却不是这么顺利”,你只这样说,一种艰涩滋味便在我心头了。没有写下的现在,会不会就像这场你在意的台风呢。我甚么都给不了,只有兀自的妄想执念,想卷走你的哪怕一点点忧愁而匆匆离开,留你在最好的日子里。

说起来,心意相违,本作常事,虽然此中不免迷惘难过,可终究还能有个未来在前头等着,我们也就在去往的路上修行与成长。我相信你,一切会平安喜乐——这句话,说出了茧子,也给了我的心。希望你收好,然后重温一下许巍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罢(我给你写信的此刻,正听着呢)。

夜晚凌晨在阳台上吹风,想起我们走在巨鹿路上的样子,头顶错落的光影,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理由。”嗯,我也不曾忘怀那个时分,还有中午我们在小店里端着TVB剧里常有的公鸡碗,吃着车仔面的情景,吃得热乎乎的。好像彼时已是深秋了罢,街路上的落叶走走停停,可心中温暖欢喜。当你在作协大厅里推开新一个文字世界大门的时候,我等在外面,等了一个午后,直等到黄昏沉落,独自,心中温暖欢喜。嗯,等着等着,就再见到了你,带着微笑的你,真好。

不见你的此刻,我依旧有种温暖欢喜,不仅是旧忆相伴,更觉得你的心中,会有光明。千回百转的遭逢之后,那一种坦然,自由化成的光明。嗯,我相信这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我在前头,等着等着,会再见到你,就像那日带着微笑的你,就像收好我的心意,然后重温一下《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的你,就像在车上我说你听的那个你,就像黑白照片里定格的那个你,就像在意台风,而我告诉已经过去的那个你。

就像我第一次邂逅的那个你,就一直住在了我心里。

唔,写到此处,忽觉得冬天好像不远了,回首窗外,那些叫得出和叫不出名字的树,叶子的绿色仿佛沉淀了一点寒意。你记得穿暖些,不然的话,再去吃碗车仔面,这样就会热乎乎的了。

嗯,还想告诉你,我的缘缘是个女孩儿,大抵在十二月中旬就要来到人间了。我愿她安好,能和你一样好。我想与长大的她一起阅读,写作,弹吉他,唱歌,旅行,还有在台风来的时候,哭的时候,做行人,做屋子里的人,要做梦时也能做梦。嗯,就过这样自由的生活。

也欢迎你来看看缘缘,和她说说话。她会欢喜,与我一样。

还有甚么想告诉你的呢?

昨日中午,在文学社活动时,给姑娘们讲三毛,与她们分享了我很欢喜的一句话——

“离开之后,我想你不要忘记一件事:不要忘记想念我。想念我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也在想念你。”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1026凌晨于怡文轩

 

附:羽裳姑娘的来信

开开老师:

这台风算是走了吗,好久不见。

六月一别便没有再回学校看过,夏天倒塌后,秋天没有如期而至,在暧昧不明的分界里,我看到的这世界似乎是不大一样了。

有很多话想说,但我又不喜交流。遇见了很多的人,发生了很多事,但每每开始写,却不是这么顺利。

夜晚凌晨在阳台上吹风,想起我们走在巨鹿路上的样子,头顶错落的光影,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理由。

祝好,生活顺利,希望早日见到缘缘。

念。

倪羽裳

想给这封信取个长长的特别的标题,不过是愿留你在最好的日子里——写给倪羽裳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