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致姚叶青同学  

2011-02-01 12:38:12|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致姚叶青同学

 

叶青同学:

你好。昨日忽而收到你的短信,问我最近有哪些书(指小说)值得一看,我霎时间的反应是惊喜交加。喜是因为在一面众所周知的大纛下,还能寻见转身追寻自我的精神世界的已趋于稀少的年轻生命,让已不算年轻的我多了几分慰安,也知道你是有较好的写作功底的,在小说(如《我是一把剑》)和诗词(如《沁园春·高台梦》、《寒月调》、《狂歌赋》等)的创作上不输于你的几位进入作协“文学百校行”创作会的学姐,且你的字里行间有女生作品中少见的开阔大气,这是你的独特风格,让人印象深刻。惊是因为近一两年虽然遍地都有小说绽放,但无论名家新作还是速食文字却大抵没有拾来读过,所以不能将任何一本新书推荐给你,若胡乱说上两本,便是对你认真期待的不负责。于己而言,这几年没有静坐于新书世界,想来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必然是出于自己思想里日益肆虐的懒惰,想见我的身材在某一层面上是对其作了无声的诠释。自省这些年忙完了教学工作和一些事情以后,自己的双眼和颈椎便软禁了连接着爱好文学神经的鼻子,因此闻不见书香的美好了。想来比念中文系的那段时光要退步许多了罢,只是怀念当时的自己仿佛是柯罗诺斯附体,颇有几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自由之感,因而能精进于阅读与写作,而今自己背负着各种重要的责任而甘愿成为了柯罗诺斯的囚徒,抛开存于情感内核的感伤之外来看待,这可能也是一种成长的必然规律罢,轮回之数你我皆难遁逃。其二,可能是出于自己思想里一直还有一口气在的小小的批判心理。近年来,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写作者(还是出版商?)喜欢在书籍的醒目位置堆砌很多头衔荣誉以及援引各界名流赞誉之辞,时时刻刻提醒读者双手捧着的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失传良久被你幸而邂逅的绝世秘籍,若少了膜拜顶礼之心便是大不敬的。除去商业营销的目的,从阅读审美心理来说,这样的做法原本是想暗示读者对作品产生一个期待值,而设想的结果是在读者阅读后对作品评价产生一定的正效应。但事实上读者本身若将期待值定得太高(大多数人较为难以自主控制这种期待感来使之能保持在一个理性平衡的范畴之内,而心理学研究表明各种初始的期待往往高于实际所呈现的结果),则可能适得其反,会干扰读者对作品文本本身作出较为理性准确的评价,最终换来失望的审美情绪。细细想来,当这种宣传包装的技法日益泛滥,必将引起越来越多的读者的审美疲劳进而打杀阅读趣味,即使是好作品也会含冤打了折扣。那么,没有摆上种种头衔和赞誉作品便无法存活了吗?当然不是。这让我想到鲁迅、詹姆斯·乔伊斯和博尔赫斯这些文学巨匠们一生虽从未染指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哪一个却不是人们心中世界文学王国的永恒的无冕之王?我们应该从阅读作品中感受作者思想的呼吸和情感的流淌,去欣赏一种不参杂质的本原之美。我们只希求在这个有些浮躁的时代不要让铅华无端掩埋了一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以及刺痛还深爱着阅读的人们。

当然,经过认真思考之后,我还是给你推荐了一些小说。虽然自己读过的小说不算很少,但有一些已经从我原本杂乱的思维里腾出空间,流浪到别处去了;还有一些却始终在阅读的路上艰难行进着,比如法国女作家玛格利特·杜拉斯的简短的小说《爱》,感叹自己的解读功力尚不足已动其分毫。因为以上种种,所以这次只是选了一些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扣响我的精神世界与写作之门(写着写着,却感到了措辞的艰难,像在写旁人的故事,会兀自用一些夸张的词语——所谓的“写作”于我而言即是偶尔写点文字来证明自己的脑子在此刻还不会贴上“平庸”这张标签而已,实则聊以自慰罢了)的作家与他们众多作品中相对而言容易接受的那部分文字想与你一同分享,比如日本的村上春树和岩井俊二,奥地利的茨威格,还有更为熟知的张爱玲、苏青和亦舒等等。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任何一位作家、一部作品的喜恶,都是见仁见智的,我只是从自己的阅读角度来做推荐,好坏还需你自己去细细品味。比如村上春树,从世界各地读者对其作品的反响来看,村上可以算是当今日本文学的中流砥柱之一了。但作为前辈的文学大师大江健三郎就指出他的作品语言过于拖沓(我觉得这可称为“日本式的语言表达”,在一些日本作家的文字中都能品出些“慢条斯理”的味道来),故事情节也比较简单。我觉得这样的评价不无道理,因为在自己的阅读中也深有体会,但这并不妨害我对他作品的喜爱,因为任何一位作家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只是那些优秀的作家会在一次次的写作中逐渐弥补存在的短处来实现自我的超越——这才是我们在对某一个作家一系列推陈出新的作品的持续阅读中应该关注的方面。此外,若是作为小说写作爱好者,就如你,还应在初次阅读完毕后以及再阅读的过程中,分析作品因何打动人心,比如现当代文学的前期作品偏向于以其沉厚的思想性让人产生共鸣,而后期至今的作品则更偏向于运用出色新颖的写作技法来俘获人心(这在给你学姐俞佳写的《让诗歌呈现出本原之美》一文中也谈到过,若有兴趣你可读一下,在此就不多赘述了)。长此以往会指导你在下笔之前就明确自己的小说的美学价值所在,从而能创作一篇对读者负责而使自己没有大缺憾的作品。同时,我还希望你在今后接触一些作家所写的小说创作论之类的较为理性化的书籍,比如英国小说家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以及法国文学家让-保罗·萨特的《萨特文学论文集》等等,比之一些纯理论研究者撰写的写作理论大抵要实在实用一些。虽然阅读后你的写作功力不可能瞬间提高一甲子,传授的技法也不会立马托举你触及缪斯的双手,但从某种层面来说,多读这类书籍会对你的小说写作有所裨益,哪怕每次只是点滴的进步。至于你是否欢喜我推荐的作品,等时机成熟后自然会给我答案罢。

在这几年的辰光里,我或多或少总会写些文字,也算没有湮灭自己心底的一小方净土。只是记得上一次给学生写信,却已是半年前的事了。今天再次提起笔来,也颇为感慨。写到此处,只想对你说,愿你把对阅读与写作的一份爱刻上青春的高墙罢。

那永远是真实而美好的一种纪念。

 

祝新年平安喜乐。福慧双增。

 

 

你的朋友、老师:戴文开

201121写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