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时间隧道里的独白——写给龚文煜姑娘  

2016-04-05 07:46:39|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隧道里的独白——写给龚文煜姑娘

亲爱的文煜(或者是“公公公”):

你好啊。唔,前天我趁着假期写了名为《愚愫》的新小说,里面想象有一条时间隧道,可以让时间随着心意漫长化。写完之后,发现于现实中其实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时间会随着心意而短暂化,所经历过的远去的日子会变得近在咫尺,仿佛是昨天之于今日一般。这种感觉在我想起与你在那夜晚自习交流时,尤为明显——可事实上,你知道么,那份记忆距离此刻与你写下这封信,业已过去近四个月的辰光了。嗯,或许真有一条时间隧道,无论漫长化还是短暂化,总伴着记忆而生,一直安放在心里的。

说起你我之间这样的时刻,是有不少的。一些或许是一个镜头的瞬间,我没有意识到的,而你注意了,抑或相反;还有一些可能会同时牵起两个人的心绪,让我们清楚分明交集所在。无论开心的,不开心的,我都感谢你,因为都是出于真实自然,而这些都让你在我的心里分外鲜明。

比如前一周周五放学后,你我的短暂对话,似对彼此的一种情绪宣泄。我回办公室难过了许久,大概近五点才准备回家。这或许是从教九年来第一次这么难过,同时也让自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像陷于一个独自的苦境。我也想过换作其他的老师有多好,可委实求不得那样的洒脱,我无法忽视你的感受,因为你是我的学生,是在最美好的年华里与我有缘相伴的人儿。我知道彼时的你或许在课业上及其他方面都遇到了不顺意——这样设身处地地想想,大抵我也会将无尽的烦闷,对这样一个只会鼓励大家,而委实无用的老师宣泄出来的。嗯,还好我念书时没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是为庆幸。可不幸的是,现在终于还是有了一个,而且你恰好遇到了……

虽然事后你在网路上安慰我说,彼时你自己有些冲动(我又何尝不是呢),可问题的确存在,所以你带给我更多的思索,是该如何改变当下的局面,即便这不是甚么伟大的转变,我也定当全力以赴。正因为你给我的这一次震撼,才促成了我在认真授课的基础上进一步反思自我,更加清晰地思虑下一阶段的授课内容——比如上周那节精心准备的议论文审题立意的导课,以及下面每天会进行的审题训练,等等。做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是我的初心,现在,则不止乎问心无愧,而应永远加倍努力下去。嗯,请你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嗯,文煜,此刻我依旧想告诉你,那些在你看来的“心灵鸡汤”,委实不是甚么甜言蜜语,而是我的真心——从教九年来从未变过的,给所有与我相逢的韶华生命的一颗心。它微小,却始终炽热,不期待谁的欣赏或牵念,唯有期待着认真守望我所牵念的你们。

说起来,我自己在十三年前,差不多也就是高考冲刺阶段罢,也曾陷于一种悲伤的境地。学习成绩较之于你,真又差了许多,心情自然是不好的——可这种“不好”根本不会自行消退,反倒是明显感觉阻碍了自己前进的脚步。当然,我也不是甚么悬梁刺股的志士,只是每天告诉自己要做些甚么,只为了不为逝去的时光而后悔。即便有这样的心念,后来也无有甚么引以为傲的“励志故事”可以讲述——是的,就这样在苦涩与平淡中,我熬到了高中的尾声,没有报以甚么“成功在此一举”的心念,只求对得起最后阶段自己的付出。结果,倒还不算差,虽然是苟延残喘地进入了上师大中文系,不过,之后的学习生活大抵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了……文煜,你知道么,回望高中最后的倒计时,我现在觉得那时的自己正做着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就是与另一个失败的自己在默默地抗争。说“非常勇敢”,是因为有许多人不去抗争,抑或没几个回合就泄了气,而彼时连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我,却这么一日日地熬过来了——不问另一个失败的自己有多伤心,且让他去好了,我拥有的是今天和明天,它们都等着我给出积极的回应。直到现在,于许多时候,我仍是一个失败者,就好比那日面对你的宣泄,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与你任何有用的帮助,这与我当教师的初衷可以说南辕北辙,痛苦万分。不过,那段十三年前的短暂经历提醒着我,应该理清芜乱的心绪,明白问题在哪儿,而后以自己的方式作些甚么,不求彻底解决问题,但求有一点好的转变。所以,我必须再次振作,如果连自己都没有信心,该如何面对你和大家呢?是的,我不仅要振作,更要努力让你好一点,即便这是我的一厢情愿,也想你明了这样的心意——为了你自己,和那个或许不顺意的自己分道扬镳罢,努力专心于当下的课业,且把那些不好的心绪都宣泄给我好了,当你可以专注于接下来该做些甚么的时候,我觉得那样的你就是最棒的了;至于对于我有甚么意见建议,也不妨直接告诉我,我不怕伤心,只愿你好的。即便眼前暂时一片黑暗,我仍希望你守护好内心那盏明灯,我也会把自己的心灯与你照见,告诉你,要一起迎接夜阑之后的光明。

嗯,文煜,一直没有对你说,在我心里,你是一个特别“鲜活”的姑娘,喜悲都写在了脸上,随性自由,很纯粹,是我欢喜的。不仅如此,你还是第一个真正让我伤过心的学生朋友(说到“第一个”,总是值得纪念的罢),说起来,那日真得难过呢。不过,我相信这段记忆之后,续写的会是美好与快乐,这才是你我之间,在那条时间隧道里,留下的故事罢。

唔,还想对你说甚么呢?记得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那天,两个班唯有你一个小丫头想给我来一次小小的恶作剧。后来我在一瞬间觉察到了这个“陷阱”,且于第一时间在网路上与你留言,告诉你我是如何“侦破”的——说起来,还是因为你含着的期待与快乐的眼神和表情,“出卖”了你的“良苦用心”。虽然那一刻就这样过去了,其实,此刻还想告诉你,就在彼时的一刹那,我的另一个真实想法是,就上一次当罢,然后见你笑得开心,就好了。这种好心情,如能随你直到高考成功的彼岸,我也欢喜。

可惜。彼时自己没有做好这种准备。所以,我把这种情形写进了那篇名为《愚愫》的小说里,是对遗憾的偿愿。希望文煜读到它,可以比别人更明白故事里的那一点真实,因你而在。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45日凌晨于怡文轩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