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开的博客

我们的相逢中,天意常在。

 
 
 

日志

 
 

做一个自由的文学精灵——致张冰青同学  

2010-07-21 15:54:49|  分类: 与学生的通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冰青:

你好。似乎参加完区里的讲演比赛后没过几天,你就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不过大家都很想念你,你可爱的微笑,你的活力十足的样子给我们带来了一种简单而快乐的生活态度,以及很多可能我们并未意识到却已融入其中的情感与思想,真的很感谢你。自从看了你博客上的那篇日记《有事打手机》,字里行间诠释了你精神上的痛苦挣扎,缱绻不舍与无奈决绝的矛盾心绪让人读来颇感难受,而我的心中也猜出了几分端倪。这种情况似曾相识,我又想起了今年刚毕业的我的学生俞佳(想必我也已介绍过一些她的文字给你吧,诗词、小说与散文写得都很不错),她在高二的暑假前曾经与我交谈过关于学习和写作的取舍问题。我知道,对于你们这样热爱文学与写作的同学而言,这并不亚于哈姆莱特那“生存还是毁灭”的抉择;但是如果理性地思考一下,不要将两者的取舍看得过于绝对,似乎也能找到一条通途——先用心学习,学有余力而后写作。可能你会觉得我还是站在一个教师的角度上在劝导你,其实我想说,我考虑的更多的是现实与理想的关系,因为没有人能从现实中遁逃,而理想也不是空中楼阁,所以我们必须以现实的追求成功作为基础(或称契机),从而去更好地接近自己的理想。作为一名高中学生,各方面的资历尚浅,加上阅读与知识积累没有达到充沛之境(比如你填的第一首词《钗头凤》,如果从主旨和措辞两方面来看,都是动人情怀的,但是从格律上讲,《钗头凤》既要满足四次换韵,又要实现整体的拗怒音节,在这方面你的这篇作品还略显不足——而这些若非细心钻研词学的专门知识便无法做到),即使醉心于你所钟爱的文学写作,要想在这个阶段有所成就也并非易事(这里的“成就”并非指获奖之类的事,那种偏于功利的写作很少能使写作者拥有比较长的写作生命,而是指内心的被广泛认同感与达到自我要求的满足感——这种自我要求往往总是高于同时期的你的写作水平)。而且,高中阶段的学业甚为繁忙,身为理科班一员的你应该深有体会吧,现在的吃苦学习就是为了三年后的那场名叫高考的战役,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它将决定你未来的生活幸福程度。所以,我相信聪颖的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更相信,只要你不在时间的推移中减损对于文学与写作的热爱,那么大学四年可谓是满足你渴望的“黄金时代”,你可以有充分的时间、空间与精力进行阅读和写作,且那时你的思想与视域已是“士别三日”了。回想我自己的蜕变,也是从大学开始的,四年读了百余本书(在中文系里这只是一般的阅读量),另收藏了两百余本书,而我真正的写作也是从大二才开始的——想来这一切的实现的重要前提恐怕也是要归结到高中阶段的努力学习吧。所以是的,冰青,我真诚地希望当下的你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变违情背愿为乐观接受,因为这样你必会拥有一个双赢的未来。而且,请你相信,我这样对你说,是出于自己对文学的爱,这种爱从少年时的激烈疯狂,正逐渐走向沉厚温润,平和绵长。可能和你有一丝一缕的差别,但终究是一样的吧。你觉得呢?

而谈到你的文字,似乎还带着一丝神秘,因为你放在网上的文章的确不太多(只要有的我基本上都欣赏过了),可能你比较喜欢手写稿吧。还记得第一次邂逅你的文字,是四月未央的一个上午,气温舒适,黄老师微笑着向我递来一本随笔本,说学生写到我了(以前别的班的孩子也写到我,是代课的时候,不过那已经是很久的事了)。可能是高三综合症的关系,平日的我疲惫不堪,此时却也倏地兴奋起来,接过本子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原来是你的文字,写的是四月我们去作协的事儿,虽然你在作为正事的作协活动内容上笔法极为精简,而在来去途中着力铺染刻画我的“近距离”形象,但我感觉你的文字和你一样,细腻而不失活泼。这样的风格总是让人充满期待的,因为当它化作文字时总是丰富多彩的,不繁冗拖沓,让人阅读愉快。可惜黄老师之后没再把你的文字给我看了,但我还是很高兴成为你笔下的一点记忆。下次能否将你的作品手稿(包括你先前说正在写的长篇小说)予我一览,或许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我们交流吧。

忽又想起了你上次提及的两位诗人——李金发和郭沫若,这里我也想简略地谈一下。对于前一位诗人,我之前可能多次错过了阅读的机会,相比郭沫若而言不甚了解。通过查阅相关资料,知晓了他是中国新诗的第一位象征主义诗人,深受法国十九世纪象征派先驱诗人波德莱尔(他的《恶之花》是近代世界文学图卷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影响。而与李金发同时期的著名诗人戴望舒的很多作品中也有李的风格烙印。你可能认为他的诗歌写得并不美好,读来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唯美动人,在此我不想多加评论,我要说的是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诗歌这种文学样式在现当代的不断进步与发展。我在给俞佳的另一封信《让诗歌呈现出本原之美》中也谈到过类似问题——“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代表作《伊豆的舞女》写得平平淡淡,为什么能成为日本文学的经典作品,甚至很多人视之为世界优秀小说呢?这个问题提得很好。细细思量,我个人觉得,首先,通过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辨,其实反映了文学创作的进步与发展。为什么这样说呢?你已经读过了当代很多优秀的小说,便能体会到这些小说家能够纯熟地运用各种写作技法进行创作。而当你用这种实时的评判眼光来剖析上世纪20年代的这部《伊豆的舞女》,显然会感到有些不尽如人意。换言之,当时与现在相比,以小说家群体而言(因为有少数作家是例外的,比如上世纪50年代法国女作家玛格利特.杜拉斯,她的小说创作的思维方式和技巧运用具有超时代性,以至于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现在的读者依然惊叹于她的创作),在创作技法方面是略逊一筹的。但要说明的是,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并非是以前的小说家写作实力不济,而是由于受到当时整个时代、社会和文化等诸多方面发展程度的制约。文学创作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它能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而不断进化,趋于一个更高的境界。”不知这样的观点你是否能接受。我个人觉得,对于很多事物,我们在依赖情感去判断的同时,也需要有理性的分与思考,才更能品出些滋味来。而关于郭沫若,似乎可谈的东西有很多,但又非处处须谈。我想,那种类似于大合唱的复沓的诗歌形式,可能更易于他来抒发自己胸中火一般炙热的情感吧。美与不美,各有见解。只是关于郭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那本诗画集《百花齐放》所映射出的两个问题是定要分析的:一是文学创作的速成态度,二是将文学与政治相结合。我很清楚地记得,在北大中文系教授洪子诚先生编撰的《中国当代文学史》一书中曾这样评论郭氏的《百花齐放》:“郭沫若以十天完成一百零一首诗的速度,积极响应了毛主席提出的‘多、快、好、省’。”(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7月第1版,为中文系的课程教材,深入浅出,颇有见地。若有兴趣,可借君一览。)这段话真是意味深长。我的观点是:其一,无论创作什么体裁的文学作品,出于对文学的敬意、对自己作品的心爱以及对读者负责的态度,写作者都应该认真思量,慎重下笔,即使有灵感速成之作,也须反复修改增补方可示人。古有贾岛的“推敲”之辨,欧阳修《醉翁亭记》的“环滁皆山也”一句精简之思,今有鲁迅之短篇小说《肥皂》数易其稿,皆可为勉励精进之借鉴。其二,文学虽不能脱离社会而独立存在,即所谓的“纯文学”确是柏拉图笔下的“理想国”,但它所呈现的本原之美还应是纯粹动人的,若是生硬地加上一些意识形态,便是失去了本真的自由灵动,美感更是无从谈起。可惜当年将这样文学信念坚持下来的只有沈从文、萧乾等少数几位作家,让人不觉心酸。

谈了这许多,不知是否与你有些许用处。不过无论怎样,冰青,我希望你一直能拥有文学的念想,这个念想不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而是真真正正伴随你一生的,能带给你精神上美好的东西。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个喜欢阅读与写作的人都必须背负重大的文学使命,因为文学的本质是给予爱它的人们以幸福和希望,然后,他们会主动(亦可能是无意识)以各种形式,在现实生活中和精神理想上将点滴的美好传递给更多的人。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你肯定会成为一个自由的文学精灵,在文学的天空里找到属于你的缪斯女神,然后用文字抒写自由欢畅的非凡人生,用微笑交换他人心中的一份暖意。我期待着。

 

祝:平安喜乐。福慧双增。

 

 

你的朋友:戴文开

2010721下午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