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你的文字,开在最美的年华——致蔡欣媛同学  

2012-07-18 07:11:28|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文字,开在最美的年华——致蔡欣媛同学

 

欣媛:

你好。昨夜细细品味了你的小说《花开在过早的季节》,于我而言是收获了一份惊喜。能够完整地叙述一个故事,是需要做出许多努力的。我一直认为微型或者短篇小说以场景式或片段式的叙事为宜,因为这样可以集中笔力来细写心中所要表达的某种情感,而且“以小见大”的写法本身是相对简单一些的。而你的这篇小说却打破了我的固有思维,让我发现完整地叙事也有其独特的一面,于情节、结构与人物形象来说,阅读者也会有不一样的审美体验。全篇围绕着女主角白玫的“爱”的历程展开,由示爱不被接受,到拥有爱情却被抛弃,再到不再相信爱的真实,最后又回归到接受一份平静温暖的爱,情节上可谓跌宕起伏;而在行文结构方面则精心建构了由现实回到梦境去追忆过往再回归现实的以倒叙式为主体的叙事结构——此二者的融合,又较好地烘托刻画了白玫外表自负、坚强,而内心脆弱、感伤的形象,直到故事最后完成了平和清醒的性格转变。此外,着墨不多的梁云飞通过写作者的叙述视角点染出温良的形象,为故事最终实现爱的回归增加了表现力。总之,这些都是我读到的欣媛这篇小说的好处,对我今后尝试创作较为完整的小说故事也是一种美好的启示罢。

当然,作为一个负责的阅读者,还要指出一些白璧微瑕之处。希望着能对你今后的小说创作能略有些帮助,故愿欣媛能作些参考罢。

这篇小说唯一一个较大的问题出现在文章开篇与末了的地方,两者存在矛盾性,这会使文本本身减去许多逻辑上的真实性,影响读者实现情感的审美与共鸣。具体来说,在进入梦境之前,无论是白玫所处的空落环境还是镜中自己的眼角眉梢,你都着力渲染出一种昏暗颓废的情绪来——这给读者的审美体验便是,白玫在当下的人生是大不幸的,一定是逢着了苦悲的事了罢。接下来的一连串的梦境也证实了读者的潜意识预设的正确性,直到做完最后一个在情感上堕落的梦,可以说是很好地实现了你在开篇时描写所要达到的这般效用。而文章末了当白玫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故事便可以说是“峰回路转”了,之前对白玫无有好感的梁云飞却扮演了她的灵魂救世主的角色,帮助她离开了这场持续多年的噩梦,诚如你在文末写到,“现在有一个爱她的胜过她爱的男人,是多么幸福,想着想着,白玫搂着梁云飞的腰就熟熟睡去了。”想来现实是白玫得到了一份可信赖的爱情,即使不能说是满心欢喜,也是平和温暖的罢。所以,存在的问题便是若将几个小时的梦境从故事中抽离,同样都是当下现实,对比开篇与收束时白玫的情感,可谓是天壤之别——费思量的是哪一个才是真实的白玫,她到底对梁云飞带来的爱情是否满足?我个人猜度你是想表达一种爱的救赎,所以文末白玫的真情流露才是真实的重点所在罢。这样看来,为着这一点,且同时不妨害中间几段叙述梦境的深渊,则须将开篇的描写调整为虽然白玫的境遇不算很理想,但心中毕竟存有一些爱的温暖与感激。这样便能与文末脱离噩梦后的现实形成呼应,使得逻辑上顺畅,与此同时,白玫的形象与小说的情感主旨也更为明朗突出。不知解释了这许多,欣媛能否理解,可能我的表述有些词不达意,但还是请你就这一点仔细斟酌罢。

此外,这篇小说还有一些表达上的问题。归结下来,大抵有以下几点。

第一,部分细节没有遵循现实生活,有些不真实。如文中第一段说“入秋的夜,很凉。她注视着楼下孤独摇曳在风中的玫瑰”,此中的“入秋的夜”与“孤独摇曳在风中的玫瑰”都是你精心选取的渲染凄凉氛围的意象,这种写作意识是正确的,但问题是两者按照生活的真实并不能摆在一起。据考证,玫瑰的花期通常在阳历的四月到八月,所以,即使是最后的玫瑰,也是在夏日枯萎,如何能挨到秋天呢?所以,必须忍痛割爱,将“入秋之夜”换作“夏末之夜”,或将“玫瑰”换作其他花卉意象(难就难在这段环境描写的内容流露出“西方式”的意味,因此用“东方式”的菊花等意象就会显得格格不入,而类似玫瑰意象的蔷薇的花期为阳历的五月到九月,只能说是勉强凑合,用在文中也是不尽如人意的)。我们常说,文学创作是“源于现实,高于现实”的——言下之意,“源于现实”是文学创作的基础所在,唯有不失真,才有进一步提高其品位的空间。这一点希望欣媛在今后的小说创作中多多注意。

第二,部分语句缺乏完整性,读来不顺畅。如文中第一段写到“一只手撑着,一只手抚摸着镜中的人”,虽然根据前文,我们能推测“一只手撑着”的是梳妆台或者镜子,但此处不必要的省略,难免会导致阅读的停顿,影响阅读审美的贯通性。与之相似的还有该段的“当扫到角落中那古朴的梳妆台时”,应为“当她的目光扫到角落中那古朴的梳妆台时”,等等。若将这些地方补充完整,能使得行文更为自然流畅。

第三,部分语句存在重复现象,导致语言繁琐。如第一段“涂着豆蔻的手里端着杯红酒,靠着窗台,小抿一口红酒”中“红酒”可省略前一处,换作“端着酒杯”比较合适。这不仅消除了语言运用中的消极重复,且通过省略来集中读者对于所叙事物的关注力——既关注前者“端着酒杯”的仪态,又关注后者“小抿一口红酒”的动作,最终实现增强文字画面感的效用。类似的如题记中的“女人花,女人似花”也可省去一处。

第四,结构助词“地”用法不明。“地”的一般结构形式为:形容词(副词)++动词(形容词),如第一段“湿漉漉的如墨长发散乱披着”,“似着了魔般踉跄走上前”,“然后安然睡去”,都应改为“地”;另外几处会在信后附有的你的这篇小说中指出,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写至此处,业已交托了我的全副心意。相信欣媛能从中寻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为这篇小说再增色一番。也期待着欣媛在经典小说的阅读积累中尝试写下心中更多的故事,让你的文字,开在最美好的年华。

 

嗯,还有一句,我会一直是你真诚的读者。

 

祝平安喜乐

 

    开开

2012718日凌晨

 

 

附:蔡欣媛同学的小说《花开在过早的季节里》及供参考的修改建议

 

花开在过早的季节里

    女人花,女人似花(重复,可省一处),花开在适合的季节里,总是娇艳欲滴的,但要是过早盛开,美则美矣,却要承受太多,譬如,提前凋谢。                          ——题记

 

    夜,很颓美。穿着一身黑色冰丝的女子,湿漉漉的如墨长发散乱得(地)披着,涂着豆蔻的手里(完整的应该是“涂着豆蔻色指甲或者香水的手里”罢)端着杯红酒(与下文“红酒”重复,可改为“端着酒杯”),靠着窗台,小抿一口红酒,发出似满足又似哀怨的轻叹。入秋的夜,很凉。她注视着楼下孤独摇曳在风中的玫瑰(玫瑰花期在阳历四到八月,故应将“入秋之夜”换作“夏末之夜”,或将“玫瑰”换作其他花卉意象)嘴角勾勒出一丝凄凉。转过身,她看向周围如欧洲19世纪奢靡的布置,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在暗淡的夜色中闪着(应补充一个定语作为修饰,增强画面感)光。当(补充“她的目光”)扫到角落中那古朴的梳妆台时,似着了魔般踉跄的(地)走上前,一只(可删)手撑着(补充“梳妆台或者镜子”),一只(可删)手抚摸着镜中的人,柳叶眉,凤眼上挑,挺翘的鼻子,如血般的红唇,还是那样美,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不过那是因为她才24岁,但为何她的眼里透着不符年龄的沧桑与哀愁,慢慢的(地),那种情绪不断在镜中(“在镜中不断”语序更顺畅)被放大,直到胸口习惯性的抽痛。“咚——咚——”(落地钟应是“铛”的声响罢)楼下的落地钟响了,原来已经12点了,她随手在床头拿了2片(习惯表述为“两片”)安眠药,然后安然的(地)睡去。

 

梦境一(17岁)

(小标题能否于清晰之外多些诗意的表述,这样既能淡化版块式的叙事方式,又能增加小说的文学性)

    五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围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突然,她们安静下来了,里面走出一个长相明艳,穿着时髦的女孩。她像一个高傲的女王般走到不远处一个男孩的身边,凤眼俯视正在看书的梁云飞,说:“做我男人。”完全命令的口气在她看来理所当然,因为她是白玫,父亲是东辰跨国集团的董事长,母亲是市委书记,她有傲人的资本,因此觉得一切都会顺着她的意愿进行。周围的人群中轰动了(“周围”和“中”存在矛盾,可删其一),“校花要‘书呆子’做她男人”,校园BBS上突然出现了这个标题,并被置顶了(结合上下文,此处应为插叙,故要出现表示过去时间的词语,否则读来突兀)大家都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等待着梁云飞的反应,只见梁云飞(与前句重复,可换作“他”)合上书本,起身,在白玫耳边说了句什么就走了,只留下白玫恨恨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单薄却直挺,周围的人都明白了校花应该是被拒绝了吧,BBS上新帖“校花追‘书呆子’被拒”顿时成了学生们枯燥生活中的谈资,梁云飞的基本资料也随贴附上,最让人瞩目的是他的成绩,每次都第一,全国物理奥赛第一等一系列奖状(搭配不当,应为“一系列奖项”)让人瞠目结舌。白玫走向她的伙伴,等待着她们的条件,原来这是一个赌,看是否有人会拒绝校花。很显然,就是有这么个“书呆子”。

 

梦境二(18岁)

    校园BBS上又一新帖“三个月换一个男友的校花栽了”,点击率在一个小时内破一千,后面还附着与人拍下的白玫与他男友傅言拥抱,接吻的一系列的亲密照片。习惯了众人瞩目的白玫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依旧我行我素。放学铃声一打,一抹火红色的倩影从校园里奔出来,跳进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怀里并献上拥吻,然后,两人坐进出租车就走了。今天是傅言生日,因此白玫为他准备了特殊的礼物,希望给他一个惊喜。因为父母常年不在家,她一直是一个人住的,于是她把傅言带回了家,简单用过晚饭后,她挽留了傅言,意思很明了,但没有被拒绝,当然了,哪个男人会拒绝自己送上来的美餐呢。白玫进了浴室,洗完后,她忐忑了,拿起那件特意准备的黑色蕾丝裙,犹豫后还是穿上了,看着镜中体态优美,眼角洋溢着幸福的女子正要去献上她圣洁的第一次,她笑得更加灿烂了,出去时傅言在玩电脑,她从后面抱住了男人(换作“这个男人”或者“他”可能更好一些),用她柔软凹凸有致的躯体摩擦着他,一切都随她所想发生了。

 

梦境三(18岁)

    “打掉他”傅言冷硬地对在床上哭泣的白玫说。白玫不可置信(习惯表述为“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妆容都哭花了,看着那张依旧温润如玉的脸,似乎不信刚才那句残忍的话是他说的一般。但现实打碎了她最后的乞求,“打掉它,不然我们就完了”,说完,(应补上“他”,因为该句之前未出现)头也不回的(地)就走了,白玫刚想追上去质问,留给她的却是一扇冰冷的门,仿佛这是一道地狱之门般,她无力去推开,也不敢,生怕等来的是更加残酷的答案。白玫只好不断地自我催眠,他依旧爱她。打掉孩子后,傅言和白玫恢复了往日的甜蜜,但谁也不知道,这种表面的和平会持续到何时。

 

梦境四(18岁)

    放暑假了,白玫和闺蜜方宜在商场中火拼,手中都拎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白玫抱怨着傅言不愿意陪她逛街,方宜安慰她说男人都不喜欢陪女人逛商场的。中饭时间到了,她们就准备去一楼的一家咖啡馆解决中饭,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一进咖啡馆就受到了大家的关注,然而这时白玫看见了傅言,他怀里还躺着一个妖艳异常的女子,妩媚的大波浪,夸张的烟熏妆,娇艳的红唇正吻着傅言,两人正忘乎所以地甜蜜着。白玫扔下袋子,冲上去就一把拉开了她们,伸手就给了那女人一巴掌,然而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傅言打了一巴掌,白玫瞪大了眼睛,含泪看着那本来只对她温柔的男人,如今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一心安慰着那浑身充满妖气的女子,她甚至看到了那女人眼中的挑衅。她不想控诉,不想打人也不想骂人,她只是绝望地离开了。

 

梦境五(19岁)

    魅蓝酒吧。今夜的酒吧格外热闹。舞池中央一个身穿紧身皮衣,皮裙,脚上穿着银色高跟鞋的女子疯狂在舞动她青春的躯体,火红的大波浪在空中起舞,水蛇般的腰肢不断地扭动着,惹得全场的男人都蠢蠢欲动,更有大胆的将手搂上她的腰,玩起了贴身热舞。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似乎累了,到吧台点了一杯血红玛丽,一饮而尽,随后舔了下她那朱唇,性感而挑逗。今夜,她不是白玫,她是黑夜女王。早晨,她是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醒来的,那个男人还熟睡着,她也不想问太多,如今没什么值得她在乎的了,不就是一夜情。于是漠然地穿上衣服就走了。如果有人能注意,那女子原本耀眼夺目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只留下空洞和无神。是的,白玫彻底堕落了,她把她的灵魂卖给了撒旦。

 

    梦醒了,她的枕头湿了大半,她意识到她丈夫回来了,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轻启红唇:“梁云飞,对不起,今后我会好好爱你的。”

    原来白玫并没有从此堕落下去,在她20岁那年,梁云飞突然找到了她,要她做他女人,或许白玫当时还太年轻,却过早地承受了那些痛苦,她急需一个人可以给她救赎,于是,义无反顾的(地)就跟着他离开了那个令她伤心欲绝的城市。4年了,白玫总是重复着那些过往的噩梦,但是真的够了,回忆再痛也有痛完的一天,现在有一个爱她的胜过她爱他(多余,可删)的男人,是多么幸福,想着想着,白玫搂着梁云飞的腰就熟熟的(地)睡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