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再谈十八岁的几件事——致李苏同学  

2015-11-20 10:23:55|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谈十八岁的几件事——致李苏同学

李苏:

你好啊。昨日家长会结束后回到办公室,在我略微收拾一下而留出来的办公桌的“空地上”,一封信醒目地映入眼帘,信封正面的图案和字迹都是不久前见过的,印象深,便想到了是你。想想近在眼前的记忆,于现实中却也过去近一个月的辰光了。所以,有时候,我会选择相信记忆。

原本以为自己那封写给你们十八岁成人那天的信,至多也只是教过的或者现在正陪伴我的学生们才会去看的,所以一开始我就给这封公开信取了个“促狭”的标题——“给2016届我的学生们”。可没想到的是,还有许多可能与我冥冥中有交集的生命,也认真读过了,想过了。此中便有一个你,真好。

其实信中的言语,与我写给上一届学生的内容是不同的——不知那封你是否也看过了。一方面,是出于面对一群此时此刻活跃在眼前的生命,便要送上独一无二地祝福,即便都是给十八岁的,也应和之前那届学生有所不同;另一方面,可能是更为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谈谈从花季一路走来的你们固然是诗意的,不过,关于从十八岁开始,你们在精神之路上何去何从,是我更在乎的。所以,这封信里主要写了对你们开始新的人生旅程的一点期许。嗯,都是我认真思考而写下的,想以这些朴素的可以做到并应该做到的为人为学方面的要求,作为与你们的一份礼物了。我想,如果能做好这几点,虽然不会助你们在人生中走向耀眼的辉煌,不能成就你们在社会上成为“头面人物”,但是,至少可以涵养自己的生命,做一个古道热肠,知书达理的好人,能活出自己的价值,便不负此生了。你说对么?

嗯,在你的来信中,对那封信里我的祈愿,大抵都给出了自己的思考,这便是给我最好的“回礼”了罢。对于为人,我最看重的便是善良。以此作为根本,那末,爱心、责任感等等美好的品质,也会随之自然而生。我觉得你能一直记得吴老师的教诲,真的很好。我以为在“各扫门前雪”的同时,还能帮别人一起“扫”,或者说去“扫”那些可能与自身利益无关的地方,那末,这就是功德——以良善之心点亮他人心中的良善,也就在这多一点的奉献之中了。嗯,还有,我认为你心中“愿世界和平”的愿望很好,这就是慈悲了。因为观照自我和周围之人、事是本分,而观照包罗万物的世间则是一种大爱。这不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情怀,而是当下有这样情怀的人还不够多,湮没于更多暂时只关注自己好坏的人群之中;如果人人都能有普世的慈悲之心,那末,这种强大的念力一定会将这个世界变成美好的净土。所以,请你也不要因为当下的种种难以实现,而放下了这样真诚的心愿。未来的光明,也就在我们自己的心中了。

至于来信中,谈到你对于阅读方面的一点疑惑,我以为,如何待之也是因人而异的。首先,我觉得你业已有了一点藏书,或者说有意识去买一些自己欢喜的书来读,已经很好了。因为在高中阶段,学生所要面对的三年课业压力很大,这就导致了其中的大多数学生除了课本之外,无有精力与时间再去进行自觉与自由的阅读,剩下的那部分学生,也未必全然是出于享受阅读这一根本而去读的。愧怍的是,十多年前,我念高中的时候,就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当然最终也没读好),而没有尊崇自己内心,好好读完一本别有意义的书。幸好后来进了中文系,才没有全然荒废青春末了的阅读时光。唔,回到你所说的问题上来,我个人给出答案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如果你觉得确实无疑地遇到好书,就不要错过,先买下来再说。当然,这里所讲的“确实无疑”的眼光,并不是简单的一回事,也需要在长期的阅读中逐渐积累起来的,就这一点,我相信明年你开启了四年大学生活,只要愿意,便是快速提升这种眼光的黄金阶段了。另一方面,就你已买的那些书来说,我以为“从薄到厚”,“从易到难”地阅读不失为一种易行之法。嗯,言下之意便是从较薄的书先入手,能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去读完——尤其在面对一堆书准备下决心阅读时,这样的选择利于你有“坚持”一本本阅读下去的信心与热情,而不至于读完第一本就有了疲倦感。当这类薄薄的书一本本读完后,大略也会产生一种阅读的“惯性”,再读那些厚重的作品,应该也不至于半途而废了罢。当然,薄厚仅仅是可见的标准,难易之别可能会稍难判断一点。当然,我们不能做到看一页便说得出它浅显或深邃,所以,我们要做的便是换一个角度来看难易,即从文体方面来考虑——通常来说,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因其篇幅有限,所写内容自然不会“厚得化不开”,大多是比较容易阅读的(不排除一些隐晦至极的短文的存在);而中长篇小说,因其相对宏大的叙事背景,复杂的人物关系,所以一时半会儿理清楚并非易事,基本还是要靠阅读的推进才能柳暗花明。所以,不妨就从短文入手,读得轻快,品出了点味道,自然会有循序渐进的兴趣了。嗯,以上就是我所谓的“双管齐下”了,仅供你参考罢。其实我工作至今,留给自己的时间委实有限,而在这部分时间里,写作又占去了大半,所以这几年在读书方面不够精进了——也不知上面说的这些是否在理,惟愿不是纸上谈兵,误人子弟。就最近来说,我正在阅读海豚出版社这几年陆续出版的“海豚简装”系列丛书。已经看完了张大春的笔记小说《离魂》,接着开始看董桥的散文随笔《清白家风》。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在手,短短的文章读来颇为舒适,这对于当下有些身不由己的我而言,想来,已是恰到好处了罢。

信至此处,还有一个小问题要回复你——如何看待这个年纪的你们的所思所想,是否幼稚或另类?嗯,我从不看轻任何年纪的人儿的想法,尤其是逐渐形成自己人格、个性与价值观念的你们,很多想法与见解不仅正确,甚至在此基础上还会有一些奇思妙想,值得肯定;即便其中有一部分不是走在“传统”的路上,我以为,只要秉持着善良,并经过深思熟虑而得的,总还能指点出一些好处来——至于那些不是十分正确的观点,也会在经验和教训的体验中自觉醒悟与改正的罢。当然,在这个思索体悟最为丰沛美妙的年纪,也需要有人来守望、指引、关爱,使这些想法与自己一道成熟进步。我想,这便是作为与你们同在的我和所有老师的本分了罢。

嗯,最后想说的是,谢谢你推荐的那首歌,好听的。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51120上午于金中园

 

附:李苏同学的来信

开开老师:

你好!

很抱歉又用这样的方式给你写信,毕竟既无文学探讨,又无深刻见解,想来想去,貌似只有流水账能写,故而想与你说声抱歉。

其实很早就想写回信,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这次恰逢我们十八岁成人仪式,看到你写给我们的信,真心感激。

不知道“回礼”满意否?倒也不是因为我今年偏爱李荣浩的歌,或者说不仅仅是,而是当时我恰好听到《二三十》这首歌,蓦然想到了你,于是很自然地“借花献佛”地将这首歌分享给你。只是这样而已。“天气那么好,没想过会老。”就当我是偷懒的吧。

其实每次与你交谈都有些忐忑,因为不清楚你看着我们的各种动态时是何种看法。是觉得“为赋新词强说愁”,还是觉着我们终究还小,抑或是对我们的某些话语略感惊异?虽说你是我们的大学长,但心中总免不了“你已是老师”的身份信息提醒着我。有时真是踟躇的。

好似有些扯远了。你在给我们的信中说,希望我们一直保持慈悲与善良(好像是这么说的吧?)我也希望如此。开开老师可记得游园会时长廊尽头的心愿墙?若是开开老师年年都看,应该会看到有一年有个学生写着“愿世界和平”的字样。这是我的真心话。我一直希望,制度合理,法制公允,人与人和谐相处,互相尊重。但这“桃花源”,终究难以实现吧。一直记得以前吴权威老师说做人要有责任心,如果每个人都扫了自家门前雪,那么整条街自然就会干净。我分班后,一直谨记之前老师的有形无形的教诲,但真是惭愧,我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还做得不好,还不够努力。我会一直以她们为楷模尽力的。

信中印象最深的是开开老师让我们多读书,总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逝去的。我很赞同,深以为然。只是自身略有疑惑,望开开老师“解惑”。随着年龄增长,越发觉得腹中文墨甚少,可我现在处于了一个“僵局”。想多买些书,之前有看学姐转发推荐的书单,也有同学一直强烈推荐的如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等作家的书,心中也有想看的渴望,但顾念自己还有一堆买来未看的书,不敢下单,怕未读之书越来越多,但又想买,尤其自己未读之书中以小说为主。由于学业不精,现在须参加周末“拉差补缺”,时间更少。或许是该戒网了,虽说周末只能用我妈手机上网,但应该更加紧些才是吧。开开老师,我是该先看完未读之书再买新书吗?写到这里,却突然觉得这问题或许有些幼稚。请老师勿怪。也希望老师能推荐一些好的读书方法吧。

我打算在寒假读《匆匆那年》,时间宽裕些。读后感什么的,估计还是要等到暑假,我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多看几遍消化一下。最迟大一开学前,一定给开开老师一个回复。

 

祝身体健康  万事安好

 

李苏

20151119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