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用良心坚守一方净土——致文学社的五位女生  

2011-05-22 10:42:26|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良心坚守一方净土——致文学社的五位女生

 

用良心坚守一方净土——致文学社的五位女生 - 水流影在 - 开开的博客

 

杨佳益、奚悦晓、罗晓婷、陈新丹、宝童:

你们好。前些天刚上完了鲁迅先生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也讲到了柔石身上的“迂”和“硬气”的性格。经过昨日发生的种种,也许你们也看到了与平日说笑轻松的开开老师大相径庭的一个人——有一些“硬气”,也有一些“迂”的我。而我想告诉你们,这些或好或坏的性格原本就镌刻在我的骨子里,只是凭着一颗良心守着它们,守着我内心的一方净土。

昨日之活动,集结了市里十几个较好的校园文学社团,大家为了文学的共同梦想而相会于此。这原本是件可喜之事,毕竟这个时代有很多年轻生命是不愿、不敢,抑或是不屑于参加这种执著而单纯甚至没有任何结果的寻梦之旅了。上午的安排虽是以平和简单为主,但毕竟是同学们自发组织的活动,这样看来已是做得很不错了;下午的一个讲座(或者说是“对话”)却着实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好比原以为手捧着的是长篇小说而渐渐少了一时趣味于是昏昏欲睡,突然之间,发现自己读着的却是一篇微型小说,而且已经读到了末尾。

主讲老师(百度百科上谓之教授也,下文仅用“此君”或“他”来代替,以免繁赘)的到来让我也兴奋了一阵子,毕竟自己离开大学、离开中文系也已是第四个年头了,能聆听学术大家来指点迷津,真是一种超然享受。而此君开场便以全人类之非严重型劣根性示人——吹嘘,言说自己能用最短时间对任何人的发问作答。忽而转念想到这不能怪他,因为当世如此君之作演讲者何其之多,况缺少煽动性的演讲则多半是不能成功的。继而,学生提了一个问题,关于“写作是什么”,此君之反应奇快,实践了他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看来我是小人之心了。但听了半天,发现他极喜欢旁征博引,想来必是读书甚多之人,但关键是“引”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弄得底下听者云里雾里——就好比原本要描绘香蕉,结果由香蕉牵带出了苹果,之后又牵带出了一系列的水果,就是没有说明香蕉是如何的。这是比柏拉图借老师之口向对方发难“美是什么”而后对方乱扯“什么是美的”要厉害许多了(详见柏拉图《文艺对话集》之《大西庇阿斯篇》)。之后的几次学生提问的结果亦是如此,我就好意站起来提醒他了,他也领了情,终于回到了问题的初始,只可惜还是没有讲清楚。

新丹此时悄悄发短信我,“老师你觉得他讲的有必要听吗?”现在想来,发短信的确是最好的沟通方式,如果当面说出来,恐怕就不太明智了。

之后,为了镇服在场所有渴望求知又有些骚动的心灵,此君便抛出一连串的惊世骇俗之语,想是之前也经常说的,所以很熟练——除了某某大学外,其他大学及其一班教授、老师都不太好的(我在此处不忍写下他的言语,暂且用“不太好的”代替,实则都刺进我的胸膛了);而后是以一个圣人的口气指出广大学生作文的幼稚简单,自己文章的遣词造句如何如何高明;最后将磨得锋利且含着狗血的嘴巴瞄准了所有的中学教师(原话太长没有完全记住),大抵是将全体老师妖魔化了,除了戕害年轻生命就没有做过一件人事(这是我迄今听过的最恐怖的版本,我疑心是不是文革时期给人扣帽子批斗就是这样的)。若一切如他所言,得知这一真相的你我岂不毛骨悚然!他大概不知下面还有几个老师,可能是因为长相年轻,抑或是在他眼里我们都只是单纯的无知者。此时,我又一次的站了起来,而后,一次次地站了起来……下面就诚如你们看到的那样,由他的单口相声转变成了一出对口相声,只不过他说得愈发没有刚才那么顺利了。我想此时积愤的不只是一个灵魂,而是在座所有的灵魂!当我询问在场所有同学,“教你们的哪一个老师向他说的那样十恶不赦,有的话就举起手来!”尽管此君仍尽其所能煽动着,但没有一个孩子举手跟着他的心意走,我终于收获了这一天最重要的东西。在场同学的一次次鼓掌大抵是给了我,而我想,不如还是将更响亮的掌声送给他罢。

后来的几次交锋仍是很有趣的,只可惜时间太短了,若一早就邂逅此君,不是更妙么。其实,抛开这次对话,我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文采和口才的(为了宣传他的作文学校,他亲笔写了2010年的上海高考作文,我欣赏了的确很不错,大抵可以给个二类上的分数,不能给更高分原因有许多:一则写得太长,恐试卷纸张不够;再则高考电脑阅卷只给评卷者一分半钟的浏览时间,可能看不完;三则因水平过于高妙而“羚羊挂角,无际可寻”,最恐学生没有摸到模仿的方便法门,他的文章便只是他一人的宝贝罢了),与其相较,我只是初出茅庐,确实卑微得很;我也很愿意与他交流文学或应试作文的事,以使我更好地教书,培育好我的学生。但是,有一点是不能抛却的,我须为之坚守而努力——那就是良心。我之所以有勇气站起来挑战这个话语霸权者,只是因为我不想看到有任何一个年轻生命在此君对教育、对教师等一系列的无端抨击中改变自己的基本道德观,颠倒黑白而使之陷入深深绝望与莫名憎怒。若此,便必然使得作为在场的任何一名教师愧怍终身——不仅是对被扣上莫须有帽子的懦弱默许,更是无法引导学生走向光明人生之大憾。其实,我身后的二附中的季老师亦是如此的想法,两次为我助战便是最好的证明。如果说关于那些夸夸其谈、逻辑混乱等错误还能够以一颗包容之心对待的话,那么,最基本的道德便定是要辩个明明白白了。这不是简单的对错问题,而是善恶之分,一切的底线,就是我们的良心!后来,有学生说“今天是来自金山的老师大放异彩的时刻”,而我觉得,是所有人的良心在共同闪烁着光芒罢。

关于“硬气”的事,就是上面说的这些了,我自觉此间一些措辞似乎也并非都是高明的,虽说吃的也是开口饭,但毕竟不是靠辩论活着。悦晓和晓婷都觉得温文尔雅的老师突然有了一股“霸气”,挺帅的。硬气也好,霸气也罢,都只是外在的表现罢了。也许昨天发生的一切又回到了我十年前的青春年少,那时的我同样如此激情满怀;之后似乎渐渐少了些硬气,多了些柔和。这十年的磨砺使我明白,原则以外的事不必太硬气,应多为他人着想,而关于原则的问题,这辈子无论如何是要坚守不放的。而今,我的身份是一名教师,于我自身之外又多了一份终生的责任——让每一个学生用自己的良心坚守一方净土。可能教育、教师等诸多人事是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个娑婆世界本无什么完美可言),但是我们应该更积极地面对才是。如果连我们心中那方小小的净土都湮灭在尘坌中,那么,这个世界会好么?

而关于“迂”,却是我更想说的。晓婷晚上发来短信说:“开开老师,你不必觉得今天浪费了我们的时间,我今天很开心,听了那人的话,我很庆幸我遇到的都是些负责任的好老师。请你放心,老师的好坏学生心里都明白,如果一个老师在学生心里是个值得尊敬的好老师的话,那么他(指此君)的话不会对学生起任何作用。”看来,我的担心本就是多余的。纵使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还有下一次遭遇,我依然会这样做。我微笑着想着,可能我真是迂气大过硬气了。你们觉得呢?

佳益、悦晓、晓婷、新丹、宝童,在我眼中你们五个姑娘都是善良而纯净的,为了文学的梦想,捧出了美好的情愫。我相信,多年之后你们接触了社会,踏上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也会认真地做人与生活。那颗良善之心,不仅为了自己,更为了别人,哪怕只能换来小小的一点幸福,抑或求得一份心安罢。

同样的,多年之后,关于昨日之事,便是你们与我之间最好的一份纪念了罢。

 

祝平安喜乐。

 

 

   你们不变的开开老师

2011522上午于家中

 

 

奚悦晓回复的短信:

那封信,反复地看了几遍,得出的结论是果然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开开老师,那个对什么事情都很用心很认真的老师呢。

 

杨佳益回复的短信:

开开老师:在昨天,你确实以另一面震撼到了我,我误以为你多是血气方刚。但今日读了你情真意切的一番话,我明白了你的良苦用心。正是由于有了您这样的老师,这里才方存一寸良心的净土。您是我见过最好最为学生着想的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