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缘会短途更长途——写给金宇婕、于文心及诸姑娘  

2016-05-27 11:14:4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缘会短途更长途——写给金宇婕、于文心及诸姑娘

亲爱的宇婕、文心、安贞、冰丽、佳华:

你们好啊。或许大家没有想到,在这个课题业已结束的此刻,我很想写一封信,给你们。

嗯,当我从坐在教室的某个角落,转而走上三尺讲台之后,除了和所有与曾经的我一样的青春生命在课堂里相会交流之外,我还拥有另外一个时空——以书信交流的方式,与他们相会,直通往彼此的内心。一直相信,生命中需要这样的时刻——于安静中说话,于安静中倾听,那些心跳,那些记忆,不会被时间带走,而是安放于字里行间,安放于内心,很美好。说起来,这九年我写给学生朋友的信已经有三百五十多封,加起来大略有七十万字了。虽然如此,我知道每一封都不同,是在那样一个时刻,以那样一种情愫写下的心意,过一分,过一秒都不可重来。嗯,这是我第一次写信给你们,不知当你们念读起这封信时会有一种怎样的感觉,我不奢望有一种快乐欢喜,只愿你们在字里行间可以与我回望这条有缘相会的简短路途,作为一点共有的记忆,就好罢。

虽然从古至今,许多人以不同形式诠释了一个“缘”字,于千差万别之中,总也有一点相同——我们感应于一次邂逅,却不料之后会就此相识。就好比当我一年多前还执教高二时,某日经过百米长廊,偶尔在展示各年级“学习能手”照片的橱窗前停步,看到高一八班有叫“于文心”的姑娘——之所以会在意,是因为和我彼时班上一个姑娘的名字读音相同,想想还蛮有趣的。不过,怎会想到今后会有缘相逢呢?现在回想起来,便觉得此中奇妙难言。嗯,其实与你们五位姑娘的相遇皆是如此,无论精彩,还是平和,都让我感动。

回想去年十月,两个姑娘来找我做课题的那刻情景,仍历历在目。我只记不得是宇婕、文心还是别的姑娘了,毕竟是第一次见着。不过,我记得当时是个阴天的中午,光线不算很好,我们恰在高三二楼的楼梯口遇到了,问及我能否与你们一起做课题。其实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脑中形而上的小松鼠在转轮里飞快地跑了起来,一会儿想着自己从未听过有跨年级找课题指导老师,且是高三老师的先例,一会儿又好奇于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说起来,我只是给五班六班代过课,虽然你们班的家宁、晓洁和冯霞也与我认识,在网路上加了好友,不过若要这样“追根溯源”的话,你们之中可又是谁第一个“真正”认识我了呢——哈哈,估计彼时你们没想到那短暂的一刻,我心里竟会有如此丰富的想法罢?说短暂,是因为我就答应了。原因简单,你们很认真地来找我,所以我不思拒绝。诶诶,这是电光火石之间下意识的决定,在告别你们之后,不得不说,我觉得些微忐忑了——毕竟自己身处高三,两个班一周近二十节课,且作为高考改革前的最后一届,教学压力不言而喻,而我自知是个学识浅薄,又懒于求知之人,不比得其他好老师,所以,真怕不能像在高一高二那样有心常常与学生们积极推进课题了,会辜负你们的期待。

是的,就在这种兀自的忧心中,这个《北宋政治对苏轼诗文的影响》课题研究小组成立了。说“兀自”,是因为没有料到你们五位姑娘都如此认真投入,使得对此课题的研究顺利地推进下去了。尤其是宇婕,作为课题组长,无论在网路上还是现实中,用心努力地组织安排,促成了最好的结果。当然,其他四位姑娘也认真负责地完成了各自分工的部分,且于答辩时有良好表现。而我,只是在课题研究伊始,在网路上寻了些相关资料与你们作参考,后来虽断断续续地与大家有过几次短暂交流,不过我仍觉愧怍。于愧怍之外,则还有一种幸运——因课题而与你们结缘是我的福祉,且对于苏轼的研究,在你们推进课题的过程中,直到最后呈现课题报告,也激发了我重新走近苏轼之愿——超乎于中文系里所知的,超乎于教学中所关注的,超乎于我所了解的那个苏轼,以一种学习的初心,去提升自我的智识境界,且涵养一颗文心。

嗯,若要说起前日下午的课题答辩,你们的表现在六组同学中是比较出色的,最后评上了优秀课题,我也为你们高兴。只是没想到答辩时,你们依旧是按照之前分工来负责绍介,我想,这种团结协作也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以后的许多事情,也愿你们共此精神。至于课题答辩末了,另一位老师所提出的两个问题,宇婕能够不迟疑地对答下来,这样的临场表现业已不错了。当然,彼时我也在思索着,个人以为还可以有如下对答——“为何要按各个皇帝在位时期作为本课题研究的切入角度?”因为每个皇帝各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执政态度,还有一批支持或持异议的大臣,在一些有代表性的政治事件发生之下,作为政治家和文学家双重身份的苏轼,笔下的作品某种意义上便是他人格与政治立场的投射,亦能借此窥见北宋政治变化一隅,所以这样将北宋每个皇帝执政时期与苏轼诗文联系起来研究,条理清晰,且有意义。而“苏轼的诗文对北宋有何影响?”一问,宇婕认为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政敌作为将其定罪贬抑的“把柄”——似乎最后还是“回到”了对他本人的影响。我以为,他的许多诗文很好地诠释了“文章憎命达”——政治失意反而催生了文学成就,使之成为继欧阳修之后,北宋文坛的又一“文学坐标”,指引了一批文人进步;且寓于字里行间的苦闷与洒脱的兴寄,影响了当时不少的士大夫,使不拘于个人政治理想的得失,走向更开阔的人生境界。嗯,以上这些是我一己之思,还望诸位姑娘与之再斟酌一二,就像研究这个课题本身,有追求,有收获。我想,这就是价值所在了。

那日答辩结束,意味着我们关于这个课题的因缘也要就此告一段落了。不过,我不以为这是终点,是告别,相信你们与我之间,还会有缘再见。我真诚祈愿五位姑娘能一如既往地以认真钻研的态度来治学,多读书,注重学习过程中积极运用好自己的情与思。因为这个过程,不仅属于治学,委实也是我们探索人生,丰厚自身的过程。

唔,杨绛先生前日谢世了,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是,“有些人之所以不断成长,就绝对是有一种坚持下去的力量。好读书,肯下功夫,不仅读,还做笔记。人要成长,必有原因,背后的努力与积累一定数倍于普通人。所以,关键还在于自己。

以此作为这封信的结束,与诸姑娘共勉。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527上午于金中园


 

附:宇婕姑娘的留言

封信引发的长说说…

课题圆满完成了。第一次当组长,还是一个纯文献研究的课题,自然会有些压力。记得那天从图书馆一下搬了十本书回来,注定这将是个艰难的过程。好在组员们的大力配合,开开的悉心指导,让我们的课题再次被评为优秀课题,结束了答辩。今天中午开开又把我们召唤到办公室,很意外,不知道要干什么,忐忑、紧张却也说不上。去的路上也在想,努力了这么久,应该会有好结果吧。是的,当开开告诉我们被评为优秀课题时,意料之中;但真正意外的是开开给我们写了信送了书。认真读完信,真的很感动——一位高三的语文老师会对我们的课题这么上心。哦,对了,开开,其实我高一的时候是文学社的成员,然而后来基本上就没去社团课了……所以我才会认识你。文心呢是之前听说过你吧,她也建议我请你做指导老师,所以就有了那天中午,我和安贞在楼梯口和你相遇的场景了。最后,感谢组员们,感谢开开。

缘会短途更长途——写给金宇婕、于文心及诸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