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为了忘却的纪念——致骆伟兰同学  

2011-10-29 07:32:2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忘却的纪念——致骆伟兰同学 

 

小骆:

你好。与你的上一封信是89号,再次提笔不觉已是十月的末尾了。时间总是高明于我们的,在某一刻我们停下脚步略作休憩之时,他就这样把我们落下了。现在是凌晨,我幻想着在时间在我的头脑里醒来之前先行一步,以免又莫名地苦苦追赶去了。好久没有这么异想天开了,可能这是于生活工作的疲敝之外仅存的一点浪漫主义了罢。而现实并不喜欢这些,他和时间一样让我们清醒与哀愁,而每每想到此处,又想与你说声抱歉,因为很多时候我的内心是足够强大,却无法凭着英雄式的一己之力带着你走出这重重封锁。

其实,有一件事还是我心中的郁结。记得1013日那天一位既是很好的作家又是很好的老师(下文姑且用“此君”或“她”代替,以免烦赘)来做讲座,作为晚生后辈我也很虔诚地洗耳恭听了,多半是讲得不错。而几次互动却给了你我更多的惊喜。先是她请同学们讲考试作文《痕迹》的构思,你们班(还是一班?我不知他名姓)的一位男生和嘉颖说的都很不错(你说嘉颖的文章后来还印作了范文),只是那位老师据此而问的问题总觉得怪怪的,原话我也不记得了,当时感觉这个问题对于他俩的文章来说大抵可比作俞樾《春在堂笔记》中点评苏轼考证石钟山得名而感慨的“犹过其门而未入其室也”,嘉颖后来发给我的短信中也是同样感受。而后,此君又问了“天上的仙鹤,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的下句该接什么,意在考量同学们的想象力。当时觉得还蛮有趣的,我不是什么诗人,也暗自想了一句“请你留在这滚滚红尘里,让我代你飞向那梦中的远方”,听得有几个同学虽答得不算精巧却也尚可,而后也不知怎地,我便成了话筒的传递者。我自信于你的文采与情思是足够应对的,所以欣然唤了你的名字。你说你只想到了一句“寒塘渡鹤影”,此君又叫你说了两遍,我才明白原来她不是没听清楚你的话。而后,她迅速绕开了自己不擅长的,偏叫你自己重新想来。我是有些激动的,可是当时却无法提醒你大可以根据此诗句铺展想象,不用好端端被她束缚住(由于种种,竟没有像五月那次去复旦附中与他们请来的极高明的教授调侃半天的勇气了,我疑心自己也难逃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孱头”罢),这突发的情况使得你有些慌张了,最后没有给出完满的回答。我想着,此君在这个游戏尽兴后,应该显出自己作家的本领,来一句精心创作的得意之句布施在座同学一点光明智慧。但问题是,她只是深情转述了那首诗的后一句“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天呐,我恍然于这首诗就是我博客里一直存有的《仓央嘉措情歌》,我疑心自己又难逃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昏蛋”了罢)。人们常说“学高为师”,这一点于此处我可惜没有得见。可能我亦与此君缘分不浅,也继你之后享受了她教化的福祉——朗读了她的高考下水作文,虽然在场同学们最后还是用掌声作为鼓励,可我还是在念读“喧阗”二字上坠下马来,羞于自己水平也不足以做一名语文教师。这类书面上的文言词语的确动人心扉得很,也符合此君认为的高考作文要语言华丽,用词精妙。我不会用,但可喜的是我也记住了,在前些日赠与两个班学生的《雨霖铃》一词中也尝试用了一回(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我知道那从先生《拿来主义》中说出的最后一个骂人的称呼我也只能好好收下了)。总之,你我是因这次狂欢而同病相怜了罢。不过聪颖的小骆一定也明白,整场讲座我听下来多半是在我之上的所有语文老师能够讲好并让你们有所收获的,根本不必担心什么。而剩下那些细微末节的确是学不来的,因为症结在于她自始至终是全国卷的思维模式——就拿她最喜欢的语言来说,措辞华丽什么的在上海卷里虽不至于惨遭杀戮,若那些文章剥去之后显出空洞无物就真的难逃劫数了(我参加2010年上海高考语文阅卷时评卷要求听得真切)。即使抛开应试,就文学创作而言,我很赞同晚唐杜牧的文学主张——“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兵卫”。我个人觉得写作中最重要的就是写作者在字里行间要表达出真实情感,阐述实在的义理,而语言之类的并非是关键所在,大抵可以算作锦上添花罢。况且诸如杨绛、汪曾祺等诸位大家的作品的语句朴素自然,就像李锐的《谈白菜》中说道的所有味道的极致——“淡”。我想,其他的“厚味”虽能惊艳一时,却终究会被下一道“厚味”所取代,最终的命运是集体被掩埋在精神的娑婆世界里了。其实,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说,读者与作者及作品之间产生共鸣,实则是情感上达到相通,而语言表达仅是一种媒介罢了。简言之,以情动人,以理信人才是写作的本源所在。这一点,我是从小骆用心写下的文字里看到了,心生欢喜。而你今后的每一篇作品,我都期待着啊。

如此看来,那日的遭遇于你我而言真的不是一件坏事,伤心惭怍大可不必。不过,还是权当做一份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想着近日你几番叫我看看你参加复旦“博雅杯”的小论文,而我最近则忙于给学生们默写与面评作文,以及文学社的诸多事宜(核心团队的姑娘们读过两本《晨曦》后也都很欣赏你的文字),所以真难两全啊!可能此中怠慢了你的心意,点评之处也不到位,请你见谅。今明两天你就要上传文章了罢,只愿你顺利。若是可以,最后的定稿能否再借我一观,顺作另一个纪念罢。

文至此处,窗外的天空已近明朗,精神却也好了大半,等待时间醒来后继续怀着仅有的一丝浪漫主义追赶现实的步伐。我想,你一定也是罢。

 

愿以此文,为你的现在与未来添一点点勇气罢。

 

祝平安喜乐

 

   你的朋友:开开老师

20111029日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