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与你文字的会约与邀请——致张程同学  

2015-04-04 09:13:10|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你文字的会约与邀请——致张程同学

张程:

你好啊。当我清晨登上网路以后,就收到了你寄来的小说。嗯,回想上学期,我们有缘在拓展课上见面,而本学期则正式于课堂里相逢,如今,又读到了你的文字,于我而言,这一切真的欣喜。唔,我也忘了是否在班上说起过,今后一年半大抵无有时间请你们写随笔了,所以如果你们愿意写下自己的心绪的话,同样欢迎与我分享。嗯,不管怎样,这是新班级成立以来,我收到的第一篇作品,很开心。反复念读了几遍,完全感受不到你所说的那样“真的不会写”,而是一篇让我欢喜的小说。于是,就觉得三言两语无法表达出这种欢喜,便想写这封信给你了。嗯,是写给你的第一封信罢。

看了一下小说的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多,真早。比我今日起得还早了,不,我又疑心你是否通宵熬夜,作业做到凌晨又接着写小说——那样的话,我委实高兴不起来。你们现在的课业压力很大,还有“无尽的作业”要完成,难得这个周末假日,是应该珍惜这段调整休息的宝贵辰光。熬夜坏处实在很多,我惟愿你能仔细身体。在字里行间表达自己的真实心意是一种恒远的美好,不急于一时,藏在你心里的故事,也会因为这个你而长存。于合适的辰光,合适的心怀,安静从容地诉说一个故事,则是最好不过的了。因为念读你文字的人,亦能从这些用心写下的字句中,与合适的辰光,合适的心怀,安静从容地诉说一个故事的你,美好地相逢。

不过,话说回来,可能你是我目前为止遇见过的唯一一个在凌晨写作的姑娘了罢,唔,我会一直记得。你留言说,写这篇小说是“心血来潮”。嗯,我觉得,如果是在凌晨,特别想写下一个故事的话,写作者本身一定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很想表达出来。可这并不是偶尔的爆发,我以为,那些场景是现实中就沉淀在心底的,因为沉在心底,所以不仅旁人不知,而且也不会有过于明显的自觉罢。而当这些细微末节的情愫渐渐积累起来之后,终于迎来“量变到质变”的那一刻,一下子将这些积久的心绪看个分明,又在这种呼啸而来的情感面前不知所措——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许用心写下文字来化解这种突来的冲击,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回应了罢。你说“不知道会不会很多人都有,有一段时间情绪会异常不好”,我想,应该有的罢。至少我有你描述的这种沉落的时候,念书时有,现在也有,只不过少年时“感情用事”的时候是更多的,万般思绪如用轮指指法将琵琶拨出潺潺又绵长的心跳声,而现在可能自制许多了,喜悲都化成了大提琴上沉厚从容的诗吟。想来,在青春韶华的你这般的年纪,是徜徉于梦想和现实之间的最美时光,一个人在起起伏伏的思绪中快乐或是忧愁,是很自然的事。嗯,这样的时光也是稀少而可贵的罢。不过,我也想着,将这样的心怀写下之后,便把那快乐忧愁都安放于文字间罢,而不要仍旧耿耿于怀、念念不忘。许多年后,当自己念读起这一个个故事时,无论读到的是否还是当初那种快乐或忧愁,真的,都会看作温暖的纪念。那同样也是自己曾来过这个世间的一点真实证明罢。你觉得呢?

唔,说了这许多,该谈谈你的这篇小说了。嗯,正如这封信的开始所说,这是“一篇让我欢喜的小说”。这可不是毫无端由的敷衍的鼓励,你可知道,我对认真写作的人儿,一向要求严苛——唯有如此,才能对得起他或她的这份用心用情。嗯,虽然这是第一次邂逅你的作品,可就在简短的篇幅中读到了许多好处呢,在此也想与你分享一二,仅供你参考。如能为你今后写作添一点热情,我也欢喜。

首先,文中看似蔓延开去的想象,都附着有微小细腻的情谊。我欢喜开篇时,女主角孙辛对于那个“他”的猜想——“他为什么一个人总是坐在那个位子上,是因为那个位子的下面有什么秘密通道,还是他是个间谍在这个桌子上传递消息,或者他可能是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人,等待他爱慕的女子。”这样的想象,如果存于现实中,就等同于一种不折不扣的胡思乱想。不过啊,也真的很有意思呢。想来,这何尝不是女生真实的心思呢,而心思在一次次的强化中,便也成为了一种心事,无法忘怀。短短几句,你就把孙辛对“他”微小细腻的情谊若隐若现地表达了出来,真好。而“等待他爱慕的女子”一句又是伏笔,与下文孙辛自己的故事重合在一起,读完后再回看这一句,感慨万千。

其次,以配角来串联整个故事,使得行文轻捷自然。我觉得,虽然这个孙辛与“他”彼此错过的爱情世界里,友人A显然只是个不知情的配角。但你把有她出现的片段作为串联行文的方式,是恰到好处的。友人A在第一部分里使孙辛完成了“出神”与“回过神”的自然转接;在第二部分她又道出孙辛手机停机并引出后者不想充钱的意愿,而使得后面错过“他”所有的短信,有了合理解释;而在第三部分中,孙辛的一句“哎,你说恋爱是什么感觉啊”,换来友人A的错愕表情,可能要揭示的是这份感情唯有体念过的人才会明了。虽然一切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但也是心有所感的罢。较之于不明所以的A,孙辛还是已经感受过了——这种对比,使得读者也能分明女主角怀有的这种淡淡又深深的心绪了罢。

嗯,最后要说的一点,是我最欢喜的地方,即结尾处的细节安排。“那天阳光很好,就只有那一天,她抱着她最爱的泰戈尔,和抱着篮球的他面对面走过,不知所措的时候阳光正好洒落,她看到了友人A的身影。”这是一个很有画面感的情景,念读到此处时,我真的闭上眼想象了那样的情境。这样错身而过的情节不显老套,是因为你并没有在叙述两人走过彼此后就戛然而止,而是又写了一句“她看到了友人A的身影”。我认为,这是全文情旨的点睛之笔——孙辛刚刚与“他”错身,又见到了A,其实是在暗示,“他”也注定像A一样,是自己一个很亲密的友人,很近,也很远。嗯,真想你告诉我,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啊。

当然,小说里的好处还有不少,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如果定要说点白璧微瑕的话,就是在第二部分中写“他”所发来的一条条短信,虽然有几处与上下文照应得不错,比如“我今天在食堂看到你了,怎么又在发呆啊”和第一部分中友人的提醒呼应;“今天我看了一本泰戈尔的诗集,看到了一句话‘梦里我们形同陌路,醒来却发现我们相亲相爱。’但我总是梦到和你相亲相爱的走在路上”则与文末“她抱着她最爱的泰戈尔,和抱着篮球的他面对面走过”呼应;而“能不能相亲相爱的吃一顿饭呢,用同样的方式,用同样的速度”又与开篇“孙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发觉的,他吃饭的样子,喝水的速度,嘴角的弧度和自己一模一样”相照应。可我还是觉得,“他”的短信要更加分明地体现出时间的推移(虽然文中已有一些提示性的语词了,如“寒假”、“樱花”和“夏天”,可仍旧太少了),同时,我觉得“他”随着时间推移,在短信中表达的情感应该有一些细微的变化,而我读这段时感觉只有“初见”和“熟稔”两个部分,中间似乎存在断层,少了一点点情感的过渡。嘿嘿,这只是我的想法,如果我是文中的那个“他”,在一条条短信中大略会流露出这样渐渐接近的心意的罢。嗯,关于这一点,你可再斟酌一下。

唔,我对于你的小说的感受,就写到这里咯,总之,真的很欢喜。或许你只是借此一时抒怀,可我也觉得这是一篇很好的小说,是文学作品。你是个会写作的姑娘。我期待着能读到更多的你的文字,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故事,都是好的(只是最好不要在凌晨写了,对女孩子身体真的不好的)。

那末,以甚么作为对你文字的邀请呢?嗯,就以我的一首小诗送给你的这篇小说,也送给你罢。

 

可否

问借过的你

记下

此刻眉眼

 

纵使,已觉

这一意等候

不梦你

居留

无再行走

 

只想

问借过的你

留下

彼时欢靥

 

千百回中

如初见

无心打扰了

那最后一面

 

祝平安喜乐

 

开开

201544早晨于怡文轩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