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夏的密码,只留给你——致杨天惠同学  

2012-08-18 11:36:5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的密码,只留给你——致杨天惠同学

 

天惠:

你好。很抱歉在上月二十三日晚你寄来的小说《夏的密码》没有及时阅读和答复你,因为后一天收到文章的我的身体业已处在状况最差之时了。记得你在寄来小说的附言中说道“开开,放假前不是发了一张什么90后创意小说写作的邀请嘛,之前都忽略了,今天才翻到,一看上面说在7.25之前发,我还是想试试,但是没有时间了,就拿了以前的改了改了,唉……太仓促了……你能看看嘛”,后来你又在微博和手机上都提到希望我尽快看看这篇作品。我知你心切,因为你对于文学的爱好与小说创作的热忱都融入进了这篇作品(记得我第一次邂逅这篇小说是在去年年底,后来你又修改过一次,这次寄来的已是第三稿了罢),也希望它能变得愈发出色——事与愿违的是,征稿的截止时间逼近了,而想来你在这个夏天也分分秒秒沉浸在为高三拼搏而准备的课业之中,无有更多的时间去仔细琢磨它。可惜彼时的我却又实在无能为力,只能如实地回复你,想必害你失望了罢。如今在修养近一个月后,我的状况稍好了一些,所以看好了这篇较之前已有进步的小说,而在这封信中也想与你交流一下自己的阅读感受。我想着,虽然那个小说比赛已经不在你将要去的前方,但这道风景过后,还会有更多更好的在前方只为你等候着。而愿你做好的是,在今后可能到来的纷繁诱人的生活中你能留出一块心灵的净土给文学创作,守望它,感悟它,好好写下去罢。

嗯,关于你的这篇《夏的密码》,我读到了几个好处。其中比较突出的有两点,想与作为写作者的你一同分享。

其一,作品主旨余味不尽。我读过一些同学按照传统东方式小说的旨意来写的作品,因而故事大抵过程是好的,结尾更好;略不同一些的,则是过程中有矛盾曲折,不过最后也会好起来。在这种审美视角下的作品有其悦人内心的美好感受,不过带给阅读者的思索往往会少一些,因为大家的关注点都落在小说最后的结局上了,没有什么遗憾需要回味(类似于一些童话里常说的“后来,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末,过程中还有什么值得细细想来的呢?而你的这篇《夏的密码》带来的惊喜是,文本主旨的关键词是“矛盾与自责”——少年时的“我”一次自私的选择,而使亲密无间的伙伴“熙”的生活命运沉落了下去。叙述过程中“我”微妙的矛盾心理下的行为表现及文末陷入沉默自责的精神世界,使得阅读者从中见到了存于孤寂淳朴的小山村里一个少年心中的迷惘与悔恨,这也是世间真实的人性一种啊!正因如此,这种“真”的深刻使其同样有着,甚至超越一般以喜剧收场的小说的魅力。

其二,描写细腻纯净。虽然《夏的密码》只是短篇小说,但其中不乏许多散文化的优美的描写,如“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向那西边的天空指去,当傍晚最后的余晖与地平线相交,红晕在我们的前方铺染开,飞过眼前的还有那些红日下归巢的鸟雀……我说,这光景……那祥和的美,我想深深留在心里。她不语。静静地坐下在那草地,静静地拉我坐下。”又如“在那一刻,时光静静,就连最后的夕阳都似在这时停住了,久久的红,直到久久之后才换上夜的帘幕。唯有那些誓言,还在风中。”再如“夏天还是走近了,当在没有冬夜的日子里,蝉开始在枝头重复着“知道”,而它却怎会知道夏的秘密;小溪边人多了起来,享受沁人的水带来的阵阵凉爽。”就这三处举隅来看,遣词造句细腻用心,营造出纯净自然的氛围,让人读来即可想见这样一幅如诗般的画面,也符合小说故事在小山村展开这一重要背景。记得在去年夏天写与你的信里,我也谈及很欣赏你在散文《少了两小无猜,还是我怀念的》中的语言表达。所以,我愿天惠能珍惜这种语言才华,并能够不断进行写作锤炼,它将是你写出好作品的一块重要基石。

其他的好处,在此就不一而足了。当然,文中还有一些瑕疵,我也想与你商榷一下。主要有三点。

首先,小说情节上还没有做到合情合理,无懈可击。最明显处当属“我”扣留“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一事,这是本文的核心情节,但行文中让阅读者感觉似乎“我”这一行为的成功是轻而易举的,这却没顾及到现实的真实性。具体来说有三点:一是村里收信处对于信件的收发必定有一定的登记制度,谁看谁拿都会记下的,所以“我”不可能如此顺利地拿走“熙”的通知书;二是考上大学于这个落后贫苦的小山村而言定是极重大的事情,从村干部到邻里乡亲,上上下下都关心着,谁看到好消息都会及时热心地传扬开去,甚至可能由村干部将通知书亲自送到那个学生家里以表祝贺,所以“我”不太可能是第一个看到的,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封锁”“熙”的好消息;三是对于村里这些含辛茹苦培养子女的家长而言,孩子能考上大学即是改变了跟着受苦的命运,如此重要的事,即使“熙”信任我且接受了“失败”的结局,“熙”的父母也肯定会去详查情况到底如何。况且文中也提到了“‘小熙她妈,你家小熙肯定能上大城市去!’妇女笑笑,起身戴上草帽,挥手下到了田间”这处细节,其中包含的信息便是“熙”读书向来不错,所以旁人会这样说,而其母也会面露喜色。故此,这次莫名的“失败”怎不会引起“熙”父母的猜疑和刨根究底的细查呢?我们常说,文学创作是“源于现实,高于现实”的——言下之意,“源于现实”是文学创作的基础所在,唯有不失真,才有进一步提高其品位的空间。所以,如要使得本文有明显的提高,这处情节的逻辑真实是千万要注意的。当然,在你今后的小说创作中也务须关注这一点,愿你多多思量。

其次,小说的情节性有待加强。看到你在微博上说“我写的小说像散文”而有些难过,我倒觉得小说像散文本不是一件坏事。因为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许多优秀作家创作了传世的散文化小说,成为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那些小说行文笔调优美细腻如散文,带给阅读者散文与小说互融的审美情趣。比如你熟悉的沈从文先生的中篇小说《边城》,又如我个人较为喜爱的诗人何其芳的短篇小说《墓》,都是这样散文化的小说。不过,虽说重视散文化的意味,这些作品都没有轻视小说的情节性,且此二者不仅互不妨害,而且可谓相辅相成。就拿《边城》来说,故事情节可以简括为“祖孙情深,摆渡助人——邂逅傩送,种下情苗——天保献情,托人求亲——团总嫁女,傩送谢绝——兄弟“决斗”,唱歌求婚——兄成全弟,闯滩而死——傩送自责,出走他乡——爷爷年迈,雨夜过世——守着渡船,翠翠痴等”。纵观这一连串情节,可谓一波三折,引人入胜,而此中每一处又都用散文化的笔调细细写来,唯美纯净。所以,我们大抵可以说,散文化小说即是将情节节奏放缓,添之以丰富细腻的描写而成的。而这篇《夏的密码》在情节性方面略显不足。尤其是从“我”扣留“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一情节开始,直到文末,此中交代的过程较为简单,只是通过时间的推移和地点的转换,很快就将故事推至最后表达的主旨情感,读来感觉过于仓促。如果能于其中将诸如“车站道别”等情节用散文化的笔调再渲染铺展一下,则对小说主人公形象勾勒有所裨益,字里行间所渗透的人物情感也能更好地为阅读者所体会,而小说整体读来会觉得更为精彩。你认为呢?

最后,小说的遣词造句中部分略显不当。此处略举几处,以免繁赘(其余会在信后附上相关修改建议,供你参考一用)。一是个别措辞表述含混。文章开篇说“那年夏天我是如何看着她的背影,离开了那里;往后的每个夏天,我都如这般的在这里度过——”请问此处的“那里”是指哪里?虽说开篇可以不直接说明,但联系后文,有些阅读者可能会认为“那里”指小山村,所以离开的人应该是“我”而非“熙”。而我想着的是“那里”指“车站”,“熙”在送我上车后就默然离开了——又或许我的解读也有问题,因为后文并没有关于“我”看她背影离去的情节来与此句呼应,如何说得通呢?同样道理,第二句中的“这里”又是指哪里呢?所以,小说中语词的运用在不妨害文学性的同时,尽可能要做到准确明晰。二是个别词语运用不当。这里指的并非单纯性的词语搭配不当,而是词语运用没有符合全句所表达的意境氛围。如“于是,我俩就这么来到学校后门不远的一处,僻静地,那里在平时是寂静、孤单的,仅是些不知名的小草依然茁壮地长着”,“小草”搭配“茁壮地长着”想来并非不可,但问题是前句已交代了这里是“僻静地”,定下了“寂静、孤单”的情感基调,所以,客观上“茁壮成长”的小草因为这个缘故说成“默默地长着”可能会稍好一些罢。三是个别语句缺少文学意味。如两处谈到“誓言”——“在那一刻,时光静静,就连最后的夕阳都似在这时停住了,久久的红,直到久久之后才换上夜的帘幕。唯有那些誓言,还在风中。”“在那个夏天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又好像一切都变不回原来的模样了,比如她,比如我,又或是我们那些飞扬在空中的誓言。”能否改为如下两句——“唯有那些誓言,还在风中飘荡”,“又或是我们那些飘荡在空中的誓言,飘散了”。第一句补上“飘荡”是因为这句话的语势到“还在风中”并未结束——在风中如何呢?第二句将“飞扬”改作“飘荡”,一来语词搭配更为贴切,二来与第一句形成了呼应。而第二句句末添上的“飘散了”这短短一句,不仅呼应了前句中“变不回原来的模样”的表述,而且由“飘荡”到“飘散”,在语音上合辙押韵的同时增添了一分难以追回的惘然之情——如这样锤炼语句,会逐渐增加小说的文学意味,虽然对写作者来说只是个别字词的改动,但于读者而言分量不轻罢。

唔,天惠,虽然这篇《夏的密码》可能还略微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觉得它依然值得你好好珍惜。作为你的写作历程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纪念,仅此便是一种美好了罢。我在你的年纪都还没有好好写作的心念,而今也算是挤时间尝试写了一点,虽不成功,也从笔下寻着了许多感动。想来,你若深爱着写作,一朝跨过这十年的沟渠,肯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写作者,我相信。诚如关于这篇小说,你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或许将来我会成功”。嗯,那就加油罢!

嗯,这个夏天就要离开了,他的密码也只留给了你。留在了你的纸上,你的眼中,你的心里。待你在又一个夏天到来之时,用你的心,你的眼睛,你的文字轻轻将他开启。

 

祝平安喜乐

 

    开开老师

2012818上午于怡文轩

 


附:杨天惠同学的小说《夏的密码》及供参考的修改建议

 

夏的密码

那年夏天我是如何看着她的背影,离开了那里;往后的每个夏天,我都如这般的在这里度过——请问此处的“那里”是指哪里?虽说开篇可以不直接说明,但联系后文,如果“那里”指小山村,那么离开的人应该是“我”而非“熙”;“那里”也可能指“车站”,“熙”在送我上车后就默然离开了,但后文并没有关于“我”看她背影离去的情节与此句呼应,如何说得通呢?同样道理,第二句中的“这里”又是指哪里呢?

“同学们,这是你们最后冲刺的时候了!”(后文人物语言对话应统一加引号表示)校长在主席台上,涨着红红的脸(“涨着红红的脸”通常是因做错事而羞愧的神情,用在此处有些不妥)激动地发言。而时光竟是如此匆匆(此处应补上一个“——”较好)当我们还沉浸的(应改为“在”)初夏之时,六月灿烂的阳光早已照亮了我们(与前句的“我们”重复,可省略)每个人的脸庞。观众席中,我们坐在一起,我慢慢埋下身子,侧过脸轻声问,熙,你决定了吗?她看着前方点了点头。头顶是一片阳光闪耀……我想我是明白的,她不止她一个人,这样一个地方,若是走出去,人们都会说这是了不起的大事,毕竟,那小小的溪水及那片田野给于我们的仅是从长一辈那里继承(“給于”应作“给予”,且本句表达欠妥,改为“只有那小小的溪水及那片田野是我们能从长辈那里继承的”会稍好一些)

     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不管是我、熙,还是在场的淳朴的娃,只要联想(书面语,此处应换作“一想起来”)都会露出害羞(为何“害羞”呢?应是“期盼”啊)的笑,眼里放出(此处可添一定语“兴奋的”来加以修饰)光彩。

一阵热烈掌声响起,我看见校长,(此处“,”应删,因为其前后语意属连贯表述)捋了捋他的鬓角,站了起来……我刚想起身为校长激情的演说鼓掌呢,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吧。”“去哪?我问她,她不说话,拉起我的手就穿过人前(应作“群”),奔跑着,那还算和煦的风拂过脸颊,吹起她的刘海,干净利落,似乎不带一丝杂质,不说,谁会想看(应作“到”)这个纯洁的小女孩生在长在这落后的小山村。于是,我俩就这么来到学校后门不远的一处,(此处“,”应删,因为其前后语意属连贯表述)僻静地,里在平时是寂静、孤单的,仅是些不知名的小草依然茁壮地长着(“小草”搭配“茁壮地长着”想来并非不可,但问题是前句已交代了这里是“僻静地”,定下了“寂静、孤单”的情感基调,所以,客观上“茁壮成长”的小草因为这个缘故说成“默默地长着”可能会稍好一些罢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向那西边的天空指去,当傍晚最后的余晖与地平线相交,红晕在我们的前方铺染开,飞过眼前的还有那些红日下归巢的鸟雀……我说,这光景……那祥和的美,我想深深留在心里。她不语。静静地坐下在那草地,(应补上“也”)静静地拉我坐下。

她说,看,夕阳,多美,还是带家乡味的呢,呵呵。她傻傻地笑。可转而,或许我们将来再不能像此刻一样一起看着夕阳了,婷,将来你不会忘了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吧?

当然不会啦!你在想什么呀。

如果我们将来都离开这了,我们都是永远的朋友?是!我毫无半点犹豫。

在那一刻,时光静静,就连最后的夕阳都似在这时停住了,久久的红,直到久久之后才换上夜的帘幕。唯有那些誓言,还在风中这句话的语势到“还在风中”并未结束——在风中如何呢?故应补上“飘荡”

接下来的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过着忙碌又简单的高考冲刺生活——为了走出这里

倒计时了,5……2……1……

夏天还是走近了,当在(“当”与“在”重复了,删“当”后“在……里”的形式使语意通顺)没有冬夜的日子里,蝉开始在枝头重复“知道”,而它却怎会知道夏的秘密;小溪边人多了起来,享受沁人的水带来的阵阵凉爽。他们相互询问着,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小熙她妈,你家小熙肯定能上大城市去!”妇女笑笑,起身戴上草帽,挥手下到了田间。

而那头(此处应补上“,”)小熙说她不敢去看,她怕……我说,那我去;当我看到她的通知时,竟没有找到我的,我把村(应补上“里”)所收到的所有通知书都一一翻了个遍,没有,(此处用“……”替代“,”更好)我一封封地仔细地找(应补上“寻”)我的名字——婷,依然(多余,应删去),突然间我仿佛看见那些还飞扬在空中的约定化成烟渐渐散去,我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觉(应为“不知不觉”)我偷偷将手中的她的通知书带回了自己家,压在枕头的底下,我怕……

熙等啊等,等去了一个月的时光,我不敢说出事实,她也没有收到她的通知书;两个人的内心是煎熬(换作“满心煎熬”更好),最后的最后(此处应补上“,”)我决定离开那里。                                  

车站(应改作“在车站”),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没听她说完最后的分别之辞,我说时间不够了,转身要离开,她塞给我一封信。我还是没说一句(应补上“就”)上了车,窗外,她为“没录取”而消瘦的背影渐行渐远……

直至我打开那封信,信的末尾:不管你走多远,记得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我的泪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抑制,左边的衣服口袋里,我的手紧紧拽着那张录取通知书——那些她为她的梦和我们的誓言的全力以赴。

在那个夏天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又好像一切都变不回原来的模样了,比如她,比如我,又或是我们那些飞扬(将“飞扬”改作“飘荡”,一来语词搭配更为贴切,二来与前文“唯有那些誓言,还在风中(飘荡)”形成了呼应在空中的誓言(补上“,”之后添上“飘散了”一句,不仅呼应了前句中“变不回原来的模样”的表述,而且由“飘荡”到“飘散”,在语音上合辙押韵的同时增添了一分难以追回的惘然之情

多年后,我回到那里,而她不再那么年轻……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