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兴趣、意趣、乐趣——浅谈“三学三研”背景下语文导学案设计中的一点心得  

2015-08-14 19:45:04|  分类: 教育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趣、意趣、乐趣

——浅谈“三学三研”背景下语文导学案设计中的一点心得

上海市金山中学语文组      戴文开

三年,对于一名高中学生来说,意味着由青涩迈向成熟,从梦想到实现理想,由奋进走向成功。而三年,对于使学生受益的一种教学方式而言,则意味着由摸索变为深入探索,由尝试变为积极改进,由学步变为创造发展。就我校而言,“三学三研”课堂教学模式经过全校师生三年的努力实践研究,业已成为特点鲜明,颇为成熟的一种教学模式了。作为其中的一名参与者,我感受到了语文教学效度的提升。与此同时,为了使得整个课堂教学过程更趋流畅精彩,我也在教学中的各个环节尝试着自觉优化。此中,自己体验最为深刻的一个方面,即是作为一堂课起点的导学案设计。记得五年前读王荣生教授的《语文教学内容重构》,理解了“教什么”是教学的根本,只有在教学内容确定的前提下,才能进一步思考“怎么教”的问题。对比同一篇课文的导学案设计,我觉得三年前与当下有着不小的改变,虽不好说有多少进步,只觉得注入其中的兴趣、意趣和乐趣,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兴趣始于“自学自研”

如果把学习看作学生与课文、知识之间的一场会约的话,那么,作为两者“初见”的导学案的“自学自研”部分,则显得尤为重要——学生一旦感兴趣的话,于之后的学习中定当充满热情,表现得积极投入。在导学案设计中,“自学自研”即是要让学生能自觉进入本课所涉及的情境氛围之中,带着自己的思考,迈出学习新课的第一步。要做到如此,我个人以为有两点值得重视。

第一,要提升学生的主体参与性。可能有老师会觉得,“自学自研”顾名思义,便是让学生自己做好相应的预习准备——这不就是有参与性了么?我以为,如此或许还略显不够,因为我们设计的相关题目,未必真正使学生有参与的兴趣,而仅仅是停留在完成任务上罢了。言下之意便是,把看似围绕教学目标的问题,变成真正能体现学生本原想法,带有一点思考力的设计会更好。比如,三年前我在设计《获得教养的途径》一课的导学案时,于预习部分给出了一些有关“教养”与“读书”的名人名言,并要求学生也找一些以此为主题的名言——现在反思下来,看似学生自己去“找”了,也会思考是否与主题相关,不过,这个过程更似于机械的“搬运”,而不是真正地参与进来。所以,在本轮导学案设计中,我先提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请你谈谈自己对于教养和读书的理解”。对于这个问题,虽然学生不太能一下子说得准确到位,且每个人的回答不尽相同,但毕竟是要他们通过汲取自己已有认知经验才能给出答案的;与此同时,他们也会很想知道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赫尔曼·黑塞在《获》一文中,对此又是如何诠释的呢——实践下来,的确提升了学生的主体参与性,同样也激发了他们求知的兴趣。

第二,要适度精简,突出重点。我曾想过,在“自学自研”部分设计一系列问题作为后面各环节顺利展开的“铺垫”,觉得这样于师于生都可以轻松一些。事实恰好相反,不但并无轻松可言,反受牵累不少——比如三年前《别了,哥哥》的导学案,我根据学过的《为了忘却的纪念》和《白莽作<孩儿塔>序》两篇课文里的语段,设计了三个“温故”的小题目,以回顾革命诗人殷夫的形象;此外,此外,还请学生将本文与徐志摩《再别康桥》就写作对象、表达情感、内容风格,以及表现手法等几个方面进行比较,以明确两者不同之处。当时对于这个“比较型”的题目还有些自得,因为调动起学生已有的学习经验不正是教学上的重要策略么?可实践下来,学生完成的情况并不理想。经过反思,我发现这个问题设计虽有意义,可与本文的关联不是非常密切——其实想要学生感受的重点,是殷夫于诗中直抒胸臆的抒情方式,而那道“比较型”的题目颇有点“全面撒网”的意思,要占去学生思考与完成导学案的许多精力,而课上我的反馈也占去了一些教学时间。故而,在这一轮导课时,除了简化前三个小题之外,我也选择“忍痛割爱”,删去了那道比较型的题目,而换以“请你自己朗诵本诗,体味其抒情方式”。学生只需认真朗读,情感上自然就有了体悟。这样看来,才是真正做到了事半功倍。

通过实践,我认为导学案设计中的“自学自研”部分如能兼顾学生的主体参与性,并做到适度精简,突出重点的话,相信学生们的学习兴趣与热情会较好地激发出来,而为后面的学习内容的顺利落实打下良好基础。

意趣自在“互学互研”

如果说兴趣是求知的“敲门砖”,那么走进知识的大门之后,学生想要的则是探究与掌握那些知识,品味个中意趣的快乐。我们常说“集思广益”,说的就是运用各自的智慧,在交流讨论中拨迷开雾,相互协助,以求真知。在导学案设计的“互学互研”部分,就是要提供给学生那些值得思索与深入探讨分析的问题,使之能逐步理解文本所展现的作家的思想情感,领会教师的设计意图,同时仍持有自己的一点思想的灵光。同样地,要做到如此,我个人以为有两点不可或缺。

第一,抓住文本中耐人寻味的微光。我们认为“上课是一门有缺憾的艺术”,其中的一点指的是有很多精彩的内容无法在课堂上一一呈现。不过,那些文本中的不起眼的字句细节,细细思量,却往往能收到“一叶知秋”之效,因此不能轻易错过而留下“遗憾”。当然,要抓住文本中耐人寻味的微光,作为导学案设计者的教师务须先行一步,才能带领学生学有所获。比如“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中写到楚汉相争时的经典桥段《鸿门宴》,自己于初读时只觉情节紧张刺激,再读时觉得人物形象鲜活,三读才喟叹这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传神的细节,往往以小见大,意味无穷。因此,我在第二轮导学案的“互学互研”部分,较之于上一轮则更侧重于设计探讨人物形象塑造笔法的细节上的难题,以指引学生讨论发现其中的妙处。如“谋士范增在其主项羽不忍于宴前杀刘邦的情况下,出帐找来项庄让他完成杀刘任务,还说‘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意为不杀刘邦,你们这些人都将被他俘虏);而当杀刘任务彻底失败后,则叹道‘吾属今为之虏矣’(意为我们这些人即将被刘邦俘虏了)——为何范增前者说‘若属’而后来却说‘吾属’呢?”对此,在学生们课上认真思考与讨论之后,答案最终呈现出来:前者对莽夫项庄说“若属”是为了刺激他不愿当俘虏的思想,继而能全力完成杀刘任务,而最后自叹“吾属”是因为从项羽放刘中看出其本心并不在意这个强大的竞争者,所以自己便陷入预见未来悲剧命运的绝望中。仅从这个语言细节的变化中可以窥见范增虽老谋深算却又急功近利的形象——我们在赞叹司马迁写人的深厚功力可见一斑的同时,而能品出这点意趣,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告慰了吧。

第二,于“分歧”中探寻深意。在“互学互研”部分,若只是设计一些从思考之初就不存在多样性可能的题目,未免有些“平铺直叙”了。换言之,导学案于此部分设计中,可以“故意”提出一些与文本走向相反的问题,让一些学生“绕绕弯路”再找到“终点”,也不失为一种获取经验的好方法。譬如,《延陵季子将西聘晋》一文中,“季札是否可以不把宝剑献给已故的徐国国君?”除了大部分学生坚持认为应该献剑之外,这的确引出了一些学生的“可以不献”回答:因为徐国国君生前并未问他要过,而他也未曾当面许诺,在这样的前提下,不献宝剑亦是人之常情。虽然在此问题上存有分歧,但并不成僵局,因为讨论至此,问题已然变成了“既然如此,为何季札仍旧把剑挂在国君的墓上而离开呢?”当双方探寻季札这个行为的本源时,则共同发现原来他是一个信守内心承诺,看重良心的高尚君子——古人心行一致的操守即是这篇古文想告诉大家的。相信一开始的那些分歧,此刻都化为了默契的感动与共鸣。我以为,这种题目的价值就在于学生由自己当下有限的认知判断,到思索而逐渐突破固有认识,再到深入体味文本中融入的精神情感——这一过程会给学生自己带来震撼,也会尝到原本相去较远的那份意趣。

总之,我以为“互学互研”部分的题目设计,是整篇导学案的重头戏。因为需要学生以自己仔细分析及与他人合作学习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这是对于学习能力的一种锻炼。因此,供讨论的题目务须如希望学生从中收获到的意趣一样,要含而有味,这样学生求得的真知,相信是满足而难忘的。

乐趣品于“深学深研”

    无论在什么领域,“高位爬坡”的难度是人所共知的。当学生从产生兴趣、品味意趣,而来到作为整个导学案中最难的“深学深研”部分时,教师如能在保证他们达成学习目标的前提下,而适当增加题目设计的趣味性,或许会有助于学生思维的“高位爬坡”,实现“寓教于乐”,给每节课的学习以一个完美的收尾。

例如,我在设计初高中写作衔接课《生动的人物描写》导学案的“深学深研”部分时,印象颇深的喜剧大师卓别林当理发师的短片忽然跃入脑海,于是我便布置了“根据你所看到的视频,用生动形象的语言来描写理发师一角”这个题目。我想,把锻炼学生描写能力的任务溶于一向是他们喜闻乐见的观看视频节目这一形式中,较之于单纯布置一道写作题,要有意思得多。这样形式生动了,同时也并未使得学生的学习目标打折扣——设计此题的目的,便在于训练学生描写人物的能力,把视觉观察变为文字表达。因为是默片的关系,没有人物对话,且是在不能重观看的前提下“读取”一时的记忆,所以要写好人物形象的难度又加了一层。事实上,从之后的课堂反馈情况来看,大多数学生根据视频而写下的文字可用“精彩”来形容,远高出我的期望值。看来,虽然是“深学深研”,学生却已乐在其中了。

当然,对于高中学生而言,伴以感官获得的快乐是简单的,而思维的乐趣则更是他们愿意追求的。比如,在设计《获得教养的途径》的“深学深研”部分时,我提了一个值得思辨的问题——“有人认为,读书能获取知识但不一定能铸炼智慧,有文凭不等同于知识分子,有文化未必有教养;常言说‘开卷有益’,有人却认为‘开卷未必有益’;人们通过读书求知,贤人却又告诫‘尽信书不如无书’。你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问题中看似矛盾的几组观点,却是站在不同角度上得出的结论。所以,这道题的有趣之处,便在于告诉学生们,当丰富的生活带给每个人以不同的思想与立场时,做到多角度较为全面地去分析一个事物或者一种现象,是一点重要并且应该常有的意识。

类似这样不同于寻常语文课的导学案内容,我一直在尝试设计着,无论听说读写,都旨在提高学生的思维品质。导学案的“深学深研”部分就是这样在思维“高位爬坡”时出现的一座通往成功的阶梯,也是一节课中获得乐趣的点睛之笔,实在是重要的。

永有那未来的一“趣”

综上所述,在“三学三研”背景下的语文导学案设计,可以融兴趣、意趣与乐趣于一体,从而提升课堂教学的效度,而使作为学习主体的学生受益。当然,产生这“三趣”的方法有很多,并不拘泥于以上我的几点粗浅认识与做法。重要的是,我想不仅是我自己,也是许多用心投入到“三学三研”教学模式的实践研究中的同仁们共同怀有期待——期待着如同我们那些渴求知识的学生一样,带着探索与创新的思想精神,去深入发掘导学案中的更合适、有益的问题设计。在“三学三研”的引领之下,于以学生发展为本的衷心之上,永有那未来的一“趣”等着我们,等着教育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