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做一个在文字里旅行的姑娘——致金川同学  

2011-07-04 11:39:1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一个在文字里旅行的姑娘——致金川同学

 

金川:

你好。昨夜到家后接到你网上发来的邮件,里面有一张很美的图片和你的一篇题为《渐凉》的作品,叫我阅读之后谈谈感受。我的心中是十分乐意的,因为你能与我分享自己的文字,说明你是认真写作并且珍视写下的文字与此中含有的情感。我觉得在写作的世界里只要是用心写下的文字就是最美好的,至于一些技法之类的于我们而言则可在今后的阅读与写作的积累中有所领悟,渐渐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

关于这篇《渐凉》,首先我想说,我是欢喜这个题目的。用“渐凉”之意来照映作品所要表达的主旨是十分贴切的——在家庭矛盾的催逼与漫长岁月的消融之下,原本情同手足的兄妹俩渐渐分裂成为两个不同的世界,妹妹想努力跨过这道情谊的沟渠,却最终发现不可能了。这又使我想到了你的在作协中学生创作会的学姐骆杨磊也写过类似的题材,那篇文章名为《那个臭小子》(信末会附上原文),写的是姐弟俩在成长中渐渐发觉那种曾经的无拘无束被“知书达理”所取代,而那种儿时的快乐却再也回不去了。我觉得关于成长中对亲情的体察是你们这个年纪的生命感受最细腻而强烈的时刻,不管文章本身趋向于写实主义还是纯虚构创作,其中的情感读来都是真挚动人的。如本文中:

“哥哥家门前是一片田,她还记得,在某个角落,他们一起把苹果核埋在那里,可是,苹果核不会发芽的。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长大本是每个孩子都急切盼望着的,可能它意味着人世间更多的欢乐。但是,直到长大之后才明白,一些难以名状的遗憾深深地刺穿了我们的情感,留下痛苦万分。这段文字引出的不只是那个妹妹的哀伤,而是告别孩童时代的所有人的哀伤。

除了作品整体表达的自然真纯的情感之外,有一处细节是我特别欣赏的。

“她只是坐着,看着哥哥,一会儿便走。回到一个大人们的世界,即使也不适应,却会比刚才好得多。”

这个细节看似平淡,实则耐人寻味。首先“看着哥哥”而没有旁的话语即是写出了家庭矛盾之后这种兄妹之情的淡漠;而这一“看”,又包含着作为妹妹的她心中多少的辛酸,颇有几分“竟无语凝噎”的意味深长。而比之更震撼人心的则是后面一句,原本无法面对在家庭问题阴霾之下的充满矛盾与虚伪的大人们的世界的她竟觉得较之去看哥哥之前“好得多”了——这形象地表达了哥哥对她的冷漠是一种如此强大的冲击,以至于她宁可去面对自己本不非常喜欢的那些亲戚;在这一现象的背后,更说明她对哥哥的感情是如此深厚,如此珍视,也才有了我们读到的如此地绝望。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说,读到此处,多数读者会毫无保留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到文中的妹妹的身上了,这种感同身受(实则在现实中未必有丝毫相同的经历)的情感的产生,便是印证了这篇文章的一种成功。

当然,若从文学创作的较高的要求来看,可能在一些地方还有待斟酌与进一步提高。要做好这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可带着对文学的一份热情与持之以恒的写作精神慢慢来罢。

其一,文章内容的前后两部分情感的对比还应更为鲜明一些。主要应对家庭矛盾产生的前后兄妹俩的情感映射的点点滴滴写得更丰富生动一些。尤其是儿时两人美好的经历,在本文中只提到了“玩”和“做作业”两个细节,略显单薄。唯有前后鲜明的情感反差,才能突现这一矛盾对这份兄妹情谊的伤害之重,使表达的主题更为厚重而令人印象深刻。

其二,文章的表达方式与遣词造句方面还需多多锤炼。本文语言的一个特点是以叙述为主(可能是因为篇幅限制罢),而在文学创作中,“叙述”式的文章是最难写好的,须是笔力沉厚(这是生活、阅读与写作等多方经验积淀的产物)方可为之,像杨绛这样的作家即是如此,想必你也读了一些,也会有这样的感受罢。因为“叙述”式的表达决定了作者的情感须更好地潜藏在文字背后,让读者从字里行间自行去体会,才能真正突显作品的价值与震撼力。将情感摆到台面上就少了些味道,而藏的太深也无有好的效用,所以把握好这个分寸就颇有难度。对于我们这些写作经验尚浅的人而言,常常出现的就是直白地表露情感,这并非不好,只是于文章的审美而言是一种损失。如本文中:

“大家都变得讲礼貌了,或是更爱伪装了。”

这句话的问题就出现在后半句——原本因为家庭矛盾而闹得不可开交的大家忽而“讲礼貌了”,这个事实就证明了大家或许都在伪装自己,而你又直白地指了出来,实为画蛇添足。

又如:

“我们的感情,再也回不到小时候了吧。”

之前的“苹果核”的细节,已暗示读者你要表达的这种“回不去”的情感,而后你再来上这句,就将原本的含蓄的感伤点破了。你可能觉得这样近一层写会使情感表达更为浓烈,但事实上读者却未必领情。

而这篇文章在遣词造句方面,主要是在措辞上应尽可能避免同句中一词重复出现,使语句更为流畅自然。如:

“后来,她多少从大人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了多少。”

“多少”出现了两次,显得繁复,并且“了解到了多少”更似一句疑问句,与本来的陈述意思并存于一句之中,读来有些不通顺。故将第二个“多少”改为“一些”就会好一点。

上面这些,就是我对你的文章的一些感受与建议,因为自己已有一年来没有对同学的作品进行分析了,言语轻重自不可知,如有不当之处请见谅。除却这些,只想告诉你,这篇文章是我喜欢的。像你这般的年纪的我与写作的缘分尚浅,也留下了不少遗憾,所以,读着你和你的伙伴们认真写下的文字,我是欣慰的,并会好好珍惜。其实,写作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更重要的是将自己内心的情感存留为一份美好的纪念,而非背负着某个宏大使命的枷锁。你说呢?所以,是的,希望你能怀着这份写作的热情继续好好地写下去罢。

金川,关于你在邮件里问及我现在正做什么的问题,可能在不同的语境下有各自的答案罢,但可以与你分享这个夏天我会做的一些事:阅读,写作,与学生通信,许下很多个愿望……

 

其中,有一个愿望是给你的。

 

 

还记得吗?你写过一篇名为《在夜里旅行》的随笔。

我愿你,做一个在文字里旅行的姑娘。

 

 

祝平安喜乐

 

    开开老师

201174中午于家中

 

 

1:金川同学的回信

 

开开老师:

收到你的信,我也很开心。你说得对,只要是用心写下的文字,都是最美好的。

学姐的文章我已读过了,其实,无论是儿时的打打闹闹,还是手足情深,都是我们最美好的记忆。因为长大后才会蓦然发现我们都遗失了太多的美好。可是,却怎么也回不去了。

首先,还是要谢谢开开老师对我的文章的欣赏之处,以及那些中肯的建议。我根据自己的理解也做了一定的修改。我想我对于写作的方法也有了一定的收获。你也让我明白了,对于写作,我们不仅要有细腻的一字一字斟酌的坚持,还要那种从读者的角度来看待作品的态度。

是的,写作,是为了纪念自己的情感,为了在自己已成家或是老去时,读到自己的文字时,能知道自己曾经历过的那些喜怒哀乐,证明自己并没有白白活过。

我会的,我会怀着这份热情继续写下去的,写我心里想写的。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没什么题材,所以我想,我更应该,细腻地过好每一天。

开开老师,谢谢你的愿望,我会加油的!

 

祝天天开心

 

    金川

201175

 

2骆杨磊《那个臭小子》

 

那臭小子是我表弟。

也许是天生八字相克,只要我俩一碰头,就会永无宁日。臭小子是天秤座的——这是我每次与他吵架最后以失败告终后为自己找的理由。因为星座书上说,天秤座的人口才极好,天生就是个社交专家。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也是天秤座的。只是我这个天秤座似乎有些名不符实:一般天秤座的人都是优雅高贵、热爱和平的人。而我身上则看不出任何与淑女有关的东西,还被臭小子冠以“暴力狂”的称号——每次与他“动嘴”败下阵来,我就“动脚”,一记猛踹堵住了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因为这个原因,他时常一边捂着痛处一边恨恨地发誓要把我“恶劣的行径公诸于天下”,对此我毫不在意:谅他也没这个胆!

事实证明,我太自信了。

中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浑身轻松的我一个电话把臭小子约到家里玩。他来了之后就堂而皇之地霸占了我的电脑,于是我搬把椅子坐在他身边看他与QQ上那帮哥们聊得不亦乐乎。突然,群里跳出的一条条消息印入我的眼帘:

哥们甲:“天呐,你在你姐家里?她没有将你暴打一顿然后丢出去吗?”

哥们乙:“兄弟,同情你啊,有这么个恐怖的姐姐日子不好过呀,佩服你的生存能力!”

哥们丙:“还好我的姐姐非常温柔……”

据臭小子事后描述,当时我的脸犹如霓虹灯,各种颜色不停地在上面变换,最终趋于全黑。我磨着牙,脸上却忽然露出一个“天使般的微笑”,温柔的声音登时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子,你要我把你暴打一顿然后扔出去吗?”

三秒后,房间里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有些时候我必须承认臭小子比我聪明,这体现在他的理科成绩和玩网络游戏的方面。所以我经常和他一起玩网游,臭小子有玩游戏的天赋,因此在和他一起玩“泡泡堂”(我只找到了这一个可以双人玩的游戏)的时候,我总是被他“干掉”。经历数十次的失败后,终于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也不知道让一下我啊!记得后来他一哥们在网上问他在干什么时,他是这样回答的:“痛,并快乐着。”此句让我笑到不行。

日子就这样在我们的打打闹闹中过去了,渐渐地我发觉臭小子其实还不错!比如每次和他出去逛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免费的劳动力,我可以两手空空轻松地走在前头,而臭小子一边抗议我“虐待”他,一边乖乖地将东西拎回了家;又比如做寒假或暑假作业遇到难题时,我会毫无愧色地命令他替我把答案解出来,而自己却躲一旁休息去了;再比如让他带我玩游戏,他总是冲在前头干掉敌人,自己则只要悠闲地走在他开辟好的道路上,捡起他留给我的战利品,等着升级。用好友的话来说,我简直就一“寄生虫”。

后来,臭小子似乎变了。

还记得今年的“五一节”,我们又照例聚在一起,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了,臭小子也不例外。远远地望见他的身影,我发现这小子又比以前高了许多,也帅了许多。见面后我笑道:“嘿,小子,不错嘛,最近混得怎么样?”面对我的调侃,臭小子没有像从前那样反驳,而是点点头,礼貌地报以微笑。顿时,我僵在那里,心里蛮不是滋味。

整整一天,我们都没有说话,吃饭时臭小子被轰到了隔壁的桌上,理由是:他已经是个“男人”了,就应该和男人一起吃饭。此刻我才恍然觉得,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臭小子有他自己的世界,我亦是如此,我们不可能再那么毫无顾忌地嬉戏打闹了。想起以前吃饭时,都是在和他的争抢中度过的,虽然有时并无这需要,但似乎通过这个方式,一顿饭便吃得有滋有味。

而现在,面对满桌琳琅满目色香味具全的大餐,我第一次没了胃口。

很快,便到了分别的时刻了。我举起手,默默地朝坐在车内的臭小子挥手道别。他定定地看了我片刻,缓缓地抬手冲我挥了挥。那一刻,我忽然好想告诉他:臭小子,我想再像以前那样与你打一架。

可是我明白,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回不到从前的。

 

3:金川《渐凉》

 

那一年,他刚学会走路,却愿意陪着不会走路的她玩。他喜欢这个妹妹。

那一年,他们读在同一个班,每天放学,她都会到他家,他们一起做作业。默写时,尽管舅妈说了不准偷看,可一旦哥哥有不会的,她总会把本子往他那里挪了又挪。她喜欢“哥哥,哥哥!”不停地叫着他。

再大些,什么户口、房子的事,她不懂,她只知道他们吵得很凶,妈妈哭着带她回家。这是从那以后,她只有在过年时才会去外婆家,而每年,她都见不到哥哥。“哥哥也去外婆家了。”外婆总是这么对她说。

后来,她多少从大人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了多少,可是她不知道为了什么,可以与亲人闹得这样不愉快。她还知道,妈妈和她的户口早已迁出了外婆家,而舅舅口中的“外地人”,也就是自己的爸爸,可能永远只是个外地人了,她们的户口簿里不会有爸爸的那张。大人们都谴责的舅妈,她也真心不喜欢她了。

将近十年后,她也长大了。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大家都变得讲礼貌了,或是更爱伪装了。只是她每次去外婆家,只要舅妈在,她总会叫,而她也只是淡淡的回应。而这,便是她们一顿饭,甚至一整天的做客中唯一的交流。她也很少见到哥哥,有时她会上楼看看哥哥,她总是坐在床边,而哥哥打游戏打得认真,不会和她多说什么。即使说,也是关于游戏的,她不懂,也不想听。她只是坐着,看着哥哥,一会儿便走。回到一个大人们的世界,即使也不适应,却会比刚才好得多。

如今每次到哥哥家,她不会呆太久。哥哥家门前是一片田,她还记得,在某个角落,他们一起把苹果核埋在那里,可是,苹果核不会发芽的。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我们的感情,再也回不到小时候了吧。

她转头,看向哥哥的房间,灯依旧亮着,“哥,再见了。”她念叨着。

再转头时,她开着她的小电瓶,走了,越开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