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写作的好滋味——写给寿晓雯姑娘  

2016-12-23 07:43:5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的好滋味——写给寿晓雯姑娘

亲爱的晓雯:

你好喔。记得周二那晚整理书架,找到了十多年前读过的一本《中国当代文学史》,便又想起大略一个月前,你曾问起我对老舍先生的评价。彼时我说,“不好评价啊,我看他的作品不多,而且观点也有中文系教材先入为主的影响”,却是真的。虽然欢喜现当代文学,可较之于外国文学作品,我在中文系里委实读得少了些(即便开设了几年的“品味阅读”拓展课,我也是讲西方作家为主——因为好讲,不用费太多神思),而读得少最怕人问,因为不知该如何作答,胡说一通等于害人,支支吾吾又显愧怍。面对两难困境,我还是选择愧怍,误人子弟并非师者所为。使得,也就是带着与你留下的这份愧怍,我便时时将之记在心里(当然不好说心心念念,只是有了浅浅而绵长的不会消逝的记忆)。直到这次找到中文系读过的书,这样一种记忆的愧怍又重新浮上心头。虽然要找关于老舍的资料与评价,或许《现代文学三十年》更好一些,可一时半会儿没有这样的选择,又记得你很想了解老舍,于是,姑且把《中国当代文学史》中关于老舍的话剧部分以拍好照片的形式传给你,权且与自己一点安慰。没想到就此与你在网路上语音畅聊了许久,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你不仅安慰了我这隐隐的愧怍,而且还与我这个本就是“话痨”的人讲了不少话,真心感谢。

回顾之前与你几次交流,你都表达了希望好好写作的心念,这也让我很开心——记得有一次对你说“……是‘噗通噗通’跳着的文心啊,就等你去写啦”。嗯,我想你就有这样一颗文心,否则,只要把现实生活过好就可以了,也不会与我说出想写作的心意。其实,写作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或者说是比普通人对文字多一份热爱之人,并非是一件很沉重的事儿(虽然对待写作本身应该要严谨的),或者说,我们写下的文字无须传播开去,以圆个文学梦甚么的,大略就是有趣好玩,或者内心不吐不快,那末,就不妨借助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记录下来,以使记忆的仓库不要显得空荡,也为好事一桩。当然,从写作心里学的角度来看,即便是我们随心而写的文字,或多或少都有一种主观上想写好它的心念(即超越了原始的人物、事件或心情本身的一种理想化的情感),因此会用心写,做一些必要的文学加工(这一点在小说这一文学载体上最为鲜明),而非把生活的毛坯单摆浮搁在字里行间——这也就是使得我们所写的东西大抵不至于干涩平淡的原因之一了。

嗯,回到前面所说的,如果遇到有趣好玩的事儿,或者内心积久而想抒发之时,不妨写写。在那一时刻写下的文字,一定比你事后回忆的要生动活泼,也容易掌控。比如,当我前不久得知我的学生们史无前例地没挤进作协创意小说赛第五轮比赛(前三届均有学生获奖),与“上海文学新秀”称号失之交臂之后,心中难掩失落,就以此写了篇小说《失马》(当然,直到与你写信的今日仍在修改);而前几日一个姑娘来信说起大学体育课有一项“定向越野”测试,自己很努力地把整个校园全副兜了好几遍,在测试前就了然于心时,又让我有了灵感,于是写了新小说《返返》。当然,作为小说,肯定还要添加一些想象才成,否则滋味寡淡。而散文则力求真实,能够将自己“私有”的情感,变成一种与读者共享的人生共鸣(在诸多文学形式中,我以为散文难写,因为是一种纯粹的展现,把握不好分寸,失真了,一眼就品得出来)。诗歌说来则有些复杂,跳跃隐晦或者绵长激烈,风格不一,也说不上哪家哪派所宗之法可以作万世之准则,只好自行体悟了罢。总之,无论写甚么,都应“我手写我心”,如果没有要写下的那种心情,那末,即便提笔,也会像写考试作文一样,艰涩难产,多半亦是空洞无物。

与你交流时,得知现在的大学生活丰富,你又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也有须要自己负责的任务。想来,这些活动的策划组织与沟通协作等诸多能力的涵养,不仅会为你将来走上社会,锻炼出一定的能力;同时,这些丰富的体验也能助你积累“写作素材”,虽不能说所有的积累都能化作一时文字,不过日子一长,会沉淀下你对人生的诸多见解,它们同样会在你某一时刻落笔时,化作灵感或是文笔,融入字里行间。所以,你说当下挺忙碌的,也很充实,没有甚么写作的时间,我觉得不要紧,机缘成熟了,要写便能自然而成。当然,除了生活体验的积淀之外,另一条去往写作的通途便是阅读。于我而言,最是有感于阅读的好处——在中文系四年,仅读了百余本书(最厉害的一个姑娘读了近四百本),便支持我在三尺讲台上讲授课本内外的知识;这些年反复读村上春树、读海明威、读卡佛……自己的故事构思和文笔都深受启发,不像当初那样稚嫩青涩了,且自觉进步常在。是的,阅读佳作便能内化为一种写作的功力,读得多了,自然好写,且会带着不断提升的眼光来对待自己的文字,以期有创新变化,提升作品质量。所以,亲爱的晓雯姑娘,等你忙过这个阶段,还希望能找些好书,见缝插针地读一读。这不仅为了写下些甚么,而且同样会观照你的现实人生,且引导灵心精神去往更好的境界。

很高兴,昨日你与我分享了“新鲜出炉”的《选择性倾听》一文。这是我第一次读到你的文字,如同这第一封写与你的信一样,有些激动。嗯,一种最鲜明的感受是,晓雯姑娘的文字很实朴,写出了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细微末节处流动的深沉父爱,真好。我觉得你很适合写散文,实朴的文字(也就是先前提到的“纯粹的展现”)最是动人心扉,这篇文章,我读便与我心有了共鸣。如果说白璧微瑕,大略有两处,与晓雯姑娘说来,却仅供参考罢。一是《选择性倾听》这一题目还须斟酌一下,根据文中“让我的父亲只听到了与我身体生活切实相关的东西,他不问我考得如何,只问是否很难……”一段文字,我读下来,与其说是“选择性倾听”,不如说是“选择性倾诉”,因为自始至终是彼此只把自己想要对方明了的心意传达过去,是爱,也是安慰。二是本文的最后一段,我以为还有修改的空间。嗯,最后一段跳出了之前的感性故事,而要做一个理性的“普世”归纳,其实这是很有难度的。就目前你所写的内容看,读来隐约觉得似于前文有几分“脱节”,而非紧密关联。我个人以为对此可有两种处理方法,一是干脆省略不写,因为由之前与父亲的通话而得感触,业已让读者明了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即便只是你心意的八九分,那剩余的一两分也最好让读者自行琢磨体味——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说,读者是很愿意把自己的思想情感带入所读的作品中,而提取自己的感悟收获,较之于作品百分百把道理“讲清楚”(哪怕再好的道理)要更胜一筹;退而求其次是细细加工最后一段,即处理好与前文的紧密联系,且把道理再讲得深透一些。对于后者,换做不善写散文的我可能就写不好,因为此中感触如何上升为普世价值,委实不好拿捏——写作或许就是这样,感觉不好拿捏的不如暂且放一放,等今后有了体悟有了拿捏的能力,再举重若轻罢。嗯,与晓雯姑娘的希望是,这两种方法都尝试一下,看看哪种效果会更满意些,毕竟我只说的是自己的感觉。其实这种斟酌与尝试的过程,就是进步的过程,也是写作的乐趣所在了呀。嗯,下次有机会的话,可以再与我说说你的感受喔。

唔,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些话。其实,晓雯,以前听到你的名字,只知道是个理科班的很优秀的姑娘,此外真是抱歉,即便我们曾经在校园里见过面,我可能也无法想起你的面容来……虽然这样的“陌生”直说出来,或许让你有些伤心失望,且去年六月中旬你我在网路上互加了好友之后,我们的交流也不算频繁,不过,我真心明了自己有这样一位学生朋友(定是个美丽可爱的姑娘罢),也为你与我认真言说自己的学习、生活与写作而感动。惟愿你一切都好,热爱生活,文心长存。

期待下次相见,相信会有此缘。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61223凌晨于怡文轩

写作的好滋味——写给寿晓雯姑娘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