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第三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活动优秀教师申报表附件  

2011-07-01 04:03:50|  分类: 小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活动优秀教师申报表附件说明

上海市金山中学    戴文开

 

附件一:

指导学生写作情况的说明《欣赏这世间的大美——关于指导学生写作的一些思考》

(原“第三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活动优秀教师申报表上需填写的内容)

 

附件二:

教师本人的散文随笔《雨铃》

原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0a8cb60100r6ca.html

 

附件三:

教师本人写给学生的信《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致姚叶青同学》

原文网址:http://iamdwk.blog.163.com/blog/static/126641520111103812693/

 

备注:

教师本人的文学博客网址:

http://blog.sina.com.cn/iamdwk

 

教师本人的教育博客网址:

http://iamdwk.blog.163.com/

 

2008年学生随笔选集电子书《生如夏花》下载网址:

http://jszx.jsedu.sh.cn/2009/1117/167510.shtml

 

 

欣赏这世间的大美

——关于指导学生写作的一些思考 

上海市金山中学    戴文开

 

当我得知姚叶青同学获得了“2011第三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高中组一等奖时,心中是感到喜悦的。她本就是一个热爱阅读与写作的姑娘,文章大抵显出女生作品中少有的开阔大气与沉稳醇厚的味道。这一次的成功于她的努力而言即是最好的报偿,更会激励她在今后运用日益纯熟的笔法,勾勒出心中的那个美好的文学梦。

而关于在这次比赛中对她的具体指导,我却是谈不上什么的。因为客观上我并没有且无法传授她瞬间提高一甲子功力的写作秘籍,这次获奖可以说就是她自己的全副心血。要我如何描摹出一些指导的情状,心中只会有愧怍罢了。然而,我却是问心无愧的。因为指导学生写作本非一朝一夕之事,于我而言工夫都润化在平日了——如果这对学生的写作成功是有点滴帮助的话,我确实可以在此说上几句的。可能许多老师都长于写作竞赛之辅导,使他们的学生更容易品尝到胜利的滋味;而我指导学生的本意却与竞赛无关,也不敢保证下一次是否还会有哪位学生会站在领奖台上,我只希望他们是为自己写作,写出这般花样年纪的独特而美好的魂灵。我所能做的,即是让他们的写作多一份自信与精进的精神罢。

我曾经听到过一位同学这样说:“以前认为语文老师很伟大,在作文指导上能说出一大套理论,后来慢慢才发现,他们只教学生写,自己竟然不写的。”面对这样的话语,作为语文教师的我们不免有些尴尬,但再斟酌反思一下,确实很有道理。人们常说“学高为师”,我个人认为这里的“学”在当代教育中已不单单是指“学问”,而更应是一种教师自身能力的体现。语文教师自己不写作,或是不善于写作,如何给学生以示范?当然,很多学生想看教师写作的初衷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他们的“求公平”的心理,这也无可厚非,而关键在于,如果学生会欣赏老师的优秀作品,能读懂老师的文采与思想,因而由先前的“求公平”转为“想学习”的心理,这岂不妙哉?我很喜欢“亲其师,信其道”这句话,让学生读到教师精心写下的文章,就能激发起大家的写作欲望,之后教师的写作指导便会事半功倍,水到渠成了。所以,我将近几年在社区报发表的散文《爱,原来你也在这里》、《结》,作协旗下《星空》文学电子杂志发表的卷首语和诗歌《慢曲》以及《西部银河系作家大型文学半月刊》上发表的小说《嫁》等作品,都印发给学生,通过各种体裁的文字叩响他们写作的心扉。同时,我将自己这些年的文章放在网络上,与学生一同分享。我共有两个博客,一个是有关教育教学的,另一个则是关于文学创作的,至今已发布的文章共超过30万字。另外,特别是在文学创作博客上的文章,并非篇篇都是现在的自己所满意的,但它们都是我在写作成长的每个阶段的印证和纪念,从中能感受到自己的点滴进步,而这些感受,同样希望看我文章的同学们能够体会到,也能找到一份写作的自信——用“我手写我心”的写作态度,辅之以持之以恒的精神,必然能见证自己写作的进步、成长与成熟。

此外,我是喜欢通过写信的方式与学生交流写作等方面的问题的。写信本是颇为含蓄的传统表达方式,但于此中又浸润了丰沛的情感,对于高中阶段不太愿意表情达意的学生来说是一种不错的沟通选择。我与姚叶青同学之间印象最深的一次交流便是由一封信传递的。于写作而言,写信这种交流方式的意义在于使那些没有时间与小作者们当面交流的文章,或一时半刻无法讲清楚的写作方面的问题,在我认真思考之后,通过书信的形式写下来告诉他们——我将赞赏与建议、温情与思辨糅合起来,使作为写信对象的同学能在字里行间感受到我的真诚之心,知道了哪些是他的文章的亮点,同时也明了如何进一步修改自己的作品,使之趋于臻美。我之所以在从教的四年里一直坚持与学生书信交流,是因为每一封信不仅是寄给了那位同学,更是投递进了他的内心,我总能看到他们在读完我的来信之后在写作和学习生活上的一些进步——这也使我深深感受到教师给学生的思想熏陶、积极评价与中肯建议必会对学生内心有所触动而对其未来的成长发展产生久远的影响,所以作为教师,是有责任在这方面多一些思考与行动的。迄今为止,作为上海市作家协会中学生创作会指导老师的我已与本班、本校及上海其他市、区重点中学的文学爱好者通信交流近40封,6万余字。我欣喜地看到了很多同学在写作上的进步,在心智上的成熟,也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学生从我的文章及写给他们的信中汲取写作的自信之后,还须添一份精进的动力——最好的实现方式便是将他们的文字化为可见的成果,使之更愿意紧握手中的笔,尽情抒写未来的漫漫人生。我于08年将本班每一位同学的最具代表性的文章汇编成册——《生如夏花》,然后印发给所有学生,让他们能实实在在看到自己的表情达意有了成果,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老师的尊重和回报,对今后写作充满动力。这于师生而言,都能收获一份快乐。同时,我还请学生将其制作成时下流行的“电子书”,作为整个班级在高中时光的一种纪念。通过我和学生们的共同努力,一年下来这本“学生随笔选集”中共收录随笔两百余篇,合计11万字,这些文字的背后是一群用心观察生活、体验生命、纵驰遐想、认真写作的正逢花样年华的孩子们,他们用热情点亮了属于90后的一片纯净的文学星空。无论是诗歌、散文,还是小说、评论,都是美与光明的存在。虽然也许有些文字还未达到精纯的境界,但这是一个充满希冀的开始,未来种种是不可限量的。当然,对于一些有较好文采的同学来说,我则极力推荐他们登上更高的写作平台来展示自我、提高自我、创造自我。比如,20098月,班上的曹阳、赵薇、骆杨磊三位同学的小说被推荐发表于全国发行的文学刊物《西部银河系作家大型文学半月刊——新创作小说专号Ⅱ》。而俞佳等同学20093月同时进入了上海市作家协会“文学百校行创作会”这个对接“上海青年作家531培养计划”的中学生精英写作团体——在当时,仅我班上的入选人数已与上海中学、市三女中等市区传统名校持平。而如今,在我新一轮的教学中,像姚叶青这样的几位同学已颇有几分“青出于蓝”之势,他们精进于写作,更安心于此。我相信,即使他们无法用一个个的荣誉装点自己的未来人生,但至少可以带着微笑和自己的文字走过一段与众不同的美丽人生。

说了这许多,便是用来抵作我指导过学生的种种了,当然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有待我去进步。我始终觉得,每个魂灵于写作而言都是平等的,没有谁非得站在云端大声布道。作为语文教师的我们,更应怀着人文之心去倾听学生内心浅唱低吟,真诚地召唤他们对于写作的一份自信和精进的精神,这些善良的生命便会认真地将自己写在纸上。即使所呈现的与旁人的希求甚远,在我看来,字里行间的真纯情感大抵也是这世间的一种大美了罢。

 

雨铃

 

世间之情爱大抵都于细微之处有所嘱托。唐玄宗因避战乱而入蜀,途中闻听细雨中有铃音,忽而念起了已经永别自己的爱妃,于是作了一曲。唐宋更迭,前人不在,而这一曲却悠悠扬扬,萦绕难消,在一位才子的心中化为了词调一支,所填之词更成为了千古绝唱。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

这份别离的感伤,仿佛本就沉眠在每个人的心里,被这三言两语唤醒了,于是更觉难过。而他在告别谁,怕是众说纷纭罢。在旁人眼里构筑起来的人性的祭坛,他似乎难以靠近。在世俗的尘埃里,他没有英雄式地站立起来,而是隐没其中,高尚与坚定沾不上他的衣袖,因为人们眼睁睁见他在勾栏瓦肆与那群为高雅明德之士所鄙夷的红尘女子说笑弹唱,醉意朦胧,日复一日。这种离经叛道式的生活,使得他终是掩埋在为人曲解的叹息中。

他的骨子里填满了于时不合的浪漫与叛逆,在世代为官的家族中成为了一个异类。方青春年少之时,就在功名与自由之间挣扎,于功名的追求是祖上赋予他的,而对自由的追求则是他向心而生的。年轻气盛、胸有成竹的他刚想崭露头角便被现实挫败了一回。失意之时挥就《鹤冲天》一首,字里行间看似是自由战胜了功名,实则是一种无奈徘徊不去。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好也罢,坏也罢,怕只怕命运弄人无前路。这首词后来竟成为他再考成功之后的一堵高墙,仁宗不需要这种棱角鲜明的人儿站在政治的殿堂上,想必到时怕自己会受伤,于是成全了他词中所望。至此,他对功名的追求化为了对酒当歌的潇洒之后浮上心头的一叶扁舟。就这么飘来飘去,悠悠荡荡,却无法到别处去了。

仕途上难觅伯乐之影,失意的他却在这勾栏瓦肆之中邂逅了一群落魄苦命却本性良善的钟子期。他所创作的大多数词无不浸透着男子的深情与女子的痴情,似乎要写尽人世间情爱的万般模样。那于兴盛世、刀兵劫可能是渺小卑微的,却漫溢着真挚和纯净,似乎这一切可以包容整个虚伪而功利的世界。相逢、低语、告别、泣诉、欢颜、醉容,每一个表情,每一种声音,使词于诗外又多了几分情意绵长的回味。而那些苦命女子面对着这些词,仿佛是对着一面可以映见自己最初样子的铜镜,拂去了多年以来垢积在心上的尘坌。浅浅地吟,淡淡地唱。唱着自己,也唱着他的心思,唱着曾经勾勒的青春,也唱着梦境中不可知的将来。

他的人生大抵就是这般度过了,很多细节是世人难以知晓的,因为当时的舞文弄墨之辈大抵只去清高之所,即使在他去了另一个神秘的世界以后,也很难为他考证些什么继而著书立传。可能很多人最想知道是这样的人儿有没有爱情。陆游与唐婉,苏轼与王弗的爱意痴情成为了千古佳话,而倚红偎翠之人多半是上演如唐传奇《莺莺传》、《霍小玉传》那般始乱终弃的人性悲剧。身世飘零却又情真意切,使得他的爱情可能不在二者之列。据说,那些最后凑钱为他送葬的女子中有一人为他戴重孝的。想来,他必定是有人真心爱着的罢。

在近千年之后的今天,必定还是有人真心爱着的罢。捧着他的词默念着的,你是。我是。

……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细雨仍旧在心头飘着,耳畔的铃声渐行渐远。一纸情愫,便都在这里了。

 

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致姚叶青同学

 

叶青同学:

你好。昨日忽而收到你的短信,问我最近有哪些书(指小说)值得一看,我霎时间的反应是惊喜交加。喜是因为在一面众所周知的大纛下,还能寻见转身追寻自我的精神世界的已趋于稀少的年轻生命,让已不算年轻的我多了几分慰安,也知道你是有较好的写作功底的,在小说(如《我是一把剑》)和诗词(如《沁园春·高台梦》、《寒月调》、《狂歌赋》等)的创作上不输于你的几位进入作协“文学百校行”创作会的学姐,且你的字里行间有女生作品中少见的开阔大气,这是你的独特风格,让人印象深刻。惊是因为近一两年虽然遍地都有小说绽放,但无论名家新作还是速食文字却大抵没有拾来读过,所以不能将任何一本新书推荐给你,若胡乱说上两本,便是对你认真期待的不负责。于己而言,这几年没有静坐于新书世界,想来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必然是出于自己思想里日益肆虐的懒惰,想见我的身材在某一层面上是对其作了无声的诠释。自省这些年忙完了教学工作和一些事情以后,自己的双眼和颈椎便软禁了连接着爱好文学神经的鼻子,因此闻不见书香的美好了。想来比念中文系的那段时光要退步许多了罢,只是怀念当时的自己仿佛是柯罗诺斯附体,颇有几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自由之感,因而能精进于阅读与写作,而今自己背负着各种重要的责任而甘愿成为了柯罗诺斯的囚徒,抛开存于情感内核的感伤之外来看待,这可能也是一种成长的必然规律罢,轮回之数你我皆难遁逃。其二,可能是出于自己思想里一直还有一口气在的小小的批判心理。近年来,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写作者(还是出版商?)喜欢在书籍的醒目位置堆砌很多头衔荣誉以及援引各界名流赞誉之辞,时时刻刻提醒读者双手捧着的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失传良久被你幸而邂逅的绝世秘籍,若少了膜拜顶礼之心便是大不敬的。除去商业营销的目的,从阅读审美心理来说,这样的做法原本是想暗示读者对作品产生一个期待值,而设想的结果是在读者阅读后对作品评价产生一定的正效应。但事实上读者本身若将期待值定得太高(大多数人较为难以自主控制这种期待感来使之能保持在一个理性平衡的范畴之内,而心理学研究表明各种初始的期待往往高于实际所呈现的结果),则可能适得其反,会干扰读者对作品文本本身作出较为理性准确的评价,最终换来失望的审美情绪。细细想来,当这种宣传包装的技法日益泛滥,必将引起越来越多的读者的审美疲劳进而打杀阅读趣味,即使是好作品也会含冤打了折扣。那么,没有摆上种种头衔和赞誉作品便无法存活了吗?当然不是。这让我想到鲁迅、詹姆斯·乔伊斯和博尔赫斯这些文学巨匠们一生虽从未染指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哪一个却不是人们心中世界文学王国的永恒的无冕之王?我们应该从阅读作品中感受作者思想的呼吸和情感的流淌,去欣赏一种不参杂质的本原之美。我们只希求在这个有些浮躁的时代不要让铅华无端掩埋了一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以及刺痛还深爱着阅读的人们。

当然,经过认真思考之后,我还是给你推荐了一些小说。虽然自己读过的小说不算很少,但有一些已经从我原本杂乱的思维里腾出空间,流浪到别处去了;还有一些却始终在阅读的路上艰难行进着,比如法国女作家玛格利特·杜拉斯的简短的小说《爱》,感叹自己的解读功力尚不足已动其分毫。因为以上种种,所以这次只是选了一些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扣响我的精神世界与写作之门(写着写着,却感到了措辞的艰难,像在写旁人的故事,会兀自用一些夸张的词语——所谓的“写作”于我而言即是偶尔写点文字来证明自己的脑子在此刻还不会贴上“平庸”这张标签而已,实则聊以自慰罢了)的作家与他们众多作品中相对而言容易接受的那部分文字想与你一同分享,比如日本的村上春树和岩井俊二,奥地利的茨威格,还有更为熟知的张爱玲、苏青和亦舒等等。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任何一位作家、一部作品的喜恶,都是见仁见智的,我只是从自己的阅读角度来做推荐,好坏还需你自己去细细品味。比如村上春树,从世界各地读者对其作品的反响来看,村上可以算是当今日本文学的中流砥柱之一了。但作为前辈的文学大师大江健三郎就指出他的作品语言过于拖沓(我觉得这可称为“日本式的语言表达”,在一些日本作家的文字中都能品出些“慢条斯理”的味道来),故事情节也比较简单。我觉得这样的评价不无道理,因为在自己的阅读中也深有体会,但这并不妨害我对他作品的喜爱,因为任何一位作家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只是那些优秀的作家会在一次次的写作中逐渐弥补存在的短处来实现自我的超越——这才是我们在对某一个作家一系列推陈出新的作品的持续阅读中应该关注的方面。此外,若是作为小说写作爱好者,就如你,还应在初次阅读完毕后以及再阅读的过程中,分析作品因何打动人心,比如现当代文学的前期作品偏向于以其沉厚的思想性让人产生共鸣,而后期至今的作品则更偏向于运用出色新颖的写作技法来俘获人心(这在给你学姐俞佳写的《让诗歌呈现出本原之美》一文中也谈到过,若有兴趣你可读一下,在此就不多赘述了)。长此以往会指导你在下笔之前就明确自己的小说的美学价值所在,从而能创作一篇对读者负责而使自己没有大缺憾的作品。同时,我还希望你在今后接触一些作家所写的小说创作论之类的较为理性化的书籍,比如英国小说家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以及法国文学家让-保罗·萨特的《萨特文学论文集》等等,比之一些纯理论研究者撰写的写作理论大抵要实在实用一些。虽然阅读后你的写作功力不可能瞬间提高一甲子,传授的技法也不会立马托举你触及缪斯的双手,但从某种层面来说,多读这类书籍会对你的小说写作有所裨益,哪怕每次只是点滴的进步。至于你是否欢喜我推荐的作品,等时机成熟后自然会给我答案罢。

在这几年的辰光里,我或多或少总会写些文字,也算没有湮灭自己心底的一小方净土。只是记得上一次给学生写信,却已是半年前的事了。今天再次提起笔来,也颇为感慨。写到此处,只想对你说,愿你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罢。

那永远是真实而美好的一种纪念。

 

祝新年平安喜乐。福慧双增。

 

 

你的朋友、老师:戴文开

201121写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