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七月的信,七月的你——写给高雅姑娘  

2015-07-10 08:28:57|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的信,七月的你——写给高雅姑娘

 

亲爱的高雅姑娘:

你好吗?嗯,你好啊。我也好的。如何好法?我想,就像夏日,虽然空气中浮动着温热,不过总可以静下心来做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念读起你的信,比如回信给你,都是好的。

犹记得应是今年寒假期间,你告诉我(至于是通过邮件、网路留言还是短信,倒是真的记不起来了),等高考结束后会再写信给我。之后便没有了你的音信,我委实感受到了一点沉静如海的意味。想象着全副心力用在了准备与“高考君”作战的你的模样,还真是会有“这个姑娘很厉害哟”的感觉。即便在写信的当下,这种感觉依旧清晰——可事实上“高考君”业已作别而走远,与你之间有整整一个月的距离了。唔,在村上春树的许多小说中(昨夜恰好重温了他的短篇《盲柳与睡女》),都会写到某个准确到分钟的时间,借此表达了某种在意,或者更深刻的意义;可一旦走出了小说,当我们的世界不再简简单单,不会只归类为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时,我们对于时间的在意总是少的。直到某一刻再次想起,用一种“失而复得”的心理观照它,那末,它总会欢喜以某种绵长的心绪(比如怅惘,当然又非全然是甚么坏事)交换你我的后知后觉。唔,想说的是,读到你的这封来信,想起你,已然是这个七月的信,这个七月的你了,与过去任何一次都会有别(即便那只是微乎其微);不过,这也不重要,无论之前所说的那一点“寒假的记忆”是否真的存在,抑或冥冥之中隐伏着某种漫长的期待,总之,你来信了,真好。

虽然此前可称为“沉静如海”的那些日子,真的不太见到你了。不过,于我的意识中,应该也有两三次的罢(兴许还更多些)。只是并非在拓展课上那种确实无疑的相见了,而是各自有各自要做的事,也恰好在某个点上交汇了,而后又各自按照之前的打算继续前行——就好比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过去的时候,恰巧看见对面一个熟稔的身影。绿灯亮起时赶过去,会在人行道上有与之最接近的一刻,如卡尔维诺所言的“时间零”,而之后便是错身而过了。因为总不见得在马路中央就这样热络地聊起来,也因为心里确实有事要去完成,故而两人的相逢与告别就在同时发生了。虽然这样的情形甚是普通,不过,一想到人生长路亦是由这件重复的小事组成,只能无奈地笑笑罢。当然,即便是极短的相逢,也会心动,微笑,这又委实超脱了那份“无奈”的捆束,业已让人感到满足了。所以啊,关于我们那几次的相逢,你说起自己“总是胆小属性全开,低着头就装没看到了,事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胆小并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礼貌地好好打招呼,结果就在这样的状态了到了最后”,在我看来也不要紧的。嗯,无论是某一次的匆匆邂逅,还是此生相识,能有缘逢着彼此,就是美好的事了。你觉得呢?

喂,我也重温了之前与你的四次通信呐(第一次收到你的来信是去年七月中旬我抵达青岛的那晚,最近一次回信给你是去年九月开学的第一个周末)。尤其念读起你的信,仍是感觉特别。该如何描述这种特别呢?唔,可以说是你的笔触乘着随想,自由飞行,而又恰到好处地降落到了我的心里,安稳而不差分毫——像一艘不在既定轨道上飞行的私人宇宙飞船,最后准确地与空间站对接,真不可思议的奇妙啊。我从前以为,字里行间要传递给收信人一种直观外显的谨严逻辑才是好的,而且回顾自己写过的两百多封信,其中大半都是依循着这个观点,也写得不错——不过,为了逻辑与措辞,可比写小说甚么的要“劳神苦思”许多了;而自从与你通信开始,我发觉写信也可以是一场漫谈,随心而言,随心而听,把写小说的轻松且生动的笔调用过来也未尝不可。即便有一些自以为还未表达清楚的地方,只要对方领会了,足矣。就像以前课上问起你意识流,问起你看王家卫《重庆森林》的感觉时,那种无法剖析却深藏心底的真切情愫一样,有心照不宣的滋味。嗯,这次来信中,你又提起了“接受美学”。是的,那是一种消散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隔阂,欣然邀请对方走进自己的世界的神奇魔法。在文学作品中如是,在你的来信中亦如是——这又是你带给我的一种特别之感了。读着你写下的生活与情感,就仿若自己也置身于这样的生活与情感之中,会有共鸣,也想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你的“召唤”——比如,不知不觉,这封写给你的信已然说了这许多的话了。嗯,说到这里,想到最近我正在写的一个故事,大致是追问与思量着一个平日不太欢喜言语的人,可会有(或有过)很想说话的时候呢?小说里给出的答案是有的,在某一时刻,会说上许许多多的话,仿佛之前都把它们积攒起来,存在类似零钱罐的记忆空间里,到了那个很想说的时候,便一股脑儿都拿出来。说与那个人听,也说给自己听;如此刻这封信里的字字句句,说与你听,也说给我自己听。嗯,就是这样的感觉罢。

嗯,你仍记得,我说与你的那句“我似乎已经能够想象明年夏天的你的模样了,定然是一个快乐无忧的姑娘。喂,你可要如我所愿呐”,真好。而今,这个夏天真的就在你身边了,我也无需重复彼时的祝福与期待了,因为实际上,此刻到来的生活远比当初所想的内容要丰厚许多,也诚如你所言,“对我来说,快乐与否,并不是与这个夏天的这场考试和它的结果相关。而是与我作为‘我’与这个夏天的关系相关的。”嗯,用心体味当下发生的一切,认真相待,总会平安喜乐的罢。可知道这样的你,即是如我所愿了。

唔,等等,虽然还有万语千言,至少可以说到下一个凌晨,可我必须还藏起一些,万一你带走而不再来了,就只剩一片空落了罢——嘿嘿,开个玩笑啦。只不过,真的还有许多未知是带也带不走了罢。比如,不知等到这个夏天结束,是否一切如愿,面对自己会给出yes or no的答案;不知以后积攒的话语,会在哪个很想说的时候,如漫谈似的娓娓道来;不知在哪个十字路口,等红灯过去的时候,恰巧看见对面一个熟稔的身影;不知下次读到你的来信,想起你,会是何时的信,何时的你了。

嗯,那末,你可知道呢?

 

祝平安喜乐

 

开开

2015710日凌晨于怡文轩

 

附:高雅姑娘的来信

湿漉漉的太阳

戴文开开开老师:

    展信佳,你好啊。 : )

    其实写信给你这件事是在高考前制定的 to do list 上的,记录在背单词的小本子上。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学习累的时候就看一眼,就会又有动力了。然而考试结束后,我并未能立刻写信。到不是没有时间之类的,只是单纯地没有能力。

    嗯。这样说来的话,好像的确有些困扰我。与其说是没有写信的能力,不如说是丢失了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我却也说不出来。总之,在非常平淡地结束复习和考试之后,我就缺了什么。书也不能好好读,电影也不能好好看了,步也不能好好跑,车也不能好好骑了。连带写信,也是不能。心情什么的,无法好好地表达出来。虽说不影响生活,可的确是有些不好受的吧。

    对了,有件事想要说声抱歉。我这人有时而胆大时而胆小的属性。之前在学校里,每每在百米长廊遇到开开老师,总是胆小属性全开,低着头就装没看到了,事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胆小并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礼貌地好好打招呼,结果就在这样的状态了到了最后。后来考完试,想着毕业典礼那天一定要好好道别才行,可是并没有机会。开开老师啊,原谅我的不礼貌吧。

    说来,同学之前也没有好好道别呢,有的忙着收拾,有的早早就走了。之前的来信里,你说:“睹物思人,谓之怀想;物是人非,谓之扰心;物去人去,谓之离远。”“青春就是这样罢,遇见的人或事,都从我们记满情愫的心灵便笺上带走了给他的那一张。带走了,我们内心便空出一块,仍需自己去填满,无论填得是好是坏,都是一种成长——原来,那些人或事,相逢与告别,都是为了催促我们快些成长的啊。嗯,从花季到雨季,这些相逢与告别的日子,聚起了每个人的青春,定会难忘,但无须不舍,因为美好业已缱绻于心,唤之即应。”当时的我纵使能读懂这些句子,却不能有现在这般咂摸出滋味来。

我一边写信一边读以前的信,带着检视的心情,兴许能发现之前的自己与现在的不同,就能找到缺失的东西。蛛丝马迹尚未寻着,不过却是读出新的感受来。

    看到你在信中提到的“接受美学”的概念,之前读信的时候,并没有注意。今天再次看到,便想起在你送我的刘心武探究红楼梦的书中,刘心武先生也是提出了接受美学的概念,倒使我感悟诸多。今日再次读信才觉,原来早就接触过,却是生生被我遗漏了。可叹。

    “我似乎已经能够想象明年夏天的你的模样了,定然是一个快乐无忧的姑娘。喂,你可要如我所愿呐。”

    那么,在这个夏天究竟有没有如老师你所愿呢。我却是不知,夏天还未结束,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yes or no的答案来。对我来说,快乐与否,并不是与这个夏天的这场考试和它的结果相关。而是与我作为“我”与这个夏天的关系相关的。

    发现我的信还真是上下文好似没什么关联,这大概是因为我写信时没有主题也不能一气呵成。总是写的极慢,一边写着,一边与自己交谈着。故而情绪不是一时的,而是浮动改变着的。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段影像。还真有点老师你说的意识流的感觉。

我真真是厌恶极了这梅雨天,快些过去吧。

高雅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