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约无尽时,长远寄心——致陈欣怡同学  

2014-05-05 15:55:1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无尽时,寄心长远——致陈欣怡同学

欣怡:

你好啊。这封写在随笔本里的你的短简,我念读了许多遍,仿佛再次走近了你,于课堂中你我相见之外的那个你。你的模样,你的心怀,又清晰了一二,真好。虽然我们平日言语不多,不过我一直觉得,即使无言也不意味着相去迢迢的陌生,如在某一时刻,仅有一个心念想到了对方,亦可以化为一点心有灵犀的罢?就像,你在某一时刻与我写下的这封信,大抵就是我所言的这个意思了。当然,此时此刻的我也并非静默无言,而是把这些蘸墨的言语,洇染在这字句里,愿你看到,念及。虽然我业已写过百余封信了,全副心意只消和盘托出,无须字斟句酌,担心字里行间错过甚么;不过,那写给他或她的第一封信,其实也如你写与我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总担心自己写得不好什么的”一般,可能到底还是有些少年心怀罢,或许也正因如此,才会成为不同于过去或是未来的唯一的纪念。你说呢?

在信中,你告诉了我,“对你的感觉总是亲切的,和邻家哥哥一般,亦或者是你办公桌上的白熊一般,都是那么温暖”,嗯,谢谢你能让我确信自己身上存有的一种温暖。其实,不与你们在一起的许多时候,也没有这种“温暖”与否的意识,甚至觉得若能变成海格力斯,就去营救被困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想从他那里分来一点火种,借以温暖自己。可能这样略微寒寂的我的心境,更能静下心来自省,并且观照我心里的世界、生活罢。嗯,你读到的我的文字,如小说或者诗歌,大略也是在这样的心绪下写就的,与你见到的那个我存于不同的时空。这样的感觉,你是否可以想象呢?嗯,我真想知道的啊。

其实,还有许多的“我”可以与你言说,只是我有“私心”,不想都凝缩在一处,讲完了,便会索然无味罢。其实,较之绍介自己的种种,不如让对方来感受,从零零散散的片段,到将之细细拼贴,会有一种渐进地体味,会记得,会难忘。你也问起我对你的评价,嗯,你有着青春美好的样貌——你的眼眉、你的颦笑、你的声音、你的行止……当然是独一无二的你的美好,而且,学习成绩也不曾因此相负,真好。这些,就是我对你的印象了。其实,我也不知评价甚么才是说到了点上,才让你觉得我是了解了你,毕竟一年未至的辰光也如一封短简,三言两语难解心思,非得多上几封才能真切感知罢。就如之前所言,且让我从零零散散的片段,到将之细细拼贴,去将你描述,记得,难忘罢。

你也说起,“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很爱哭吧”。嗯,因为我所见到的你或是面含微笑,或是随和平静,所以,若非你真诚地揭秘,我的想象实难及此。不过,想来也是的,哪个姑娘没有品尝过眼泪的滋味呢?我觉得泪水在青葱岁月里不是以卑微的姿态登场的,她也是这个年纪的一支歌、一首诗、一幅画,一道风景,总之,也有美好的地方。也唯有那些情感细腻丰沛的生命,才会拥有这种独特的美好——我心中想着,你便是这样的人儿罢。你说“有一些事情无法倾诉,便一个人躲在房里肆意的哭泣”,嗯,压力大了,总要有释放的办法,把她送出眼眶,送出心怀,送往另一个不再重来的世界,倒也是好的。诚如你所言,“过后,我依旧是原来的我当然,泪水还可以在很多时候出现,她也未必是悲伤的代名词,对罢?金榜题名的欣喜,久别重逢的感激,走过万水千山的回忆,甚至连时间本身都为之浸润了,成为一种恒远存在。这些泪水,都为值得,都是纪念。我也想着,会不会哪天就见到你落泪了,抑或,你我一道交换泪水——你会以为,我说的这些是幻梦罢?其实,再真实不过了,且近在眼前。嗯,我也不愿想起这个无情的轮回,把彼此推往相去迢迢的时空,难以遁逃。是的,同在一个教室的缘分,算上这个夏天不见面的日子,或许也只有八个月的最后约期了。在那未知的神谕里,可能有你,也有我的名字。想到这里,怎无感慨?就像你于信中所言,前些日子听那首《天亮了》的时候,“我想到了初中时我们聆听它的模样,我还是我,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我们都在向未来前进,再寻不到一起倾听一首曲子的惬意。我总觉得时间是一切的起点,亦是终点,昔日的好友随时间的流逝也渐渐远去,我想要抓住,却无从下手。你的这种片刻的静悟,轻轻勾起了沉重感伤,跨越了十三年的沟渠,满满地填进了我的胸口。念起与你们相逢的这三年,于我而言,就有两次告别;而我注定在与青春有关的告别的轮回中度过此生了,嗯,那是近四十年的,二十五次的告别,不,甚至会更多罢。不舍而舍之的心怀,是少年的心怀,我清楚自己会负载着他,直到终老。唉,说着说着,也成悲哀的萌蘖了罢,回首之前与你写下的“泪水未必都是悲伤的代名词”一句,却也只是自己追寻的梦幻泡影。我只愿,那告别一日到来的时候,你我都能少想一些物是人非的明天,即便落泪,也作为多年后怀想的一种纪念罢。那是怎样的一种纪念?嗯,在那怀想中,仿佛再次走近了你,也再次走近了我,你的模样,我的心怀,即使无言也不意味着相去迢迢的陌生,在某一时刻,一个心念想到了对方,亦可以化为一点心有灵犀的罢?就像,你曾经与我写下的这封信,和我正在写给你的这封信,把蘸墨的言语,洇染在这字句里,愿对方看到,念及。嗯,大抵就是我所言的这个意思了。

信至此处,恍知时间业已游去了远方。想象着你念读起他时的模样,应该无有甚么感伤的味道罢?惟愿你我之约无尽时,如这第一封信,是一个美好的发端,祈盼今后寄心长远,将彼此安放于生命中那片美好的净土上。

 

祝平安喜乐  福慧双增

 

    开开

201455下午于金中园

 

附:欣怡姑娘的来信

致开开:

第一次给您写信,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总担心自己写得不好什么的,但当你可爱的身影浮现于眼前,这些不安也缓缓消散了,而嘴角却慢慢上扬。

虽然我们之间的交集不多,但对你的感觉总是亲切的,和邻家哥哥一般,亦或者是你办公桌上的白熊一般,都是那么温暖。不知道你是如何评价我的,但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很爱哭吧。于我而言,眼泪是发泄品,也是朋友。有一些事情无法倾诉,便一个人躲在房里肆意的哭泣,过后,我依旧是原来的我。

前些日子,在音乐教室里,我一听见韩红的《天亮了》,泪水便再止不住,我想到了那个生还的孩子,我想到了初中时我们聆听它的模样,我还是我,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我们都在向未来前进,再寻不到一起倾听一首曲子的惬意。我总觉得时间是一切的起点,亦是终点,昔日的好友随时间的流逝也渐渐远去,我想要抓住,却无从下手。似乎我唯一能抓住的便是当下,便是自己了吧。

其实,《天亮了》是我少许喜欢的歌,但我却仅仅听到两遍,不愿再听的理由便是不想触碰那样的悲伤,这首歌,让我心碎。

 

——陈欣怡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