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写作,以及春时——写给吴艳姑娘  

2016-03-19 08:23:54|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以及春时——写给吴艳姑娘

小艳:

你好啊。昨日下午收到了你的来信。如果我的这封回信写在明天,或者你于彼时看到,那末,离上次我写信给你,正好过去了两个月。每次写信时,我都会下意识去看看上一封信的日期,或许是愿回想时间的此端与彼端之间,自己经历了怎样的一段路程,然后再想想,下一封信到来之前,又有怎样的人生等待着自己?诶诶,说白了都是妄想,毕竟过去的回不去,即便回忆,也会有遗忘的东西,至于未来,又有谁可以预料呢?在时间面前,我只有恍惚和后觉。

昨日你来信之时,我已坐在电脑前,批改了六个小时的联考试卷。较之于平日,更加紧张忙碌,不过,这样的专心投入至少让自己暂时忘却了心中烦忧,也不是件苦事。是的,自从父亲去了惠州治疗,我便少了一丝近在眼前的心痛。这一周,就在上课、备课、监考、做试卷与批试卷中平静地度过了,似乎跟往常没有太多区别,只是不敢去想甚么。而立已过,我发现最深处的自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阅卷片刻休息时,便念读起你的来信。其中读到了你的快乐与烦恼(或者说困惑)。说真的,关于写作之事,我也说不出个门道来。即便在中文系里,我们的写作课程也以赏析为主,且须个人自由体味;工作之后,虽一直没有停止写作(九年来,短篇小说大略也有百余篇了),可只是聊以自娱,真的拿不出手。而你早在中学时代业已醉心于写作,几乎没有停止过,这一路写来,我见证着你一次次的进步。现在你的工作较之于我,可能与文字的关系更加紧密,故而阅读写作定然勤快,体悟见解也在我之上,因此,我只能试着答复一下你来信里的两个问题,纯粹个人之见,以备参考。

关于“如何增加文字的感染力”,我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太难解答了。因为若是写作大家的话,这一点是归结于他写作能力的一部分,甚至在作品中是极为自然地呈现出来,即便有所设计,也不会如我们所想的那般费力罢。当然,他们中少有天才,大抵也是靠观察生活,领悟人生,阅读积淀,勤于笔耕才能做到后来的潇洒自如。而对于我们这些写作爱好者而言,“文字的感染力”必会是写作中关注的重点,可也是一道无法预料能否跨过的坎。因此,我们还是要对优秀的文学作品认真观照,才会对这个问题有一些启发罢。若要说道一些,以我个人的阅读经验,增加文字的感染力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务须注意的根本是情感主旨,主干是情节设计,枝桠是语言表达,而感染力则是在枝桠上盛开的花。嗯,首先说说情感主旨,那些表达“人世常情”的便容易与读者产生共鸣,因为只有共通的情感体验,才能唤起这种共鸣之效。我曾多次提到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之所以历久弥新,动人心扉,是因为他写下的是每个人在少年时会有的初恋;又如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虽不是小说,但亦是写人记事),理解亲情是我们人生的重大课题——写作本就是情感传递的一种方式,虽抒一己之情,可情不狭隘,大略就为达成好的感染效果打下基础了。其次谈谈情节设计,没有好的情节作为支撑,即便表达的是人世常情,也难寻味。对于中长篇小说,就是要在清晰的主线上不断推进点滴细节,积累到一定程度,情感自然蔓延。如岩井俊二的《情书》,阿树和藤井树一起骑车,在图书馆看书借书,最后相遇时传递了那本《追忆似水年华》……这些细节以及种种巧合的设计,拼出了整部作品的温暖纯净的情感。类似的还有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对于短篇或微型小说,因为篇幅有限,一两个情节写到位就好了,要以巧取胜,留给读者想象空间(这样的做法符合接受美学理论,即让读者在阅读与想象的参与中完成整个审美活动,获得愉悦)。如张爱玲的《爱》中写到那个春日夜晚,两个青年静静邂逅,那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这一情节就足以在女主角的沧桑人世中留下来了,也同样在你我的心中感慨不已。最后在提一下语言表达,我个人以为文字精巧固然能给读者以美之感受,不过这还不到止境,就好比金庸先生笔下被众人唤作“剑魔”的“独孤求败”,他最初用的是利剑,而到最后“草木皆可为剑”——这才是最高境界了罢。想说的是,追求文字精巧可作为一个阶段的目标,不过,真正好的语言表达,应把朴素而耐人寻味作为努力的方向。事实上,文学体裁是可以触类旁通的,我甚至觉得完全可向散文家看齐,加以锤炼而成就小说的语言。像沈从文、梁实秋、何其芳、林斤澜、汪曾祺、季羡林等诸位大家已无须多提,就当下青年散文作家而言,我个人比较欢喜李娟,她的笔下草木有情,自然细腻,富有感染力。总之,希望小艳能全面看待“文字感染力”的问题,要多阅读,思考与练笔。

至于“叫好与叫座之间该如何权衡”,看起来回答会稍许简单一些。首先,我以为一个写作者的初心应是努力追求作品“叫好又叫座”,没有这样高的目标,自己努力的起点也会比较低,且缺少进取动力。就举你所言的历史题材的小说或者说“古代小说”,其实也有不少双赢的作者,并非都是粗制滥造却无端受人追捧的。比如流潋紫和蒋胜男,我随妻子也读过一部分她们的作品,感觉很好。你如果要写这类作品,就应该以她们为榜样,须严肃认真对待笔下的故事,而非漫无边际地胡思乱写,还要懂得相关的历史和文化知识(否则就会写成“四不像”,徒增笑耳),写出典雅大气与细腻情怀。第二,即便永远只是行进在追寻“叫好又叫座”的路上,那每一步也应迈得沉稳,以写得认真谨严作为对自己的要求。古有贾岛的“推敲”之辨,欧阳修《醉翁亭记》的“环滁皆山也”一句精简之思,今有鲁迅之短篇小说《肥皂》数易其稿,皆可为勉励精进之借鉴。记得四年前我买了当时刚刚出版的集结了众多法语翻译大家共同翻译的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四年后的今天,价格几乎无有变动;也看到不少付梓的网络小说,没过多久就沦为“十元四本”的命运,比福州路上论斤卖的书都便宜。为何有这般天壤之别?因为前者太经典了,故事、笔法等等,样样细致考究,引人入胜,而相比之下,后者实在少有可圈可点之处,往往是不知所云,自得其乐。至于当初在网路上曾红极一时,想来,多是因为诱惑了某些缺少良好阅读基础的青少年,满足了他们一部分的猎奇心理——如果他们能与一些好书为伴的话,断不能眼界如此狭窄了罢。小艳,请你记得,写作是一种美的体验与传达,唯有好好写作之人愈来愈多,才能规范读者正确的审美品味,才能将真正的美好传递到读者的心中,是为功德一件。希望你不要屈从于当下的“幻象”,不要心有不甘,而是要怀着正觉之心,写好自己的文字,这才是我认为的写作上的正道了。

嗯,昨日也收到了你发来的微信推送,我觉得几个都挺好的。至于你老板的想法,我以为听她的就好了,毕竟这是工作,而不是你自己的纯粹写作。你只要认真去做,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至于修改及最终结果,便应根据公司需要而定,这是常情。嗯,我也加了“广艺图文”的公众号,这样便可于第一时间看到你的“新作品”啦。大略也在今年一月,以前上我文学拓展课,现在已是大一的一个姑娘来信说自己去了校学生会新媒体部门,接手了微信公众平台的推送任务,我在给她的回信里也提到了你,希望她能像你一样为了尊崇自己内心的意愿而去努力。

唔,你随信附上的那篇小说,我还没看上几行,想是自己缺少耐心罢,又或许牵念着想早点与你回信,之后手头还有许多事要做,故而暂时搁置了罢。说起来,这样的日子可能更适合自由散漫一些罢?最近的天气逐渐回暖了,虽然时而潮闷,时而还夹着寒意,总之,见到了花开,春天就是来了罢。想着若是有些时光,能和小艳一同走走,看看,说说,应是欢喜了。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工作顺意

开开

2016319早晨于怡文轩

写作,以及春时——写给吴艳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附:小艳姑娘的来信

开开:

早春二月,终于有时间给你写信,你好吗?

早春的天气乍暖还寒,时晴时雨的,像足了孩儿善变的脸。虽然各色花卉竞相绽放,但空气里依旧残留着寒冷的风,在开开的眼里,今年的早春又是何种滋味?不管多么寒冷,冬天已是末日,温暖的春天终将到来,带来新的生命,新的希望。开开,春天温暖的阳光,你感受到了吗?

我近来的处境还是不错的。找了一份喜欢的工作,终日与文字为伴。闲来可以看书喝茶,也可以去走走看看,日子是闲适的。近日刚去过无锡,可能去的不是时候,烟波浩渺的太湖并没有诗里的那么美丽,唯一的乐趣便是在太湖边上逗弄水鸟。然后匆匆结束了这次踏青。

近日也看了不少书,却不知为何,今年和《西游记》有关的书多了不少。是因为今年是猴年还是因为六小龄童没有被邀请上春晚?对《西游记》的探索之势都快赶上红楼梦了。原本以为西游记只是讲述了师徒四人克服困难去西天的故事,无非就是告诉我们要坚持,不能半途放弃,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有后台的妖精都被接走了,没后台的都被打死了”

“孙悟空本事很大,本事再大能大得过佛祖?所以你的本事永远没有老板大”

“孙悟空本也是妖精,却为了修成正果,要将金箍棒挥向自己以前的兄弟”

这些新的见解几乎把矛头直指现在社会的某些现象,听起来很有道理。这到底是哗众取宠曲解了吴公的作品,还是这部经典作品真的焕发出新的内涵,只怕还需重新读过才知。

写这封信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像开开请教两个问题,希望开开不吝赐教。

第一:如何可以增加文字的感染力?

读过一篇短篇小说《猫》,虽然内容过于血腥,有些变态,但是看完之后,我自己都觉得恶心,觉得喉咙里仿佛有东西梗着,十分难受。甚至有几天,每次看到肉都会想到这篇文章。且不论文章的立意是否可取,但是文字的感染力十分到位。甚至我养猫的朋友都说,她对养猫都有心理阴影了。可见其文字的感染力。

反观我的《琴师》,开开是读过这篇文章的,感染力并不是很强。最后男主与女主诀别的场景,我自己都不曾感动,谈何和感染读者。虽然可能题材和体裁都不一致无法做比,但是我真切的感受到我的文字缺乏感染力。我很想知道该如何增加文字的感染力?

信后会附上《猫》的原文,与开开共同品鉴。

第二:叫好和叫座之间该如何权衡?

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甚至对我的工作产生了影响。从文学创作而言,如今网络文学兴起,渐成燎原之势。网络文学能够取胜的秘诀就是胡说八道,而且更多人喜欢看这种胡说八道的东西。

就我熟悉的古代小说而言,大致几种套路,宫斗类:一群女人到处折腾,女主无非就是不愿卷入宫斗却被迫卷入,从清纯少女变成无敌女王。总有一个皇帝不喜欢却不得不因为外戚被宠爱的妃子。总有一个表面母仪天下暗地里坏事做尽的皇后,而女主永远都是皇帝的真爱。女强类:女主本事大的没边,只要是个男的都会喜欢,几个男的围着她转,可以放弃尊严放弃家世,放弃功业的跟着女主。

语言上半文不白,甚至完全就是口水文,更不用说立意或者价值观。这种文章似乎很受读者欢迎,而且现在的市场上充斥着这种书籍。我在网络小说圈子里玩儿过一阵,我在想是学着去写这样的文字,还是保留我现在的风格?

工作上也是如此。我给开开的微信上发了三个链接,都是我做的。从我本心而言,我喜欢明信片的那个,中间那个秋千的勉强可以接受,但是老板喜欢的是最后一个秋千的微信。第二第三个差别就在于,一个做了一个秋千相架的广告。老板说,看不懂第二个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猜我是想卖相框,不知道客户是不是这么想的。我跟他说,客户也会这么想的,客户不是傻瓜。她却说,就是要把客户当傻瓜!

且不说客户是傻瓜,给傻瓜做东西的人又是什么?多年前,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恩师曾说,你的文章太罗嗦,什么都要交代清楚,别把读者当傻瓜!

我应该跟着大众的口味去改变吗?

有人说当我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可以根据我的想法走,不然就跟着别人走。什么又叫足够强大?自己做老板?那么还有客户的口味压着我。真的改变,我当初执笔的初衷又是什么?有违初衷真的好吗?所以,我很迷茫!

昨天接到邀请函,市东中学百年校庆。九月十日举办校庆典礼,我们相约去为母校祝寿。昔日同窗,有些自毕业后就不曾联系,有些已成闺中密友。再次相见不知道他们好不好,已有一年多不曾见过恩师夫妇了,不知他们是否还是一年前那样的风华?这样想着竟对半年后的庆典充满了期待。

开开可还好?马上又要高考了,学弟学妹们可还好?开开可有什么想要告诉我?期待着与开开分享春日的心情!

小艳

2016318

于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