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一次别离——致倪羽裳同学  

2015-01-06 15:41:53|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别离——致倪羽裳同学

羽裳:

你好啊。在这个渐渐寒冷的午后,只想写一封信给你。其实今日我的心情委实有些不宁,可能为着这样刺痛神经的天气,可能是因为如此不在状态的自己,也可能是出于种种细微末节纷纷落下的心绪,关于你。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这封信里,要说与你听些甚么,只是想写下这种难以言明的感觉,能够向你敞开一个世界——只需你知道有这样一回事就可以了。嗯,别无他求。

唔,就在昨夜,我在网路上得知了小说比赛你没有继续晋级的消息,在反复确认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可能换作别人,不如我这般艰难,甚至想着你也会平和地接受,于这封信中我再提此事之前,业已不再想它了。嗯,其实这样是好的,达观地面对现实,内心安适,有何不可呢?也只怪我天生浸淫在一种伤感之中,于想象中祈愿着心中那些善良温和的生命都能一直美好下去,故而会为了他或她的些微困境而难过,久难平静。我知道有这样的心绪并不好,愿那个人好也总有更为理性的心态,可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捆缚着我不愿离去。嗯,把这样的我记录在这里,并不是要与你为念,只是记录罢了。

在这一年半的辰光里,我与你写过四封信(如果前不久写给参赛的你们的那一封也算的话),虽然不算密切,却总念着你的。犹记得我们的相识,并非如寻常这般见到了对方,就算开启了一段同行的旅程。嗯,彼时的你先让我与你的小说会约,而后才见到了你。或许,“文如其人”是我感受的最好诠释了罢。我见到的你的眼神,与你的文字一样纯真不羁,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世界。那还不是一个完整而清晰的时空,你带着它走向了我,让我能够在未来的日子见证你去追寻与探索,可以愈来愈看清楚你世界的丰富变幻,而为你高兴与祝福。这些,在一年半后的今天,虽不能说业已实现,但至少我见你是热情而认真地去往这方注定是生你命中的净土。在路上,抑或到彼岸,于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好。只是后来,能读到的你的作品,渐渐少去,不知因为是写给自己的话语,还是别的甚么原因,总之读不到了,而使我有了点望眼欲穿的孤独。嗯,说是一种孤独感,在文字的世界里,也真实存在的罢。

回想这一年半,我与你也没有怎么说话。一直觉得你是个不太会主动开口的女生,虽然也有同学告诉我,你有古灵精怪的一面。我也怕与你交流,会不自觉地讲起你的课业来,那便会成为一场说教,而离我们所爱的文学越来越远。不过,说不担心现实中你所背负的沉重压力是假,而真的我也不会说,觉得你是一个坚忍的姑娘,如逢波澜,未尝可惊。这一点直觉,也与你钟情于我还未彻底投奔的摇滚乐有关。那些用音乐释放激情、冲击内心的歌者,都有着自己对于生活的坚持,即使苦难,也能熬至滴水成珠。嗯,说起来,我还没听你唱过歌呢。这一年半,你唱过不少歌了罢,我都因为现实或臆想的捆缚,错过了你的声音。即使在前不久的音乐会上认真地期待你抱着吉他登场,在一束灯光的打量下,在静而暗的包围中让歌声随心流浪,而现实是,除了有人唱了你写的《遥远的你》之外,我终是再一次地错过了。如果那首歌,由你自己诠释,一定能穿透这些行句,直入创作时的心绪。嗯,在网路上见你偶尔在写歌词,这是目前我唯一能见到的你的创作形式了。想来,歌词也是诗,而诗也就是你,那个眼神里带着纯真不羁的你。我在网路上也说起要给你写一首歌词,愿你能唱。这是何时有的心意,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写过一首名为《复苏》的诗给你,把我能见到的你彼时写过的诗或者小说的题目串联在一起,不知你可还念及。

嗯,其实信至此处,业已把想到的都写在了这里。估计下一次给你写信,要过一些日子了罢,那至少是你我已然无法于课堂相见,甚至平日也不期相遇的时分了。这样的别离不是小说里的情节,而是现实主义的。虽然这种感觉,和我告别所有年轻生命并无有甚么不同,但想来,是不见文字之后,又不见了你。惟愿你在新班级里精进奋起,于之后的一年半中能冲过课业对你的层层考验,如愿念上自己欢喜的专业,欢喜的大学。能够在一个更为适合的环境里继续执著于自己想走的这条路。是的,这条路来日方长,只要你不忘,如写作,如音乐,如世间美好而有缘的一切,都是出于一种生命本真的需要,做独一无二的那个你,就好。

唔,许久未和你分享文学书籍了,随信与你一套《杜拉斯文集》为念。杜拉斯是我高中和大学时代的文学阅读的启蒙者,她的作品也影响了自己小说创作的发端。念读起她的文字,仿佛心灵会不自觉地飞驰向一个孤独又足够强大的黑洞,于时空交错处,见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接过她交托的心与情,而后以之打开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看个分明,再追寻创造。你的文字,不与她同,今后或许也不会的;只愿这次交集,能让你坚持着一份独特的味道——独特的文字,独特的灵心,独特的人生,独特的你。唔,我在大学里,有意识于凑齐整套文集,可未尝如愿。现在有了机会,就不用如从前那般奔走于各处书店埋头寻找,想来,这份完整,给你更好。

不知不觉,又说了一些话,可能还是在乎以后的难说罢。现在的心情与写信之前大抵无有甚么变化,如今日这样刺痛神经的天气,如不在状态的自己,亦如种种细微末节纷纷落下的心绪,关于你。

羽裳,和你相逢,是与我的一点淡而久的喜悦。

且让这封信,作为我们之间的一次别离。愿别离之后,有你平安喜乐的消息。

 

祝福慧双增  法喜充满

 

开开

201516午后于金中园

  评论这张
 
阅读(18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