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2016-12-31 11:05:35|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第一封

亲爱的恩泽姐姐:

你好哟,我是缘缘。我刚刚,做了一个甜甜的梦呢,是很甜很甜的喔。虽然我也说不清楚,不过只是愿与你分享这种甜甜的感觉呀。嗯,如果恩泽姐姐能够缩小一点,再小一点,小到能钻进我的梦里去,那么,应该就能尝到甜甜的味道了吧。

当我慢慢醒来,又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哇,看见一个好可爱的…………这个是什么呀…………不管啦,是个小眼睛,小嘴巴,小耳朵,小鼻子,小手小脚,还有一个我没有的小尾巴……总之是样样比我还小的小东西。

我好喜欢呀,当我睁大的眼睛看着对面这个好像永远睁不大的小眼睛的小东西时,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大哟,真好玩。只是它好像有些不认识我,所以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是看着我。我想,或许它也是刚刚来到地球,会有些陌生、害羞的吧。因为我什么都比它大的缘故,所以它应该叫我姐姐啦。姐姐应该要热情一些的,对吧?所以我尽力张开自己的小手,想去牵它的手呢。嗯……当我的手轻轻向它的小手靠近时,它还是那样的表情(似乎没有觉察到我想与它做好朋友么),不管啦,握住手就是好朋友了吧……只是,为什么我把手都伸过去了,整只手臂都伸过去了,我还是碰不到它……是我的手臂太短了么?我可也使出吃奶的劲儿了呀……可那个可爱的小东西为什么睬都不睬我,就算它的手再短,也像我这样努力往前伸的话,就能拉住了呀。

……我不要做姐姐了,我就是缘缘,就是缘缘…………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第二封

亲爱的阿圆姐姐(难道你还有别的名字么):

你好啊。作为一只非同一般的小松鼠玩偶,自从受你之托,与你告别之后,我就被开开捧回了家里。他把我在婴儿床上摆了一个侧卧的造型,就放在你说过的那个缘缘的面前了。我专注地看着她,她似乎正做着一个甜甜的梦呢,因为我看到了她在笑,只是这个笑容极为轻微,如果不是用心去体味,便不会知道她是开心的呢——我想,如果阿圆姐姐能够缩小一点,再小一点,小到能钻进她的梦里去,那么,应该就能知道她的开心了吧。

我就这么等着她醒来的初次见面的时刻,等得都有些肚子饿了(虽然小松鼠玩偶似乎不需要吃东西的喔),她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姐姐真应该来看看,好漂亮的眼睛哟,诶诶,不仅是因为她比我的“芝麻眼”大了好多好多,而且她的眼睛就像一泓清泉,仿佛能涤荡一切(虽然我不能跳进去洗得香香的)。

嗯,她渐渐发现了我,像发现了一个超级有趣的……小东西(她估计还不知道什么是小松鼠玩偶吧),盯着我看了许久,看得连我也感觉自己在她的目光中变得好小好小的了。见我一动不动(说起来我在自己不是真松鼠这件事上还是有清醒认识的,至于说话之类的嘛,估计也只有靠想象和心灵感应了),她竟然把自己的小手伸了过来,再伸过来了一点,似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呀……要知道,我也很想和她握握手,做个好朋友,不过,我一时半会儿伸不了手啊。

只听得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手乱舞。可我就是一只小松鼠玩偶啊,我又不是小松鼠,不是小松鼠,她哭,我也委屈地想哭了…………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第三封

亲爱的恩泽:

你好喔。谢谢你把这只可爱的小松鼠玩偶给了我,也给了我女儿缘缘。我也打算给它取个名字,嗯,就叫小圆罢(哈哈,如果你有更好听好玩的名字,就用你的罢)。我把小圆带回家后,就把它轻轻地放在缘缘的小床上(彼时她正做着梦呢,也不是道是一个怎样的梦,说不准靠你的想象,还会有点儿线索罢),摆了个侧卧的造型,这样缘缘一醒过来,就能看见新朋友小圆了。眼看着她慢慢醒来了,第一眼就见到了小圆。她似乎很来精神,对着这个新朋友看了好久,我猜她在想,这个小东西(以后我会告诉她,小圆是只小松鼠玩偶)真的好小啊,简直比她还小许多呢。嗯,我觉得最吸引她的应该是小圆的小眼睛——是的,小眼睛才迷人嘛(嘘,别让缘缘知道哦)。

不一会儿,缘缘就伸出了小手,全力以赴地向小圆伸去,简直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可惜还够不到它。我真想把小圆往前推一推,这样她便可以握到这个新朋友的手啦。不过,又想着小圆本不能动,如果这一次就这样起来的话,以后是不是就要我天天帮忙了呢?就在迟疑之际,缘缘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努力终是不能打动眼前这个小东西靠近一些,于是伤心的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我想,如果小圆能听到的话,说不准它自己也会哭的。

甚么,你是问怎么哭吗?应该就是……”了罢。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第四封(算是彩蛋吗?)

亲爱的恩泽、恩泽姐姐和阿圆姐姐:

你好呀。其实上面这三封信,是我,也就是开开,和缘缘,以及小圆共同写成的(因小圆强烈要求,在信里,它不要做玩偶了,就要做一只活泼可爱的小松鼠,因为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和缘缘玩啦)。因为她俩都觉得写字麻烦,所以就口述下来,让我听写了。担心我写的不是她俩的心意,所以你看到的这些字字句句,都是在缘缘和小圆的认真注视下写成的(不如以前我自己与你写信这般自由了),并且她俩就我描述有一丝不到位的某几处细微末节的心情,提出来了修改建议,以期原汁原味地再现那日小圆与缘缘见面的动人场景。

那末,为甚么要把这些写下来呢?嗯,这不仅是与你的感谢,而且也是一份跨年的礼物哟。所以,噔噔噔噔……重点来了,她俩说,这是给你的一封“奇妙的信”(偷偷地容我插一句——也不知奇妙在哪儿了),祝心爱的你在新的一年里身体棒棒,微笑甜甜,吃饭香香……(好罢,反正是一连串可爱的叠词了)。好咯,这封信就写到这里啦(终于大功告成,她俩击掌相庆)。2016年的最后一天,希望这封“奇妙的信”可以陪你开心。

缘缘说,“恩泽姐姐再见,有空记得来看看我喔”。小圆说,“阿圆姐姐再见,有空来看缘缘时,记得顺便看看我喔”。我说,“你们俩说好了没有,写了半天才写了这点,真是累得想哭了”。缘缘问,“爸爸也会哭吗?”小圆也问,“怎么个哭法呢?”

于是我就放下手中的笔,“哇……”了出来。

对咯,这封奇妙的信就写到这里罢。如果恩泽读到这里时,也可以轻轻地悄悄地“哇……”一下。嘘……也许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哟。

奇妙的信——写给恩泽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第五封(甚么,竟然还没结束?)

亲爱的恩泽:

哈哈,我连信末必写的“祝平安喜乐,福慧双增”和年月日都没有写,怎么会结束了呢?

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嘘……我好像听见你刚才对着这封信“哇……”了出来,所以,以下内容可以看作“奇妙的信”的番外篇(趁缘缘和小圆去玩而好好写的信),也就是我所说的“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你看,灵验了罢)。

嗯,前几日终于读到了你新写的小说——《我们去看日出吧》。说“终于”是因为之前你早已写好,而我却委实不知。犹记得那日来学校给大家发喜饼,发完后只见你从教室的窗户张望出来,问我是不是发完喜饼又要走了,我说是的。于是便见你有些失望地嘟着嘴坐回座位上了(难道是我的错觉?)——我想,是不是那个时候,你已经写下了它,很想与我分享了呢?唔,不管怎样,我想告诉恩泽,当我后来念读起这个故事之时,有一种美好的感觉。如何美好,我却说不清楚,就像睡着的缘缘有时微笑一样,知她应该正做着一个甜甜的梦——那个梦是怎样的甜甜滋味,我却说不清楚,不过看见的,业已能转换成一种美好的感觉与想象了。总觉得青春的恩泽,笔下的故事也是青春的,且我能想象,哪些故事都是你一气呵成的,而非举步维艰,字字难产。所以,有灵感时,不妨多写写啊。读你的文字,是一种享受。

虽然这个故事本身简单,没有很复杂的情节,讲的就是“想”着他约我看日出的出发时的情景,而文末梦境竟然照进了现实。不过,回忆、梦境与现实三者的交叠,读来还是有滋有味的。尤其是结尾,“其实我是愿意的,愿意永远都不醒。可我还是醒了,睁开眼睛以为所有都只是梦。我躺在柔软的床上,屏幕上只跳着一条未读短信。他说‘我们去看日出吧。’”——似很轻巧的把之前的感伤转成了一个淡淡的新的开始,较之于结局“峰回路转”的写法,这种“轻巧”的笔调更是我欢喜的。此外,对于骑车的“眼见”与“心见”的内容——“他在前面骑,我在后面跟。他红色的风衣尾飘啊飘,像极了从他头上落下的枫叶,飘啊飘,飘进我车前的篮子里,沉睡不醒。”三言两语的画面勾勒,读来细腻可感,真好。

如果要白壁指瑕(即便缘缘和小圆说要对姐姐温柔一些,不能伤你的心,可对能够趋于更好的写作境界的人儿,我不能放松要求),我以为在两个方面上,可以做得更加好一些。其一,符合现实真实。说起来,我在念书时也有不少次凌晨出门的经历,而且也与小区门卫熟悉,却也没见他问我去哪儿之类的话,甚至也不会每次招呼对方(确实也无须次次如此罢?)。而本文中那个门卫的询问,似乎稍有一点“热心”了——即便确实是作为写作者的自身经历,写在给读者看的故事里,还是要让它更加合理一些(尽可能符合“人之常情”),比如交代一下门卫与你之间存在的某种关联,像“是爸爸的老同学”之类的,或者“我”没带表,等了一会儿不见他来,就问起门卫——这样下来,他的关心询问就更合情合理了。其二,是遣词造句的打磨,比如“有人指着月亮大胆地喊道”——为甚么是“大胆地”呢,“胆小”的人就不能说出想去看日出的心念了么,是不是“大声地”更能显出青春的恣肆呢?又如说起那个门卫“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里“大大的”似没有重复的必要。诸如此类,虽是小节,为了阅读审美流畅,仍须注意。当然,在这些方面,我自己也没有做好呢,所以,亲爱的恩泽,就让我们一起在小说的国度里认真前行,创造一个个美好的故事罢。

嗯,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想要跟你说。就是——

“爸爸,你在做什么呀?”“哥哥(小圆这样叫我好吗),你在做什么呀?”缘缘和小圆玩着玩着,忽然发现我不在,于是又来找我了……看来,亲爱的恩泽,要说的这次怕是说不成了罢。

“诶,爸爸怎么还在跟姐姐写信呐?”缘缘说。“对哦对哦,不是已经写好了吗?那又写了什么呀,快让我看看。”小圆说。

“我在给这封奇妙的信写上最后的祝福呢。不骗你们哟。”我擦了擦鬓角无奈的汗水,说道。

 

祝亲爱的恩泽新年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缘缘、小圆、开开

20161231上午于吵吵嚷嚷的怡文轩

 

又及:对咯,这封奇妙的信就真的写到这里罢。如果恩泽读到这里时,可以轻轻地微笑一下。为甚么呢?嘘……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哟。

第六封(哈哈,骗你哒)

只愿你喜欢这封奇妙的信。

2016年最末一天的,写给你的信。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