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我一直都在——致陆玥赟同学  

2015-02-23 09:03:03|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都在——致陆玥赟同学

 

亲爱的玥赟:

你好啊。原本没想着你会回信的,因为这个寒假如轻而快的一阵风,而你的课业依旧繁重,只愿你收到我的信之后,心情安好,即便不言,我也欢喜。唔,犹记得那日陪你和其他几个姑娘一道参加作协的小说创作比赛,等候在街路上的我遇到了你母亲。她谈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若概括起来,大抵是既心疼你的学习辛苦,又期望你能有个美好未来罢。而你比赛结束出来之后,我又听得你母亲给你寒假报了课程班,所以,便能想象这个寒假于你而言,定也是累的。可你还是写信给我了,在热闹以致失眠的昨夜。虽说是给我的回信,可我觉得是一封来信,就是这样。嗯,明日一早我又要去医院验血和做CT,后天就要上班了,故而唯有今日,便是开学前最后一次提笔。最后一次提笔,是给你的回信,也满足了。

昨夜失眠的人,也有我。原本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迎财神嘛,非得用鲜亮夺目的光彩与震耳欲聋的声响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可我还是不能在这种精神世界的笃定之中,得到一点平静的报偿。想着财神只有一个,即使不在哪一家小坐片刻,寒暄几句,估计昨夜今晨,也跑不了千家万户的罢。可看着你来信的标题,“财神都被炸跑了”,不觉莞尔——比我想得要有趣许多了。嗯,这样一年一次的夜,带给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心绪。不过,也不知哪来的感觉,你我是有些相像罢。尤其是看着窗外,不似鞭炮热闹的烟花,此起彼伏地绽放,除了感受美好之外,还会有一点恍惚迷离。随信你寄来了几张黑夜里定格烟花姿态的照片,好看,但同时伴着一些坠落到心底的情愫,难以名状。你说,“喜欢那一张没有对焦准的照片。”我也如此。其实我们心中的烟花,也无如眼前所见这般清晰而直接。写到此处,愈发迷惘了,也不知是烟花带来了某种情绪,抑或是我们把自己交托给了那一刻的繁华胜景。你说呢?

嗯,谢谢你把我的来信当作一份礼物,同样啊,你的来亦是给我的礼物,且独一无二呢。一直觉得,书信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在时间的轮回里,万物都有兴起、更迭与消散的过程,而书信却没有成为一种消逝的历史。我想,此中有一种恒远而温暖的力量加持着罢,这便是薄笺上一字一句的温厚心意,那个迢远难见的人儿都好好收下了罢。诚如木心先生的那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也就在这一份“慢”中,有了美好的怀想与牵念,真好。唔,说起木心先生,我是在前年偶读其作《文学回忆录》后,方才开始走近他的,崇敬之外,更多是种遗憾。因为他已然留下了这些文字,而去往了另一个时空。彼时,我也把他推荐给大家,却总觉得晚了些;而今年春晚,他的诗作《从前慢》被演绎成歌曲,就此提起了不少人对作为歌词的这首诗的兴趣,也有了亲近木心先生的意愿——可在我看来,终究也是有些迟了罢。不知是当初的他被“隔”得太远了,还是忙碌一生的人们真的无暇观照呢?前几日,上届毕业的一个姑娘又发给我木心先生的几首诗,读来颇为感慨,于是我在网路上认真搜寻了他的作品,集之而寄给了你和其他几个同学,希望你们有时间能静下心来读一读。除了滋养文心之外,亦是作为涵养自己的心性修为的一个法门,以求于人生种种苦难萧瑟面前,洞见其本质,而平和徐缓地走过去。我想,这一点是我们都祈盼的。嗯,那就一道阅读体悟,洒脱前行罢。

唔,你的来信中,也说起了分班后的一点感受,字里行间,却不得那一点“洒脱前行”。我思索了良久,想说的是,你的苦恼并不完全是坏事啊。首先,我知道玥赟是个重感情的好姑娘,我也欢喜这样的姑娘,朴素而真诚。虽然人人都有一点怀旧的心绪,但对过去怀着深情的人儿也着实不多的。虽然眷恋于往日,或许会被视为不够达观,但我相信拥有这些深厚的情感,美好的记忆,也是温暖的啊;而且,也会无时不刻地映证着你是真实地面对生活,面对自我,有微热的心跳,仅此便胜过许多匆匆一世而了无自觉的人了。我也相信,重感情的人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都会有好的报偿,你是,我是。其次,我觉得一个缱绻往昔的人,如能克服不适,融入当下的新环境,是一次惊艳的蜕变。某种意义上说,我无法厌恶分班,因为这早来于中学时代的适应性考验,对你们来说,还是好事一桩。何出此言呢?聪颖的你一定知道,如今社会竞争激烈,绝大多数的人,还是被工作生活环境所选择。而能够适应不同环境的人,方能有资格去谈之后的作为;反之,若无法适应,那末,淘汰是迟早的事。你现在面对着这个问题,却是好于今后处于各种难题同时施压的窘境中,你觉得呢?所以,我就想请玥赟姑娘记住一句话——“活在当下”。既然你已经走在了文科班的路上,那末,就好好往前走罢!我心中优秀的你,定会一如既往地好,因为你心中有自己的理想,也会为此精进努力。一如郑燮的那首《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我想,这也会是后面一年半,玥赟的真实写照啊。此外,还希望玥赟能学会欣赏每一位老师,因为大家各有千秋,都值得尊敬。嗯,能得到你的欢喜,是我的福祉,不过除了你对我教学方面的肯定之外,可能此中还少不了一份“日久情深”罢。之所以在你心中会产生比较的心理,怕是因为那份情谊此刻变成了“阻碍”罢——若真是如此,我再也无法开心了,我不愿你这样停滞不前,可知那亦是对我的伤害。嗯,后面一年半,我相信你和老师们也会日久生情。能多多看到他们身上的长处与风采,那些大抵是我没有或者无法带给你的,而他们能带给你这些,不是很好么?而况今后所有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们,都渴望得到你的欣赏呢,切莫辜负了这样的期许啊。嗯,就从下面的日子开始罢,玥赟定能识大体,调整好自己的。而且说到底,在学习上,老师只是一种辅助引导的角色,最后的成功,还是要靠自己的奋进才行。你是加政治的姑娘,自然懂得“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效用,我想,如此久而久之,“境随心转”便也水到渠成了罢。我等着你,如往日一般开心的未来。所以,玥赟要加油哦。

若后面一年半的时光,于繁忙中得空,有甚么心事与乐事,玥赟姑娘都可以来找我聊聊,我也很想与你说话的。以一个朋友而非教师的身份再次与你相会,应该也是很开心的罢。

嗯,我一直都在啊。

 

祝平安喜乐

 

开开

2015223日凌晨于怡文轩

 

附:玥赟姑娘的来信

致开开——财神都被炸跑了

    窗外的鞭炮声不绝于耳,烟花的璀璨光芒闪耀不断,还有一分钟就零点了,想必将是一场更猛烈的魔都烟云……侧头望向窗外,天空已经被染成了熟透的橘子般的颜色。我现在的脑海中只有一只光着屁股的小财神在风中奔跑着,身后是扬起的鞭炮与烟花的红纸,于是乎有了这封姗姗来迟回信的题目。略略地提两句,这几日天天在补作业大军的前线上冲锋陷阵,以至于在今天看到开开的说说之后,心生羞愧,所以在这个睡不着的初四深夜提笔写下这封迟到的回信。(作为抱歉,特地附上几张烟花的“美图”。令人欣喜的是,作业在我日夜不停的努力下,已被消灭95%了……)

    读过安妮宝贝的书不多,就一本《素年锦时》,此时却不禁想起其中一句“我懂得之后的黑暗冷落,确定无疑。但烟花已经在头顶劈头绽放。”只是突然想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中的思路似乎被烟花搅浑了。说了那么多,该是回归正题的时间了。

    除夕那日收到开开的来信大概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而后收到的木心先生的作品集荣登最令人惊喜的新年礼物。信中的字句是一种有别于其他任何人的理解,我不擅长表达自己,自然是收不到他人的理解与宽慰。尽管只与开开通过寥寥两封信,但对于我来说确是终于寻到了一个知音,心里只觉无比温暖。这篇《秽》生于痛苦之时,诚然如信中所说,在食物无法填满负面情绪造成的空洞的苦痛与身体发肤所遭之苦的双重打击下,才有了那一种说不清摸不透的感觉,然后尝试用自己的笔触记录下那时独特的体会,大抵只有在深夜时分,心中的那般感觉才会如此浓烈挠人,由此产生了一股无形的力量促使我抓住骤然泉涌的灵感。然而令我着实没想到的是竟能给予开开慰藉——彼时的分别只是一种形式的外壳,而其承载的内核,却是一直未离开的情谊。提起分别,却又是另一出恼人戏剧序幕的拉开,本在纠结是否应该向开开倾诉,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其根源是出于我内心的主观排斥,思来想去,还是说罢,也希望能够尽早拨开云雾见天日,走出阴霾。进人政治班的第一天,我陷入了一个怪圈,强烈的排斥与不习惯笼罩着我,从心中就无法接受,也因此任性地发了一条说说,龚玮在下面评论道,习惯就好了,但我无法认同,大概是因为情深所以害怕新事物的原因,那几天过得很敷衍也很糟糕,还记得因为嗑了感冒药的缘故,容易犯困,特意提醒倪羽裳要戳醒我,然而真正醒来那一刻我便悔了,四周不再是熟悉的同学,讲台上不再是自称小胖子的开开,倒不如就此一睡不醒,至少在梦里一切还是熟悉的模样。想来周四就要回学校了,再不说,我怕我将一蹶不振,我想,这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故而还是说了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方才带了些慰藉来,却又要因自己把开开带回到漩涡中去。

    这个新年有开开,真棒。

    衷心谢谢开开。新年快乐。财神还是被炸跑了。

    请让我以《长大》的歌词作结。

 你说不是有首歌这样唱吗

 最后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不知道是谁又想起

 又哼起曾经熟悉的旋律

 又哼起曾经熟悉年华

 忘却的年华

 又怎么会忘却

 长不大

 又怎么长大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